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三愛五娘》搞笑版「荔鏡記 」

2019/2/16 — 14:52

「鳴芝聲劇團」在新光演出了新編賀歲粵劇《陳三愛五娘》,這是李居明編撰和監製的第卅三套大戲,改編潮劇戲寶《陳三五娘》,李居明照例借題發揮,改動很大,完全是「第二次創作」,成為自由「老作」的搞笑版。

《陳三五娘》原名《荔鏡記》,本是明代傳奇,故事發生於廣東潮州府,在包括潮州、福建、台灣等閩語地區家傳戶曉,流行數百年,潮劇、白字戲、梨園戲、高甲戲、歌仔戲都常演。 1957 年內地拍了閩劇梨園戲黑白片《陳三五娘》,更聞名是 1961 年彩色潮劇電影《陳三五娘》,由香港「鳳凰」公司和廣州「珠影」合拍,廣東潮劇院的姚璇秋、李欽裕、蕭南英合演,朱石麟導演。該片是香港老一輩潮州人熟知的,相信當年在南洋也賣座,因為東南亞很多華人是潮州裔或福建裔。

1967 年香港「邵氏」拍了國語黃梅調片《新陳三五娘》,凌波、方盈主演,高立導演。但這些影片我都沒有看過,因此雖然《陳三五娘》聞名已久,其實不知故事。

廣告

看了李居明粵劇新版本,才上網查查來龍去脈。現在網上看舊片很方便又免費,於是找到姚璇秋及凌波那兩部,看了片段。原來台灣也多次把《陳三五娘》搬上銀幕,九十年代還拍了歌仔戲電視劇四十集,我亦順手按鈕看了片段,製作頗有規模,比上述舊片生動,女小生很漂亮。

稍查之後,略知本來故事:泉州才子陳伯卿(陳三)途經潮州府,在元宵燈會邂逅潮州美人黃碧琚(五娘),一見鍾情。但黃家已把她許配給富人。後來再偶遇,五娘在樓上投荔枝給陳三,他就假冒磨鏡匠進入黃府找她,那知打碎寶鏡,於是賣身為奴,乘機與五娘私奔。隨後陳三被捕入獄,怎樣解救?怎樣與五娘破鏡重圓呢?明代戲曲《荔鏡記》長達五十五齣,很複雜,此後舞台和影視的改編大概各有增刪。

廣告

至於粵劇《陳三愛五娘》,蓋鳴暉演陳三,吳美英演五娘,劇情改頭換面又加料。才子陳三不再來自泉州,說其家族與五娘的黃家同為荔枝農,而且指腹為婚。然而長大後陳家破落,富裕的黃家反悔,迫五娘嫁給宦官義子。

今次沒有陳三賣身為奴,增添了本來沒有的大奸臣劉瑾,貪污通敵賣國。又有正德皇,以及類似「十奏嚴嵩」的皇廷審訊,作為高潮。

新版本大大加強了荔枝的「勵志」作用,以及培植失傳的荔王「玉荷包」,這是可取的,富於嶺南特色。但把男女主角變成早就指腹為婚,郤不大對勁。因為本來故事讚美自由戀愛私奔,反抗父母許配,據說由於反傳統曾被明朝清朝官方禁演,而在民間傳誦甚廣。改作指腹為婚,就跟原意相反了。

今次大玩燈謎對聯,搬出最難對的上聯「食包包食飽」,很有趣。然而對上「水朝朝水潮」和「人主主人住」,顯然不通。對聯基本法是「天對地,雨對風,大陸對長空,山花對海樹,赤日對蒼穹」,必須動詞對動詞,名詞對名詞,平對仄,仄對平。「食」是動詞,怎能對「水」或「人」呢?「食包包食飽」的確很絕,網上有人認為「口乞乞口吃」對得好,其實「口」也不能對「食」。

李居明及其團隊當然知道對得不妥,只不過拆拆字開開玩笑吧了。

作為賀歲喜劇,玩玩花樣搞搞笑,總之保持通俗熱閙,橋段多變,當然不能認真苛求。妙趣之處也不少,除了大談荔枝,亦拿寶鏡搞出一些奇情,符合《荔鏡記》之名。陳嘉鳴飾演磨鏡姑姑,特別扮鬼扮馬,相當惹笑。

全劇最抵死搞笑的一段,是陳三被捕入獄,吃「死亡晚餐」雞油飯,並且與黎耀威飾演的死囚大戰蟑螂,唱做和對白都很瘋狂,蓋鳴暉與黎耀威的對手戲擦出火花。想起去年《美哉秦少游》有一場戲,蓋鳴暉假鳳虛凰,戲弄奸相黎耀威,亦合演得很趣怪。今次黎耀威扮忠不扮奸,還兼演正德皇。

《陳三愛五娘》只是玩笑之作,且看李居明四月上演的《粵劇特朗普》是否傾力而為,把《毛澤東之虛雲三夢》第二夢玩得怎樣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