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銀行經理的背後

2015/8/11 — 13:28

櫻子
(圖片來源:《羅盤》詩雙月刊,第7期,1978年9月)

櫻子
(圖片來源:《羅盤》詩雙月刊,第7期,1978年9月)

【文:周怡玲】

陳炳元(1918-1999),筆名櫻子、平原,生於福建廈門,在廈門受學院及美術教育,抗戰期間曾辦《海燕》詩刊。1950 年由臺灣來港,繼續潛研繪畫、詩歌及短篇小說創作,先後投稿於《星晚》、《伴侶》、《文藝新潮》等三、四十家報章雜誌。1978 年出版詩集《樹》,其作品曾被選入《第七度》、《現代詩歌選》及《美的 V 形》。陳炳元任職銀行經理,筆下詩歌卻選擇花草樹木、鳥獸昆蟲為題材,如〈動物園組曲〉。他的詩語言簡樸,意象有趣,溫柔而真實。如〈寂寞〉一詩:

寂寞是一條悲哀的蠶
趁我空虛
啃嚙著
我心頭上
潮濕的桑葉

廣告

詩中「我」的寂寞比喻蠶,將「寂寞」、「空虛」與「心」的關係,透過蠶一口一口「啃嚙」桑葉那種緩慢,具體地描繪出寂寞慢慢佔據內心的情景。而蠶食桑葉的比喻,又合動詞「蠶食」,語帶雙關。詩人雖是銀行經理,公務繁忙,詩中不免接觸酒醉的題材。〈酒徒〉透露出詩人平日的壓抑,寫詩和酒醉似乎成為他抒發的途徑:

……
別以為我是酩酊大醉
聰明的人說人生是露
最美的夢賸下唏噓的今朝
昨夜的盛葩今已凋落蕭條

讓我在醉的夢境說所欲說
讓我在醉的夢境歌所欲歌

廣告

「我」是一個酒徒的形象,有種「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之感,借醉偷得浮生半日閒,躲入今朝有酒今朝醉的避隱世界。特別是最後兩句,「讓我在醉的夢境說所欲說/讓我在醉的夢境歌所欲歌」,詩人在現實似乎未能暢所欲言,而希望在酒醉的世界展現真我。詩人期望的醉的夢境,可跟詩人另一首〈醉境〉對讀:

醺醉了的詩仙李白
和衣席地依曇而睡
發出的鼾聲
像一鼓茶香四溢
滾滾有聲的龍井
如躺在女人乳間香噴的谷底
享受著象牙塔裡
那最安全感的呼吸
作人間一覺千年的小寐
在霧漫的夢土上
絕唱著踏月之歌

詩人避隱的醉境,寫得如臨仙境,有詩仙李白作伴、品茗,詩人在夢幻般的樂土,尋找安全感,自樂於受醉境/象牙塔的保護,詩人的情感並未找到出口。

陳炳元在《樹》的後記寫道:「因為公務繁忙,我的詩大多數寫於電車上、巴士上或公園的長椅上的,腦海裡有好的意象即刻捕捉。如果小日記本沒有隨身攜帶,就用電車票代替,有時想到好句,心裡免不了開心,默默地笑。」陳炳元寫詩時間不多,數量也不多。他的職業使他接觸經濟社會較多,但他愛繪畫、愛寫詩,在藝術的世界他更多的表現真實的「我」。工作繁重不免令他產生負面情緒,他亦真誠直白地表現在詩作中——他的逃避。

陳炳元的詩,沒有沾上一點城市的煩囂,反而建構出一處令他憩息的樂園,如〈老漁夫〉、〈海鷗〉和〈燈塔的老人〉等。看〈城市之夜〉,如王維詩一般憩靜閑適,如一抹清泉:

更深過後
有一線曙光驅除墨色的深淵
濛霧的林中
有婉轉的鳥語輕吟
隱逸的寺院
有和平的鐘聲清緩傳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