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錯讀歷史就失去了建築和城市的未來

2018/8/27 — 12:19

小時候愛讀歷史是因為喜歡看故事,而現在令我感興趣是她不僅是故事,更是一個文明的密碼,解開密碼就興盛;錯判則消滅,明白當中的脈落最為重要。

中國革命式民族主義的星星之火在香港愈燒愈紅,近來兩事有「香港位於中國南方」[1]和「中國一直擁有香港主權」[2],前者固然反智但不害人,不過後者就重要了,因為假設「中國一直擁有香港主權」是成立,香港就不是英治殖民地(Colony),而是租界(Settlement)了,那樣就是歷史錯讀了。不過這個解釋不是因應當時時勢,而是一種「革命黨史觀」,以推倒不平等條約和帝國主義(Imperialism)為己任,這個史觀的延伸後果就是城市和建築的去殖化--以消滅歷史代替面向歷史。

這種史觀太多盲點,假若你相信「中國一直擁有香港主權」,你就不明白林維喜案義律為何處下風,李鴻章為何這麼重用伍廷芳(英國留學的法學專家);晚清官員為何如此重視萬國公法(國際法)。你讀清初中俄「雅克薩戰役」的焦點很大機會放在「打倒帝國主義」和「展現中國人堅定捍衛民族尊嚴」兩點,而錯過清朝一隻腳已步入《威斯特伐利亞和約》(Peace of Westphalia)塑造的世界,簽訂《尼布楚條約》的重點是有國家主權的意識,在條約上用了「中國」這詞和劃定了清𥇦的中俄邊界是具體的顯現,實力相約的強國不可能臣服於「朝貢體制」。「革命黨史觀」會使人失焦,假若以這種說法去看歷史,「去殖化」會出現並清除以前殖民地的歷史,具體是清拆以消滅痕跡,具體例子就是朝鮮神宮和台灣神宮被清拆(消滅被大日本帝國主義殖民的圖騰),而現在的中國國族主義比以往的兩國更強大。

廣告

「以革命為主要理念的政府, 有時候會提倡傳統的維護, 以民族主義的手段鞏固政權。 這種民族主義表現出來的是過度誇張傳統文化的偉大, 要求國民對傳統文化從事盲目的崇拜。 但是在骨子裏他們並不尊重文化, 而是強調革新的。 所以革命政府的特質就是把傳統抽象化, 造成傳統與現代的對立, 現代的中國建築師很少人能繫覺到, 他們深陷於困境實在是政治理念所造成的。」[3]

對於這種史觀我們要小心翼翼,要防範其對歷史認知的危害,假如我們對歷史的理解錯誤,將會影響城市的形態和文明的進步。

廣告

「革命黨史觀」尤其是東亞顯得矛盾,雖然東亞被歐洲殖民侵略是一場悲劇,但沒有殖民是不可能出現如此急速的現代化,不會出現晚清民國的自強和明治大正日本的改革;歐洲殖民者是希臘的神族,東亞人是神的奴隸,現代化是普羅米修斯帶來的火種。

有了火種,人就有新的文明;有了新的文明,就能獲得自由。

伍廷芳出身於英屬殖民地,去英國留學,到後來成為中國外交官。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伍廷芳出身於英屬殖民地,去英國留學,到後來成為中國外交官。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

註:

[1] 「『香港位於中國南方』、『中國收回香港』、『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內地』、『中國堅持收回香港主權』、『大量內地人在1949年移居香港』、「中共一黨專政」」被教育局指為「措辭不恰當」。

彭麗芳(2018),《楊潤雄:「香港位於中國南方」語句不清 考慮採用內地歷史書》,眾新聞,[online] Available at: https://bit.ly/2PdLvqz [Accessed 18 June. 2018]

[2] 「中國政府從不承認不平等條約,亦一直堅持香港主權是屬於中國。對於有指「收回香港」的說法是由前中共領導人鄧小平提,並寫進《基本法》序言。曾鈺成反駁,「收回香港」是中國恢復行使香港主權的簡明描述,惟當中有香港主權曾不屬中國的意思,故未能準確反映事實。」

852郵報(2018),《曾鈺成堅稱中國擁有香港主權 英國只屬管治者》,852郵報,[online] Available at: https://bit.ly/2wgg5bQ[Accessed 21 Jan. 2018]

[3] 漢寶德(2013),《建築 歷史 文化》,台灣:暖暖書屋文化事業公司

(建築小記之十二)

知築常落 Facebook 

知築常落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