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鐵血丹心〉一曲所承載的香港精神

2017/6/3 — 19:14

無綫正在播映的新版《射鵰》,不覺已有三週。這是《射鵰》內地翻拍的第三次,華人電視史上拍的第七次(香港佳視一次、無綫兩次,台灣中視一次),原本身邊的朋友大多已經不再開啟家中的電視,但在網絡上也引發大家討論金庸武俠世界的不同話題。同時,不同網媒亦有博文借題發揮,借《射鵰》新劇評論香港現況,由香港文化產業衰落再拍不出像內地如斯華麗的版本,到訴說香港人想繼續當完顏康還不肯認祖歸宗,眾說紛紜不一而足。

但最引起我興趣的文章,要數游大東在他的臉書專頁,指出新版《射鵰》在內地以〈鐵血丹心〉作為主題音樂,重申無綫1983版的《射鵰》在大陸的影響力是如何巨大,生於80年代之初的我到此方知。單單是一首〈鐵血丹心〉,大家試試在youtube搜尋,會發現不少內地的青春「美媚」,用崔世安說普通話的逆向模式,竭力用粵音咬字對住鏡頭唱這首歌。當然你還會找到〈鐵血丹心〉的越南文和泰文版,可見顧家煇的樂韻由內蒙古到中南半島依然繞樑不息。有說正正因為新版《射鵰》肯出錢購買〈鐵血丹心〉的版權,大陸觀眾聽到熟悉的旋律,或視之為新版以此向83版致敬,才有興趣看看主角當中沒有大卡士、全用90後新人的靖蓉康慈的表現,結果在一片看淡之下,收視反而喜出望外。

時下年輕人高舉所謂身土不二,言必稱香港人,但對擁有巨大文化影響力而又是百份百土產的顧家煇,又有多少認識?80年代香港歌影視文化推至高峰,顧家煇在那個時代為電視劇作曲配樂,善用中國樂器和傳統小調融入現代流行曲當中,曲風貌似復古,實乃大膽創新。就要〈鐵血丹心〉為例,羅文甄妮在副歌的對唱部份, 兩者並非一唱一和而是兩行互有呼應但不同的旋律,再加上敢於運用轉調,如此大開大合的做法,印像中近年少有歌曲重現。當然,應記一功的還有歌詞。內地許許多多的資料還以為〈鐵血丹心〉是一貫的煇黃配,查實填詞的是饒宗頤的女婿,在無綫由編劇一直做到製作副總監的鄧偉雄。寫的雖是大漠雪霜塞外蒼茫,但書寫所在是香港自由的土壤,創作本身就是代表香港的故事。

廣告

金庸筆下郭靖的遭遇,其實都與香港相似。郭靖救成吉思汗性命,攻陷堅城花剌子模,一生霸業關鍵時刻都靠郭靖成就,到頭來明知郭靖是宋人卻要他去消滅南宋。 新中國草創即被國際封鎖禁運,全靠透過香港走私糧油醫藥等戰略物資方能續命。改革開放之時香港是中國最大的外資來源,說中國經濟騰飛全屬香港施恩也不為過。當下中國卻要在香港各個範疇貫徹執行中國邏輯,香港人與郭靖一樣,為保衛自己的人文價值而力挽狂瀾。

金庸之所以成為武俠小說宗師,過程本身也就是香港得能不能再香港的香港故事。且看《射雕》最初在台灣出版,因為毛澤東一句「只識彎弓射大雕」就要被逼易名《大漠英雄傳》。 所以莫說香港文化已死,只要金庸作品繼續翻拍下去,等同香港文化繼續統治中國以至華人的影視的體統。究竟作為身土不二的香港人,要築起防火牆與中國甚至世界區隔,還是向敵國人民銳意延續香港的文化霸權?雖然我不知道在新版《射雕》當中,苗僑偉飾演的東邪在嘉興醉仙樓以黃油傘與全真七子的天罡北斗陣相抗,是否另有深意傳遞予內地觀眾,鐵血丹心一曲所承載的香港精神,至少也有資格成為香港開國大典上的協奏曲。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