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長大 — 麥克·奧斯賓《小王子》

2015/12/28 — 11:38

【文:龔昨藍】

「長大不是問題,遺忘才是問題。」-飛行員老爺爺

《小王子》是關於「長大」和「蒙養」的故事。王子離開B-612號小行星,離開驕傲的玫瑰,漫遊宇宙之間尋覓愛的真諦。離開地球時,他明白了,他長大了。和小王子的奇遇亦伴隨著飛行員的成長,寫成故事,望有知音。

廣告

原著故事當然令人著迷,小說沒有告訴你,到底小王子被蛇咬之後,去了哪裡?他回到自己的星球了嗎?他找到他的玫瑰了嗎?他開心嗎?大家意猶未盡,得靠自己想像。數個禮拜以來,《小王子》被大眾媒體消費得透徹,大家引頸以待電影版上映。電影好看,也不好看。好看在於替小說交代了後續,一直纏繞讀者的問題終於得到了解答。不好看是破壞了大家浪漫的想像,本來就是未完的歷險,各人有各自的解讀,為何需要由導演編劇提供一個結局?

電影對故事的想像忠於原著母題。原本小王子對飛行員說的「當我要離開的時間一到,我會獨個兒去」變成了老爺爺的對白。不煽情,添加了新一層解讀。小女孩明白了,長大要靠自己。故事再迷人也好,最重要的,始終是自己的冒險。若她沒有坐上飛機,去尋找她的小王子,她未必會明白《小王子》的寓意,長大後很可能就只當一個「必不可少的(essential)」小文員。

廣告

我很喜歡電影裏城市的設計。電影開首,鳥瞰城市,密密麻麻的樓房從高處望去,活像電腦底板,一塊塊晶片,車和人負責傳送訊號,全部一式一樣,有板有眼。老爺爺的溫暖小屋,顯得格格不入,人人敬而遠之,貼切地呼應著你我生活的世界。一切都是0和1的數字,32人返工遲到是新聞,工作只為「計掂條數」。人情味與關懷不再重要,老爺爺分享故事,二話不說就被丟進垃圾桶。小女孩甚至從未看過日落,見過星星。

這種生活當然悲哀,但不正是你我為下一代所塑造出來的世界?現在家長要小孩自小就去「遊戲小組」,上補習班。彷彿孩子的人生都已安排妥當,不可有半點差池,否則就會「輸在起跑線」。一切都要比較,人生就是比賽。娛樂?定時定候為他買一部平板電腦、智能電話,買這樣那樣的「點數」,眼睛不用離開屏幕,不是已經足夠了嗎?小女孩沒有選擇,因為她根本不知道有其他選擇。直至搬進新屋,被隔壁的老爺爺「引誘」,才發現世界很大很美麗。原來冒險,用心感受新事物,已經能夠帶出最自然而然的快樂。「重要的事情要用心去看,重要的東西是肉眼看不見的。」

「蒙養」不是單向馴服擁有,是彼此建立關係。沒有「蒙養」和「被蒙養」之分,你我在對方眼中,都是獨一無二,無可替代。小王子蒙養狐狸那一段,電影處理細膩。他們在田野嬉戲,在林中玩耍,分享天真快樂的時光。那笑聲,豐富了小說的純粹對話中蒙養的意義。蒙養的雙方彼此依靠,所以分別時特別傷感,其實就是愛吧?狐狸教曉了小王子蒙養的內涵,然後小王子有意無意的影響了飛行員的人生,飛行員與小女孩交朋友。而小女孩對飛行員的愛,最後令母親恍然大悟,原來女兒的人生非我所能控制,我養育她,她也蒙養了我。由狐狸到小王子到飛行員到小女孩再到母親,是愛的傳遞。「你將會成為很出色的大人。」愛是學會放手,讓對方自由高飛。

電影最差之處,應該是把資本家塑造成歹角了。可能對於小朋友來說,歷險總要有「正邪對立」,電影公式容易理解。但對成年觀眾來說,理解未免太過簡單。原著裡面,眾小行星上的人物都執著單一信念,國王要權威,虛榮者要仰慕,酒鬼感到羞恥。小說中,資本家並不邪惡,獨自數星星,要佔有。嚴格來說,原著的世界根本沒有壞人。電影中,資本家的形象歪曲了原作者的意思。資本家真正的擁有了世界,但他從來未嘗試了解,或建立關係。但這又呼應著「蒙養」這主題,正好就是由玫瑰花到小女孩,愛的羈絆戰勝了膚淺的佔有。話說回來,看電影作為商業消費,觀眾入場,花兩個小時擁有了它,又了解了多少?你有蒙養《小王子》嗎?值得嗎?

回到現實,城市裡面看不到星星,即使偶爾星空澄明,許多人始終埋首工作,或迷失在螢光幕。抬頭吧!抬頭看星,星星在笑。花點時間發個夢吧!上山去,下海去,找個無人打擾的地方看星去!

《小王子》(2015)
導演:麥克·奧斯賓 Mark Osborne
監製:Dimitri Rassam,Aton Soumache,Alexis Vonarb
編劇:Irena Brignull,Bob Persichetti
配音:王菀之,張敬軒
配樂作曲:Richard Harvey,漢斯·森瑪 Hans Zimmer
剪接:Carole Kravetz Aykanian,Matt Landon
製片商:Onyx Films,Orange Studio,On Entertainment
片長:110分鐘
產地:法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