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珊妮專輯回顧:「事後」,我們都哭了

2015/10/7 — 17:27

「殘酷的愛情,壓抑的慾望,放蕩的詩意,純情的渴盼,傷害是一種戒不掉的癮」。陳珊妮的《完美的呻吟》如是較易入口的飲品,那轉回味苦,或冒出以前「任性」、「散漫」之氣泡的《後來,我們都哭了》,便不是人人都可以接受到的黑啤。此令 Sandee 樂迷等待已久的專輯,一改前張比較直接的抒發方式,以更為開放、更為自由的創作想象力,試探著將人飄忽不定之情緒,或人深層的慾望、漫遊的意識,更好地靠著這變化多端的音樂,呈現出來。

有意不想重複自己的陳珊妮,在《完美的呻吟》之中儘管也寫了首「坦蕩蕩」的《呻吟》,但這張專輯的重點,還是圍繞著「愛」的主題而展開;到四年後的《後來,我們都哭了》,大家會察覺到她變得愈來愈大膽,通過關於「性」的強調,來反映出一種更頹靡的精神狀況。專輯《後來,我們都哭了》,包含著「激情釋放」與「感傷壓抑」的對立統一,而新加入到陳珊妮音樂裡頭的李雨寰,又以他多年養成的音樂品味,以及擅長把輕快節奏、電子和古典元素融入到自己作品中的做法,令人更能從音樂上「聆聽」到,專輯內的這微妙的辯證關係。

頗像一部情色電影的《後來,我們都哭了》,由俱有熱帶情調的《風景好》開始,率先帶你去到盛夏中的海邊,其晴空萬里般的音樂,有著不焦急之閒情,也有著挑逗人之熱情;到風琴參與的《你興奮了嗎?》,繼續醞釀氣氛,那如花一樣盛開的編曲,引誘著你將矜持放下。溫柔的《醉人的詩意》,被加入了微熱的電結他「加溫」,徐千秀這樣的處理安排,既是為下首來個暖身,亦可能詮釋著人喝過幾杯之後,那在隱蔽裡的野性正蠢蠢欲動著。

廣告

寫給謝霆鋒的《尼可拉斯》(它很容易令人想起其愛人王菲的《螢火蟲》),標誌著「前戲」的結束;而陳珊妮用上謝霆鋒剛出道時的不羈口吻,和「模仿」他常帶的暗黑音樂風格,進行了一次俱神化色彩的表白。之後富有動感的《鏡子》,與像「我」鏡子般的「你」跳著恰恰舞步(又接回了《風景好》的拉丁熱情),再之後的《驗傷》、《野火》、《小灰塵》,更正式進入「戲劇的精彩部分」,暗示著 SM 的瘋狂或明示了令人面紅耳赤的做愛過程。

陳珊妮的上張作品(《完美的呻吟》),唱到了如張愛玲對胡蘭成所講的「愛到深處是卑微」,而這自虐的傾向,也於《後來,我們都哭了》內的這「精彩段落」中,再次被「淋漓盡致」地表現了出來。聽徐千秀編曲的《驗傷》,帶著讓你不得不緊跟前進的壓迫感;而《鏡子》的身份混淆,又是自虐症病人常會有的精神分裂症狀。陰沉的《野火》,利用 Trip-Hop 的迷幻氣息(還有如 SM 過程痛苦呻吟的刮盤聲效),營造出神秘兮兮、引入遐想的曖昧場景;《小灰塵》混有印度/阿拉伯風情的編曲,又被鋪上了一層面紗,並於俱淺層麻醉性的音樂中,給你渾然忘我、欲仙欲死的性愛感受。

廣告

陳珊妮的《後來,我們都哭了》,可以理解為「事後,我們都哭了」,那首很多人都聽過的《情歌》,其實就是有關做愛後失落、感傷的作品。李雨寰編曲的《情歌》,結合了電音的修飾與古典的韻味(但我覺得畫蛇添足的電音破壞了歌曲之氣氛),這在 Sandee 的下一張唱片中(例如《離別曲》內),得到進一步的發揚。專輯《後來,我們都哭了》,藉由《我們》光怪陸離的音樂,反照出社會的怪異和瘋狂,而現代人為了逃避這扭曲、殘酷的真實世界,唯有在「自虐」裡頭尋求「安慰」,卻於一時的激情過後,被傷得更深,且永遠也不能用此總有「極限」的性愛快感,來填補那無限的寂寞與空虛。

 

首選:驗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