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閱後感:林日曦《白痴》

2016/3/7 — 15:43

圖片來源:林日曦 Facebook

圖片來源:林日曦 Facebook

【文:葉一】

林日曦。黑紙、100 毛、毛記電視的創辦人(之一)。

「白痴」是他的第一本書,屬於專欄類。全書218頁,每篇大約二頁到四頁不等。看過後,你會發現幾個他討年輕人心的原因(或者應該說,他跟上一代的價值觀十分背道而馳),你甚至發現他是有點共產主義呢(雖然他很反中國共產黨;當然中國共產黨是最不共產的):

廣告

「Jip」你老闆:話說在街上聽到強而有力的一聲「Jip」,原來是一個西裝友對一個手推著一座山的紙皮的老婆婆發出的,因為老婆婆的紙皮車佔用了半條馬路。
林日曦說:「我覺得大家都可以有一點階級觀念。對着高職高薪有權有勢的人,一次半次久缺禮貌也不打緊,畢竟他們已受到太多人的關顧了;相反,對着沒權沒勢的人時,便一定要變得和藹起來。當你看到他們辛勞工作,幫你清潔倒垃圾幫你送外賣,你能不經常都禮貌地笑一笑,跟他們說聲謝謝嗎?「Jip」咩嘢呢?「Jip」你老闆啦。

巴黎莎士比亞書店:莎士比亞書店創立於二十世紀初,幾經轉手卻從來不失其傳統和精神;你可以到此找書選書買書;你想看書但太窮的話可以去借書;你寫了一本好書但沒太大市場偠值,它可為你出版;你流浪至此盤川用盡,替店主打打掃排排書,它可給你免費食宿。

廣告

莎士比亞書店只是一間再簡單不過的書店,但世界太複雜了,它因而變得非常特別。試想想你沒錢開飯瀕死邊緣,爬到超級市場借半塊面包,超市會如何對待你?收銀阿姐會白你一眼,然後大喊一聲:「經理」經理穿過長長的排隊人龍,看見你衣衫襤褸,狠心的會攆你出去,好心的會替你打999報警,排隊的人,沒一個會在手上的薄切牛排中撕半塊下來送給你。

六七十年代的睦鄰關係:我說,有時我們會一整個下午賴在一樓「藝鵠」,那裡有便宜的二手書,有冷門的雜誌,還有一間相連的,以馬屎埔新鮮蔬菜烹煮的「好地地體驗」咖啡室,打擾了半天,他們也從來沒有要我們滾的意思。新竇入伙,缺了甚麼鐵鎚拉尺電鑽,走到隔鄰的「獨立媒體」借嗎?人家花了五分鐘翻箱倒篋給我找了出來。

你能想像我在旺角茶餐廳吃到沒被地產霸權抽乾了的有機食物嗎?你能想像我在中環IFC走到隔鄰「李氏國際」借鐵鎚電鑽嗎?我跟大學生們說,這就是我喜對富德樓的原因了。

雪中燒炭:「窮也是有好處的,就是當你中六合彩時,你會快樂,真的,你有想像過李嘉誠中六合彩時的笑容嗎?頂多是微笑吧。」

「Jip」你老闆,這跟我們被父母教育的那一套唯命是從有很太差異;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都覺得乞丐是騙人的;同時,在大公司大企業的中環工作才是正路,也最安全。於是我們營營役役,覺得理所當然。

林日曦卻反對這個「理所當然」:

裸辭時代:很多人以為人家離職必定是對舊公司心生不滿,其實更多人不滿的是他們自己的人生。(中略)。至於為什麼不先找工作,而要選擇裸辭?其實只是大家預設了辭職的下一步是找工作而已(中略)實際上很多人的下一步想要做甚麼都不知道。不知道下一步想要做什麼有問題嗎?年輕人會說:我們或者有問題,但每天營營役役的人們,其實又知道下一步想要做什麼嗎?他們連現在這一步都不是自己想要的。

不要鬧鬧鐘:有很多人直至今天早上,依然在跟鬧鐘鬧翻。我不是說風涼話,我也要靠鬧鐘提我準時起床工作,只是,我早已跟鬧鐘和好如初,關係就像我剛買下它時那麼好。沒別的原因,只因我在幹我自己熱愛的事,直至有一個早上,當我帶著怨恨起床的時候,我便知道,我又要轉換工作環境了。(中略)鬧鐘沒有錯,擾人的,是你的工作。

怪獸家長抱著頭退後。。。十秒便失手:讓他們玩玩火吧,碰到火會縮手那是自然反應;讓他們打打架吧,打傷了傷口總會自動復原;(中略);任何所謂無益和危險的事也有助青少年真正認識這個世界,玩一次火勝過上十堂物理課,打一次架勝過練一百次柔道,談一次戀愛,將勝過活一萬次循規蹈矩的無聊人生。

其實,林日曦的以上種種,其實都不過是一般常識。只是,我們活在「瘋子的世界」:一個精神病人失去跟家人失去聯絡近一個月,原來那人在多年前偶然讀到了達摩面壁九年參襌的事,於是有樣學樣,拔掉電話線,關掉電總掣,「閉關」一星期之後,他說他終於體會到感覺的存在。那位精神病人在每次閉關之前都會準備一個蘋果,待閉關完畢時拿來吃。那時候,他就會嚐到蘋果的真正味道。

我們都被太多的資訊和太擠壓的空間,把感覺拉得太緊,早已痳木;我們同時被太黑暗的強權遮蓋,令我們對政府那些暗角七警、「手臂延伸」、「洗頭艇」只感到無力,沒有更多的感覺。

「用和平換自由」—強權剝奪大家的自由,用給予和平為餌;可是,和平、自由,根本是我們應得的,這不是常識嗎?當我們連失去自由都感覺痳木時,到底誰是瘋子?

 

 

作者簡介:愛看書的普通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