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讀曾澍基 《香港與中國之間》— 香港往何處去?

2016/4/24 — 22:34

資料圖片:曾澍基,圖片來源:曾澍基facebook

資料圖片:曾澍基,圖片來源:曾澍基facebook

【文:張往@教育工作關注組】

曾澍基先生其人已逝,但在這本曾三度出版1的文集中,我彷彿看到一個對改變社會滿腔熱誠的青年形象。或許對當下時局而言,更難得的是他對社會現實的觀察和卓見,並非流於一時躁動,而是建基於閱讀現當代學術著作,作出個人深刻的反思。

此書所輯的文章,大多是作者在學時期,於大專刊物或活動時所發表的。其中有一篇題為《香港往何處去》,係1975年香港大學舉辦「香港週」活動的專題演講講辭,原載於同年的《學苑》。文章先從分析香港現況(「內部矛盾」)出發,談到:

廣告

1.政治:港英政權和少數資本家合作下的「不合理的政治」——憲制改革不可能出現,改良主義傾向的運動注定失敗。

2.經濟:自由放任政策揭示壟斷者的「自由剝削」,外資流入加速資本國際化,變相使壟斷趨勢愈加尖銳。

廣告

3.社會:風氣敗壞,罪案頻仍,毒品與性工作者、黑社會等組織橫行。剝削和激烈競爭下的個人主義帶來自私自利,又對與政治有關的一切持有極大恐懼,還有冷漠。商品化的社會使人消費主義大行其道,享樂和庸俗文化成為大眾主流。

演講詞的下半部分,作者指出他從中國角度來看香港問題及其解決方法,他認為中國的路向應以「社會主義民主化」為綱,透過群眾運動,自下而上去推動國家的內部改革,而不應採取革命形式追求劇變。由此路進,當年作者提出香港應推動一以廣泛群眾為基礎的「反資反殖運動」(「反資」是融入中國民主化潮流,「反殖」則是與中國復合),抗爭對象則是港英殖民管治,以及新資本主義的社會經濟結構;爭取工人階級、白領、青年學生成為抗爭者行列的一員,則是運動成功與否的關鍵。曾澍基當時樂觀地認為,中國民主化運動會引領香港前途,而一旦香港重投中國的一部分,兩地的民主思潮合流,將是新時代來臨的光明希望。因此,他大力提倡香港社會必須積極地投入討論和批評中國的問題,並配合當下對香港困局的抗爭。

重讀舊書並非旨在直接代替在現實中思考,但至少可拓寬今天的時間視野。誠然,今天的社會局面與四十年前有差天共地的分別,但資本主義下的社會矛盾並沒有消減,貧富和階級差距愈見明顯;隨着殖民時代的結束,特區管治的內在問題近年亦更形尖銳,甚至有論者視中共政權為另一個專制的「再殖民」。或許,「反資反殖」的理念仍可作為今天的思想資源。

七十年代的青年人(今天的「五十後」和「六十後」)曾經是不可阻擋的時代巨流,文中提及當時21歲以下的市民佔了全港人口一半。他們本來可承載時代的歷史契機,從根本改變社會制度,並且為政治問題的處理做思想準備,為香港前途迎來曙光。可惜的是,歷史的悲劇性再一次(在人類歷史中)偶然發生:香港普及教育的發展滯後,未能及時啟蒙當年的一代人,而知識分子群體侷限於社會的極少數,一般群眾與精英分子的思想差距巨大,又無法轉化成推動社會變革的力量。(筆者在此只提出教育的因素,至於歷史悲劇一說是否有足夠理據,則仍須深思和討論。)

「香港往何處去?」這是四十年前的問題,也是今天的問題。香港與中國之間,並不存在完全割離的現實可能(台灣問題亦如是)。近年,有提出從本土利益出發進行抗爭的人們,表明拒絕對話和溝通,甚至日漸催生「以武制暴」的抗爭手段——這或許才是最脫離本土角度思考的理念論述,單憑高舉獨立自主的口號,而選擇在無視中國因素下作思考,這絕非香港未來可以追尋出路的方向。

 

後記:1981年,一山書屋2結業。2015年,我在學校圖書館被註銷的舊書堆中,拾回這本書。一山書屋是由當年創立《號外》雜誌的知識分子,所興辦的書籍出版事業。我本來不屬於那個年代,但捧讀眼前小書,卻愈發使我堅定了重尋我城過去的意志。■

註1:《香港與中國之間》分別於1976年、1979年及1984年三度出版,其中第三版係由廣角鏡出版社印行。三個版本的封面設計皆有不同意味,讀者一看便知究竟。(詳參附圖)

註2:一山書屋當年的簡介如下:「除了供應最齊備的本港、國內及台灣文史哲政經社書籍外,並發售一切令你意想不到的書刊」。詳參荒言:《一山與號外》,載於網誌。

原刊於讀書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