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銅鑼灣的雨天

2015/1/18 — 10:09

離去時熄去一盞燈
多一份雨的寒冷

   ──梁秉鈞〈新蒲崗的雨天〉

我又乘車回銅鑼灣
雨在下車時最大
水窪裡有一隻布鞋蕩了開去
平靜的是屈臣氏門口的傘
倒懸一些條碼和文字
醫院新建的部份門閘常關
這時閘前不停綻開雨花
又萎落了,那些跟額上的招牌
同樣的人面,同樣的時間
巴士又從那邊拐了過來
有人匆匆跑了過去
在關閘前的一刻
有人還在等候
免費報濡纏在壆口
以一道大半溶掉的標題

這裡沒有泥濘
水從不知甚麼地方湧來
找不到出口只知盤旋自身
有人提起褲管跳過去
有人一開始便讓鞋履全浸到水裡
圖書館旁的朴樹擋了一半雨
雨還是劇密
看不到樹上晶瑩閃着的
是雨珠還是朴子
足球場上還有一個孩子
把球踢進無人無網的空門
又把球盤回中圈
不知道他還會不會
再來一次
暗角有警察以衣襟護着
手下的筆,筆下的紙
然後抬頭不知察看甚麼
木棉花期已過
也無人把雨看成飛絮

廣告

走到曾經是戲院的商業大廈
走了的是曾經的雞蛋仔
還有鐵砂中的栗子
鐵桶裡蕃薯煨出的煙氣
雨中有人匆匆從扶手電梯離開
樓上的燈更見明亮
甚麼人會在窗前看雨
看到自己的影子
我又回到曾經工作過的地方
把傘晾在冷氣機前
把文字輸入
至冷冷的熒屏
等待刪汰
甬道上好像還有回音的撞擊
天隨雨勢暗下
影印機有時輸出白紙
一室忽又亮了起來

在銅鑼灣,雨下過沒停
藥房裡的人只懂呆望玻璃
政黨的笑臉成功爭取了
兩個眼洞
挖空對面巴士站蓋
那信用卡廣告
以廚房為名的小店仍標榜
不落味精
清湯腩分裂了
在門口遲疑的人彷彿還在
努力分辨
雨外雨內不同的聲音
等雨勢稍弱我又回到鍵盤旁
延續一種敲打的節奏
等待一種奇蹟
有人把肖像按要求放至更大
有人把樣書拆開又重組
空氣中努力營建另一個空間
置入也屬
必不可少的字詞
浮在表面任意斷裂
置換,鎔鑄如明天
明天的新異和明天的割棄
只有雨是連緜

廣告

只有雨是連緜,在銅鑼灣
我看着我又重回原來的地方
書架上的書都搬走了
印迹外的灰塵百無聊賴
等待一種濕氣
手指裡還有
一條擬仿的紀實短片
等待複製,或刪除
偽裝的業餘和有意的紕漏
在時間中就好像
牆上的雨痂
印出來的一切
都在雨聲中被嘲笑
有人就在網上開立無數帳戶
做一日千發的槍手
生涯都易走了
滂沱中是否不易離開呢
我又看到我從扶手電梯離開
沒有雷聲
像屏幕裡激越的文字
在馬路上化為流潦
雨像開到天上的洗街車
在銅鑼灣
躱到樹下以為會少點狼狽
誰知樹篷搖下更大的雨

2015 年 1 月 5 日
──刊於《明報》世紀版【憶懷也斯】,2015 年 1 月 11 日


註:這詩擬仿也斯先生的《香港》組詩十首之一的〈新蒲崗的雨天〉,同是五節共百行,部份語句亦直接挪用自該詩。當然,在以相類題材與旨趣向也斯先生致敬之餘,更該做的,是容有自己的聲音──不一定是對話,或可比之為,一種隔了四十年的回聲。兩年前也斯先生離世時也寫有一首向他致意的詩〈傍晚在鰂魚涌〉,擬仿的也是他《香港》組詩中一首我很喜愛的詩──〈中午在鰂魚涌〉。

 

---

附:〈新蒲崗的雨天〉 梁秉鈞(也斯) 

我又乘車回新蒲崗
雨卻落下來了
遊樂場的摩天輪沒有轉動
只是釘在半空
公共汽車停下站
樹叢後的紅與黃是花朵嗎
是一輛貨車的顏色吧了
雨落下來
大渠裡土黃的水流混和染紫的污水
有人站在舊輪胎壓扁的屋背
和生鏽的車殼間
我們走一段泥濘的路

在新浦崗,雨下過沒停
工廠大廈的灰牆旁
冒出一縷白煙
雨不斷踐踏它
我們在大廈夾縫的大排檔避雨
吃一碗牛腩粉
看雨從布篷的邊緣滴下來
濕漉漉的新蒲崗的雨天
放工的時候工廠湧出人潮
擠在太狹窄的簷下避雨
總有點滴的寒冷
滴入人的衣領去
雨透過報攤蓋着的透明膠布
敲打書籍
穿花衣的少女
避雨時讀一本四毫子小說
藍綠和黃色油漬的花紋
流下路邊的溝渠
這不是我們可以攔阻的
 
我們在別人放工的時候回去
狹小的報社
背後的櫃上壓滿蒙塵的舊報
人們都離開了
我們還留下來拆信
希望拆出一首詩
    一朵花
    一聲招呼
有時老關上來
校對他的散文
有時老何坐在對面的椅上
談他始終沒有動筆的小說
一個女孩子說古板的教師
和獨木舟的夢想
我們喝一杯福記的咖啡
總是這麼多凌亂的紙張
人們都離去了
是關門的時候
離去時熄去一盞燈
多一份雨的寒冷
 
有時大家都窮
找誰的袓母借錢吃一頓晚飯
傾談至夜深
總還有計劃
還有下一次怎樣
那時我們相信
有些東西不會煙圈一般輕易消失
喝了幾杯酒
互相鼓勵寫偉大的小說
分手的時候
我們走向街頭
在人群中分散
老黃走向奶路臣街
我們曉得
他甚至會向一切在街頭圍觀電視的
蒼蠅、虐蚊、大象和小型房車
推銷他的舊書
而老李帶一瓶啤酒乘小巴回到青山
他會在半途把眼鏡掉到車外
然後回家告訴他女人
吃苦瓜可以使人心胸廣闊……

雨下着,在新蒲崗
壁上白色的字體剝落
最後只剩下一面赤裸的灰牆
我們避雨時
用手指醮水寫在牆上的線條
不一會便被雨水沖去
一輛公共汽車駛來
幾十人爭着衝上去
而我們走一段泥濘的路
最後一次回到新蒲崗
時候已經晚了
人們現在怎樣
聽說老麥現在以說色情笑話為樂
聽說老白現在酸溜溜的
而老阮那麼時髦
甚至嘲笑一切印出來的東西
這是個濕漉漉的雨天
機器仍在轉動
它們快要只印數字和資料了
在舊報壓得半頹的架子下
我們最後一次
在紙堆間拆一些信
希望拆出一首詩
    一朵花
    一聲招呼
在這個濕漉漉的雨天
在這很晚很晚
人們都離去了的時候

1974年7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