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金庸的新派武俠江湖

2018/10/31 — 10:10

金庸館圖片

金庸館圖片

武俠文學最早的形態是《史記》的〈遊俠列傳〉、〈刺客列傳〉,再變之則為唐人的劍俠小說,俠士之間互無關係,零若星火,劇情尤如機械降神。轉至清朝,出現《七俠五義》、《施公案》等武俠群像劇,各俠士之間開始有連結,但仍是依附歷史的官府(包公),沒有獨立性。

舊派武俠祖師平江不肖生,是轉捩點。其代表作《江湖奇俠傳》,各俠士有其門派、有師承、有獨有經歷,互有恩怨,又各有生活。正如張大春所言,這樣寫的吸引力是眾多角色組成系譜,成為一個獨立又平行於現世,自成一國的「江湖」。還珠樓主運用其豐富想像力,在其《蜀山劍俠傳》,進一步在江湖中加入奇幻、劍仙的原素,令「江湖」的範圍不限於現世。與二人同期者有鄭證因、白羽、王度廬等,鄭證因寫技擊、白羽寫江湖黑暗、王度廬寫兒女長情,皆在二人之上。但三人皆不能建構宏大世界觀,故平江、還珠仍是舊派最高成就者。

然而,論到建立「江湖」,此二人皆不及後起的金庸。金庸繼承二人的江湖,但卻大膽重寫,建立自己的江湖系譜。平江不肖生筆下的崑崙、崆峒、丐幫,還珠樓主筆下的峨眉、青城,都成為金庸創作的材料。金庸以此為材料,加上疑幻疑真的設定,再在不同作品重寫門派的來歷和交流,少林、武當、丐幫、五嶽劍派等,就成為金庸筆下的江湖。今日講崆峒,不記得平江不肖生的董祿堂,只會記得崆峒五老和七傷拳。講起峨眉,不記得還珠樓主的三英二雲,只會記得滅絕師太。也就是說,金庸的江湖「併吞」了兩位前輩的江湖。

廣告

更為甚者,金庸不單只是要建構一個獨立的江湖世界,這個世界更會干預真實的歷史。金庸把歷史人物加進自己的故事,和自己的角色互動,更進一步擴大自己的江湖系譜。《射鵰》中的鐵木真會救下郭靖;《神鵰》的楊過見到忽必烈、打死蒙哥;《倚天》的張無忌是朱元璋、徐達上司;《天龍》的蕭峰會和耶律洪基結拜;《鹿鼎》的韋小寶更是周遊列國,見盡康熙時代的名人。虛實夾雜,俠史互融。武俠小說的江湖由最初的「依附歷史」,變成「平行歷史」,去到金庸手上「改寫歷史」,達到高峰,成為一個氣勢磅礡的宏大虛構世界。

這一手「以歷史入江湖」的技術,梁羽生也是高手,但明顯不及金庸。筆下的歷史人物和武俠人物互動,不及金庸趣味橫生。金庸的江湖系譜,甚至迫得古龍劍走偏鋒。古龍寫江湖,傳統的名門大派無甚痕跡,少林、武當、丐幫都只是陪襯,反而主角是用伊賀忍術、蜀中唐門等傳統江湖系譜少題及的門派,或是自創移花宮、金錢幫等新門派。可見古龍是一反傳統,要製造一個新的系譜。古龍筆下的陸小鳳、楚留香等,多是身世成謎,獨立於傳統的江湖系譜外,和金庸筆下主角的師承明確、江湖中的位置清晰,正好相映成趣。

廣告

金庸、古龍,一個繼承舊派武俠小說的江湖系譜,再將其大幅改寫和擴大,以史濟俠,發揮剩盡,幾無餘蘊;一個是大膽放棄傳統的江湖系譜,以舊系譜忽視的部分為材料,建立其新系譜。二人一正一反,正好是新派武俠小說對舊派的兩種回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