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鏡咒(修訂版)

2018/10/8 — 15:41

洛楓 攝

洛楓 攝

「我愛你,但你沒有好好愛我!」她用膠結的眼神盯住鏡子說,眼球像不會轉動的玻璃珠子,心內空洞的回音便飄離了身軀。工作室東面的牆壁是六塊直立的鏡子,從天花板的頂端到地面的牆界,兩個人疊起來的高度,十幾人拉開手伸延的長度。右面密封的上懸窗看得見陽光和動搖的樹,卻吹不進塵埃和車聲,左面是門口,排滿脫下的鞋子。初春無風,工廈的遠處有海,室內祗有空氣調節的頻率……

她挨著石柱坐在水泥地上,沒有人看得見她,她看著對面鏡子折射的內部風景,像玻璃動物園,有人扮演威嚴的獅子發施號令,指導連串走路和停步的姿勢,有人扮演溫馴的兔子唯唯諾諾,明明很矯健卻不停做出錯誤的動作來博取注視,有人扮演高傲的梅花鹿不屑一顧,祗耽美於鏡前自己婀娜的身段 — 這是一間時裝與人體影像的工作室,他是美術設計,女人負責化妝和衣服配搭,攝影師是女人的丈夫,昨夜宿醉,目前在隔壁的抽煙區提神醒腦和整理鏡頭。他賣力的跟每個「讀者模特兒」拋出一個又一個色彩絢爛的眉眼,紅著臉的像火龍果、黃金比例的像芒果、青澀的像水晶葡萄,而她曾經是無花果,外層與內層不相稱,生有不育花,是感光食物,對紫外線敏感,為了貫徹始終,她最後以一盤無花果配搭三十五粒安眠藥!

鏡子如同對弈,物象相反折射,剎那攝入,左邊變成右邊、右邊變成左邊,他者中瞥見自己,真假、虛實、有無,一切二元結構,同是身在鏡中像。這一刻沒有軀體的她,猶如從鎖匙孔窺看他們,自己不在鏡頭裏,連藏身的葉叢也沒有。那些被他吻過的女孩,鏡中的臉頰都會長出魚的鱗片,那會是下輩子的胎記,記認今生的業障。他趁著各人背向鏡子整理衣裝時,偷偷用右手繞過女人的黃蜂腰,再向上撫摸赤膊的頸項,女人像軟糖的軀幹倒在他的胸前,脹得繃緊的乳房壓住他的前臂;她在鏡子裏看到別人看不到的視像,但一切反轉過來,右手是左手、左胸是右胸。曾經他比這樣更完滿的環抱她,兩條手臂圍成一個金剛圈將二人纏在一個圓周內,兩顆心臟劇烈的爭鳴,誰也不放過誰的呼吸……後來女人出現了,他將她推出直徑以外的圓周角,棄她如拋物線,不再有接觸點,她使勁想拉回兩端的距離,但弧線既已崩缺鬆脫,再也無法合抱團圓,於是她吞掉三十五粒安眠藥,再割開手腕的血管染紅了浴缸的水……

廣告

當一頭長髮打結的攝影師走進來時,女人翻個靈蛇轉身,俯拾地上散亂的電線,他也迅速騰出左手(鏡子裏的右手),抓住一個給腰帶纏住的女孩。她踮起腳尖走到他的身後,伸出手掌撥弄他的頭髮,但透明的掌心從髮根和頭頸穿過,抓不住血肉讓她破敗如枯葉,剝落滿地怨咒的碎屑,終究一切無法歸屬自己……以前即使依靠手機的 GPS 都無法查找他的行蹤,現在她能隨身隱藏,真相卻是爬滿屍蟲的活死人,她轉頭望向鏡子,不會轉動的眼珠蒙上了一層殺意!她被他從記憶的畫像放逐出去,一種永恆的消褪,客體死亡,但主體仍在,是她失去對方,對方仍在這世界樂而忘返,她不能容許無瑕的肌膚有一個汗漬或黑斑,即使上刀山、下油鑊,污點必須剷除。

攝影師打了一個長長的呵欠,用廣東話夾雜英語解釋下星期「亞洲模特兒攝影巡展」的行程,他和女人的眼神清脆地觸碰了一下,遠處響起教堂彌撒的鐘聲;她舉頭,倏忽從鏡子消失,離去前看了他一眼,默唸他的名字,如同帶走一絲魂魄……

廣告

2014 年 3 月 8 日一班由吉隆坡飛往北京的客機,在越南的領空失去聯絡,名單上有 300 位乘客,包括他、女人和攝影師,但登機的卻有 301 人,她沒有出現在機艙內,祗隱身在洗手間的鏡子裏。起飛四十分鐘後,她在空中將他連同飛機一起帶走,後來新聞報道,稱為「馬航失蹤事件」!

~愛情小小說系列@21

 

原刊香港:《大頭菜文藝月刊》2018 年 9 月號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