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錯置的開幕燒豬與熟牛殘肢

2019/4/12 — 21:18

圖片來源:城大動物醫療中心 facebook

圖片來源:城大動物醫療中心 facebook

    是令人不安的畫面。先說在大帽山發現的熟牛殘肢,是僅餘足指,也相信是小牛被擒後再被煮熟,卻在過程遺下毫不起眼的部份,隨時會沒有人看見這個「殘餘」,也就難成天網恢恢。

    另一邊廂是燒豬的「莊嚴」展示,都是為食,更為「傳統」開幕儀式,要「劏豬還神」;然而吊詭地,所慶賀開張的,是城市大學獸醫學科的醫療中心,將來會培育獸醫棟樑,為香港動物提升健康素質。然而開幕劏豬,卻成了不少人感到觀感不適的矛盾,說要救動物,竟先殺豬食,是「場合不乎」!

    殘餘熟牛與莊嚴燒豬,遑論為口腹抑或為慶典,不是新鮮事,而隨時如果照片是從自助餐桌或婚禮圓枱拍來,這兩幅照片可能變得「理所當然」。那它們問題何在?是錯置!不過坊間所說的「錯置」,是比如「獸醫不應殺生」或「路人不應屠牛」的判斷,也可能都是一種錯置,尚可延伸。

廣告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廣告

不為動物設想

說「錯置」是場合不符,當然合理,然而這只是片面的事件想像,未必就能將對照片的「反感」,為動物打開更多同理心。有此說法,可以從城大回應記者的查詢看出端倪,那是 「……在考慮到環保意識及不同人士的感受,城大將繼去除魚翅宴後,要求大學各部門在慶祝活動中,考慮取消切燒豬和其他不合時宜的儀式。」(引自香港動物報2019-4-11)那是明言,取消魚翅與燒豬,是為了「環保意識」,更想及「不合時宜」,而並非想及動物的生殺與救護想像。

    「環保」與「時宜」是很方便的說法,也隨時只是一種形象工程,讓我們對動物的關注,以極度簡化的說法呈現;問題卻是,當中的矛盾昭然若揭,是這些方便衍詞,其實是說溜了嘴,沒有為動物想像過甚麼——還未計及原來大學的慶祝活動,曾經有過魚翅!當然動保界甚至一般大眾,都會對大學慶典「考慮取消(一些作法)」的良心轉向感到無任歡迎,然而我們的社會其實更有條件走多一步,為飲食與慶典想及的,不是純粹「環保」與「時宜」等衍詞,而是動物的飲食功能為何,以至牠們為此犧牲的角色,又所謂何事。

 這些聯想,像多此一舉,不過細心思考,裡頭是存在不同的切入點——為「環保」「時宜」說項,出發點是人;而為動物想及犧牲,是對牠們的愛。是故說「錯置」更有所指,正是為「取消燒豬」的背後原因多想,而不是指純粹的「場合不乎」 。

為影像才反思

    這個「不乎」,就接上了大帽山熟牛殘肢的景像,它令人不安,是因為牽涉人為的山頭殺生,更有網上說法指殘肢出現之後,行山者見到本來平靜的牛,會異樣大叫。想到動物受害,更是野生動物被違法施虐,已教人感到顫慄;問題是,如果沒有那張照片,甚至是如果這張照片沒有被媒體加工剪輯,而呈現足指特寫,再加入網上流傳的說法,它的震懾人心,可能不會存在,也就「不乎」討論的條件。

    那是影像使然,教我們反思人的施虐「行為」與「形象」,就像上文提及大學解話的「環保」與「時宜」,當然是一反一正,卻都是不當行為與酌情反思的一體兩面;而這個「一體」,是看見與否的問題,以至假若豬牛被「適時」殺生進食,人的自省或不會出現。然而更可以多想的,是小牛被殺甚至被吃雖然已成事件討論,卻又不必然能提升到吃肉與屠宰的省思——更遑論工業化的處理,就隱身於我們的視覺之後,讓我們不如看到殘肢般,才能觸發我們的同理心,想到牛被殺的可怖;更何況香港的社區動物生生死死,是日常問題,尤其涉及土地開發所影響及的豬牛貓狗,那些不被呈現的暴力,或者比殘肢照片恐怖,卻不為人見,也就不了了之。

    不為人見,就沒有勞師動眾;反過來可以想到,如果大學獸醫醫療中心沒有為儀式拍照,又或者照片拍不到燒豬,一切皆息事寧人,卻更如溫床,讓人不恰當地要動物「為人民服務」。

結語:倫理教育,漫漫長路

    網上已有說大學獸醫開幕的燒豬照片是「公關災難」,那可以挪用來說,土地開發讓野生動物的朝不保夕,是否反而像「公關(對人)賜福」?因為那或是有意無意的真相隱匿,才不至每天讓人可見動物在人為下的生死,甚至還有更多動物性命難保的景觀——新界東北最近在發展勢頭下迫遷貓狗正是此例。然而「公關」一說無論福禍,或都不是正面為動物同理心設想,而是為人的錯誤補白收場,那就只是跌回上文指出的巢窠:一切衍詞,只為服務人類 。

走筆至此,短短一週又有事發,是銀行晚宴活動,用上活金魚作擺設而隨後棄掉,之後更有銀行廣告,裡頭人物錯誤地手抽兔耳,而把活兔一把抓起,隨時令牠重創。活魚活兔,沒有「公關賜福」,卻同時只有如獸醫中心事件下的解說,讓銀行僅交出「沒有專業意見」及「以後不會傷害動物」等數句補白;說法令人疲累,畢竟原來前述的「錯置」甚大——那不僅是場地不乎,更不再只是出發點為人,而是那對動物的同理關顧,雖說只不過是非常淺白的身同感受,卻始終沒有得到人心安置,而讓燒豬熟牛與活魚活兔殊途同歸。這幾件事的「正面意義」,是可見人如何對待動物的倫理教育,在香港仍有漫漫長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