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男神們的二三事

2017/8/1 — 18:48

哲學有偈傾節目截圖;圖左起郭柏年、劉保禧、本文作者譚蕙芸、李立峯。

哲學有偈傾節目截圖;圖左起郭柏年、劉保禧、本文作者譚蕙芸、李立峯。

在網絡上,標榜「中立客觀」已經是落後於形勢。我近年去不同場合向年輕人和中年人講「記者」這份工,一談到「中立客觀持平」,不是觀眾立即把腦袋自動關掉,就是不斷面對基於普羅認知(誤解?)的觀點:記者即係作嘢!記者很沒有道德。當我想跟他們討論究竟「中立客觀持平」之內部矛盾和難度,似乎已經失去了市場。

幸好,市場不是一切。而香港,好彩仲有香港電台。事先聲明,我近年經常參與香港電台的不少freelance工作,見證了港台的一些可能性和限制。但今次,真是要嚴正開一個帖,講番今次見面勞動的身影們。

廣告

首先,有一位名叫「劉保禧」君,佢幾個月前inbox我,約我做這個節目。我有眼不識泰山,不知道此君乃中大通識教育部男神,近日cuhk secret爆出劉氏離開中大去台灣,幾百個人回應,哀鳴遍野。

初接觸劉氏,佢inbox我時,語氣斯文得有點過份,我還以為是TVB八點半檔劇他來自古代既人物,佢竟然問我,稱呼我「譚女士」還是VIVIAN,我差點沒跌在地上。

廣告

他們開宗明義說,請我和同事李立峯上「哲學有偈傾」。我縐一縐眉頭,「哲學」佢識我我唔識佢,(雖然N年前碩士畢業個學位假假地都有個「哲學」在前面,但係我真係對哲學無乜研究)。令我最震驚既係,佢話請我地去討論「事實」同「真相」既關係。

這下可好玩了。我實在愚昩,不知道原來「哲學有傾偈」已經是一個頗受歡迎的節目。我們記者圈子,諗野快,做野更快,對於「思考過度」是有一種「歧視」的。講咁多,下個cast趕好未?搭正個bite剪好未。記者生活在爆肝邊緣,你叫佢反思一下新聞係乜....?再加上我出去講talk受到既「禮待」,很擔心呢個節目有無人睇。

當然,我把這一切懷疑都憋在心中,很虛偽地應劉保的要求,去又一城開了一個製作會議。而這一個會議,令我一切偏見都掃走了。

首先,劉保和另一才子Samson到場,我和李立峰Francis四個人開始是你一句我一句搭嗲,好快,禮貎周周的劉保,和思考敏捷的Samson(他總說自己飾演「壞人」,哈),加上Francis和口水多過茶既我,就發展成舌劍嘴槍。話題圍繞着,真相,事實,客觀,中立,(當然不少off the record不可以出街的八卦)。李立峰就不斷舉理論,我就不斷舉例子。四杯咖啡一件芝士餅,講到我很想上廁所,才發現已經傾了三個小時,瘋狂,回家才發現,喉嚨也沙掉。

坦白說,我參加過不少媒體的清談節目,從沒想像,有主持人會跟嘉賓開會開到咁認真。

翌日早上,沒有風的八號風球打正香港,錄影繼續,我擔心沒辦法截的士,向劉保求助,他說,安排了車接我。當我下樓準備上車,看到的不是港台的車子,而是一架私家車。開車的,竟然是監制。後來,我才知道,這位監制不只是接我,還去接了他的幾位同事...

我們在車上談了很多。我終於明白,一個這麼有心的節目,是台前幕後製作人互相感染的。監制有heart,同事有心,主持有料,那種火熱互相傳染。這位監制,兩位主持,加埋李立峰,全部都是男神。

參與了媒體製作這麼多年了,我這條老油條,老早知道如何對應不同團隊的文化。只能說,今次「哲學有偈傾」並不是我付出了多少時間和心力,而是團隊讓我得到太多太多了。傳媒還有很多有心人。我告訴自己,這天錄影,要把最真實的自己交出來。

今天(編按:7月31日)晚上的節目,第三節也討論了有線電視「新聞刺針」關於「動物傳心」的新聞處理,主持人說,這故事坊間反應很強烈,適合作為例子讓觀眾明白處理新聞的難度。當然,我們都是「馬後炮」,說的是究竟在理想的狀態下,新聞如何做得更好。但我自己也做過記者,知道在有限資源下,做記者並不容易。

節目錄影完畢,竟有一點意猶未盡的感覺,我跟主持和監制說,平日很想跟人討論這些新聞概念,天馬行空,但苦無對手無場口,今次能有個借口講個夠,真是很開心。

如果大家有點時間,今晚11時,大家可以睇下31台,捧一捧場,不是捧我,而是捧一班非常有心的傳媒人。

 

原文7月31日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