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珊妮《完美的呻吟》,模糊的流行與獨立之界線

2015/9/15 — 16:10

陳珊妮《完美的呻吟》專輯

陳珊妮《完美的呻吟》專輯

1994年,陳珊妮推出了《華盛頓砍倒櫻桃樹》,也順手砍倒了,一些扎根已深的,要圓滑、要討好大眾的音樂工業規則。頗似獨行女俠般的 Sandee,就這樣按照自己的一套做法,毫不理睬俗世眼光地行下去;而於2000年面世的《完美的呻吟》,既成為了陳珊妮走向電子流行的一個轉折點,亦是她從早期(「友善的狗」時期)到成熟階段(魔岩)的一張代表之作。

《完美的呻吟》十首歌雖然全是有關情愛的題材,但包含著「愛」的不同面向——一個迷上了別人的女生之很純粹感受,或寧願相信完美的謊言,沉醉於愛情虛幻裡的「自虐性」,都被寫進這專輯之中。內容看似是「深度不夠」的《完美的呻吟》,注重著製作的細節,演繹上的「調控」,它的魅力源自詞曲編的相互搭配,或者是音樂氣氛的鋪陳,像描寫簡單的《電車上的情侶》,就是那夢一樣的虛幻聲效,和法式浪漫般的間奏,亦已經能超越詞語之表達,呈現出令人心動的甜蜜情境。

而負責此碟編曲的 Minimal,其成員之一,正是陳珊妮上張專輯的錄音師,也是即將和她組成「拜金小姐」的李端嫻。他們的參與,讓《完美的呻吟》閃爍出更多電音的光彩,也為內裡的音樂增添了豐富性或層次感;加上結他手徐千秀的才華施展,和其「開竅」的音樂追求(起碼他不會盲目地亂飆手中「利器」,而是能看準時機才再下重力道),令這專輯不單顯得氣味獨特不俗,更能將電子音樂的「軟」和結他、搖滾的「硬」,有機地結合了起來。

廣告

「軟硬兼施」的《完美的呻吟》,收錄了柔潤、縹緲,且從氛圍音樂中汲取養分的《緩慢》,也收錄了鮮活(電音)有力(Band Sound)的《完美》,以及快速碎拍(Breakbeat)鼓擊的《呻吟》(專輯之名字正是取自於這兩首)。它們的風格轉換變化,切合了主題「愛」有時可以是表現得較為冷靜(《6 月 29 日》)、柔情(《電車上的情侶》)、被藏在心裡;但有時卻表現得較為瘋狂、激情(《呻吟》)、或難以去抑制。專輯《完美的呻吟》,其實從它的名字之中,已經透露了陳珊妮大膽、開放、甚至不介意自己被愛人糟蹋的情愛態度,而《完美》開始時 loop 著的音效,又在一種「眩暈」之感的營造下,「點睛」般地點出了人被愛所迷、不能自拔的一個專輯重點。
喜歡我行我素的陳珊妮,於這張《完美的呻吟》之中,進一步模糊了流行與獨立的界線,甚至某些歌曲,做得比一般的流行作品,還更加地流暢、動聽。其中頗受樂迷歡迎的《幻覺》,不但俱有很強的旋律性,而且 Minimal 精彩紛呈的編曲烘托,又有升華情感的作用,加之 Sandee 把握得當的演繹,既深情纏綿,也留有餘韻(注意後面「我明明看見你走向我」的一段),這些都是《幻覺》能「跑出」的關鍵,亦是專輯內,能令我留下美好印象的幾個重要之優點(旋律、編曲和演唱)。

陳珊妮的《完美的呻吟》,雖然仍有著她標誌性的獨立姿態(如向台灣搖滾先驅薛岳致敬的《你在煩惱些什麼呢?親愛的》),可並沒有去刻意再強化這種姿態;而此唱片的進步、突破,於表現在其製作、企劃上更加成熟,或有更多亮點的編曲之外,還在於整個創作「意識」上的改變!Sandee通過表面那貼近主流、商業的音樂形態(情歌題材、較 Easy Listening 的旋律),又跟 Minimal、徐千秀一起,打碎了流行歌曲常有的桎梏(聽副歌豁然開朗、容易上口的《紅眼睛》,卻於主歌和 outro 部分,糅合了 Post-rock 般的氛圍渲染),這就有點像舉著「流行」的旗幟,來反流行,陳珊妮確實為當時輕視編曲,且音樂「同質化」愈來愈嚴重的華語樂壇,帶來了使人振奮的驚喜。

廣告

首選:幻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