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果拍西西紀錄片 何福仁撰文斥不尊重

2015/5/4 — 17:46

《我城》劇照,圖中為 西西,圖片來源:香港國際電影節

《我城》劇照,圖中為 西西,圖片來源:香港國際電影節

香港導演陳果拍攝作家西西的紀錄片《我城》,早前於香港國際電影節首映,坊間反應不一,陳果於映後的答問環節提到自己連一本西西著作也沒讀完,更引起嘩然。跟西西關係友好的香港詩人何福仁撰文,直斥陳果於拍攝時準備不足,態度輕蔑,要求荒謬,直斥他「是不尊重人,也不尊重這工作」,「拍了一齣他不懂的電影」。

何福仁昨天於《明報》撰寫一篇題為《他拍了一齣自己不懂得的電影》的文章,開宗明義,回應陳果的紀錄片。

何於文中指出西西年紀不輕,久已拒絕眾多有關文學寫作的訪問,近年對外聯絡主要通過他這個老朋友,《我城》拍攝時間的安排,亦由何福仁代西西與陳果聯繫。拍攝前,何福仁提供了大量關於西西的資料,以至訪問對象的建議,但到正式拍攝時,何卻發現陳果沒有做功課,主要交由大學剛畢業的助理發問:「西西要接受十多次各種初級文學水平的提問,其實表現了過人的耐性與寬容。」

廣告

對於陳果於映後座談及訪問中提到,因為「書太厚」、「很後現代」、「自己沒有時間」,未曾讀過西西著作,何福仁表示質疑:「拍攝人物紀錄片,尤其這人物是文學家,不認真看一些,怎說得過去?」他批評陳果的態度,看似是坦白,但一連講兩三遍就是自炫,不尊重人,也不尊重這份工作。「難道以為拍一兩齣賣座的商業片的時間比其他寫作人的時間更寶貴?」

對於陳果接受訪問時提到西西在拍攝過程曾大發脾氣,何福仁同樣予以反駁:「不尊重人,只暴露了自己的無知;說西西曾經大發脾氣,說以後都不拍,卻是中傷。」他在文中引述西西回應「大發脾氣」的指控:

廣告

答案是沒有,不單沒有發脾氣,更沒有大發,也沒有說過以後不拍的話。如果說以後不拍,我就真的不會再拍。他以為這是有趣的事麼?我如今是否應該發一下脾氣,以便證明他說的是實情?

— 何福仁引述西西

在「不尊重人」和「中傷」以外,何福仁亦批評陳果將西西視為演員,任意擺佈。他於文中舉例指,《我城》其中一幕於南生圍取景,當日下午他跟西西上了車,才知道目的地是這個西西從沒到過的地方,「路途遙遠,我已知不妙」。

拍攝進行至傍晚,西西沒有帶藥在身,血糖驟降,何福仁輾轉才從已打烊的小店弄來杯麵,給西西充饑。他直斥陳果到南生圍拍攝的安排,「這與西西沒有關係,更不能罔顧老作家的健康。」事後何向導演表達不滿,反而引來陳果生氣,責他「詐型」。

何福仁又說,陳果曾要求西西穿上長頸女子的毛熊衣服,遭她拒絕:「試想想,三十三、四度的八月炎夏,要一個七十四歲的病患長者穿上只餘小孔呼吸的毛衣毛頭在街上行走,簡直是謀殺。」他再次質疑,「大毛熊在這裏那裏行走,這是他在訪問中說的『魔幻』?」

何福仁的文章刊出後,引來文化界不少迴響。其中香港作家韓麗珠在 facebook 斥責導演忘記人性:

據說,電影是個苛刻的行業,而導演是從年輕時代就在那裡打滾了許多年,由副導演開始終於可以拍屬於自己的電影。在那之間,他經過了什麼,或許就是無數的忘記,忘記在拍攝棚裡每天無窮無盡的粗言咒罵、忘記尊嚴、忘記人和人之間最基本的情感和體諒、忘記對方和自己是一個人。因為只有忘記這些東西,才可以達致有效和快速,節省成本和時間。於是,他並沒有想起西西是個帶病的長者。

書屑 Copybook 的 facebook 專頁則引用西西《像我這樣的一個讀者》的文字,予以聲援:

我們需要好的藝術家,就像古老的日子所有的那些人,他們並不只顧賺錢,而重視優等的手藝。

— 西西《像我這樣的一個讀者》

專頁編輯稱自己曾在《我城》的拍攝現場出現過,目賭陳果怎樣無視西西。

我在紀錄片的拍攝現場出現過,目賭陳果怎樣無視西西,只顧自己「創作」。而我的一名朋友,當時在戲組工作,他被迫穿上鬼五馬六的服飾,以呈現那個「魔幻」的世界。

西西在那個她應是主角的場合被冷落,一個人在餐廳一旁,喝著紅豆冰,吃西多,冷眼看著這些荒謬事情發生。沒有尊重,視所有人為工具,湊合湊合就好,我討厭的不只是陳果這個人,而是我覺得在香港,陳果的態度似乎被奉為圭臬。

就連所謂的獨立導演,也是這德性。香港仔嘛,就該這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