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詠謙也「阻擋」不了 Eason 復元的《L.O.V.E.》

2018/12/24 — 11:11

陳奕迅 Facebook 圖片

陳奕迅 Facebook 圖片

陳奕迅與其演唱會樂隊合作出專輯並非是第一次,早在2009年,Eason就已經跟"Moving On Stage"巡演的樂隊成員一起推出過《H³M》;而經歷了一波三折後才能發行的《L.O.V.E.》,是他與2010年就開始的DUO巡演之音樂團隊共同誕下的產物,兩張專輯都是吸納了多種音樂元素,但又呈現較為懷舊之風格,且它們的最後一首歌曲,都是交回給Eason自己,負責作曲。

從《L.O.V.E.》的碟名,便已經知道它並沒有什麼具體的概念、精心的策劃,或不「工於心計」,專輯只是The DUO band成員的創作集結,重點在於紀念之目的,顯得比較地自由隨性。在歡快的、強調節奏律動的、也令人想起了《謝謝儂》的《破壞王》內,便已體現出專輯的這種自high之精神。但儘管如此,為了解決碟中散亂的曲風所造成的銜接問題,專輯仍是特意被幾段Interlude劃分為四個部分,可本人卻覺得風格相差太大的《破壞王》與《海裡睡人》,不應擺於一起(監製王雙駿作曲的《破壞王》被放在開頭之位置,應是出於leader角色「處在前面」的考量);而那帶起全碟高潮的《敬菸》,則比較適合放在第二part的結尾,作為此幕的壓軸曲目。

廣告

由盧凱彤作詞和參與作曲的《海裡睡人》,如單純簡潔、概括提煉、或具詩意之聯想的工筆畫,且在節拍上有較特別之變化,能為這樣清雅的作品,帶來一點異色。副歌有些像林憶蓮《沒結果》的《漸漸》,其編曲是循序漸進地將音樂情緒的「水位」推高、後勁頗為之強大,而Eason在演繹上,也是漸漸地釋放了翻滾著的情感,與歌詞所寫的想「逃避」或表面上的麻木,形成反差,展現出了因這掙扎所產生的痛苦。

廣告

具滄桑感的《敬菸》,於一開始便帶來了西部電影內的荒野般場景;而它中後段火力的加大、和音的加疊,有著昂揚之氣勢,是一首能振奮人之歌。較輕鬆的《蠢》(由「在草地上」作曲),又沾上了像80年代《愛是這樣甜》般的清新氣息,尤其是它放在仍有點匠氣的《敬菸》後面,對比更是明顯。恭碩良作曲的《瘋狂的朋友》,也是不載上什麼包袱,歌曲說起來未必有什麼很突出的地方,但再一次傳達了Eason & The DUO band的那種無所謂的玩樂態度,適合給聽眾繼續放鬆之用。

受到很多人歡迎的《龍舌蘭》,音樂深沉濃郁如《一絲不掛》的前段,亦帶有種過往(二十至三十年前)廣東歌的風格(Eason曾解畫說,這類廣東歌風格,其實源自西班牙音樂),顯得懷舊或老氣;而應該沒有出過軌的Eason,在《龍舌蘭》的演繹中,情感絲絲入扣、代入感強,唱出了那禁忌之愛的傷痛,像宿醉後的難受一樣難以消除、反復纏繞。甜蜜窩心的《我們萬歲》,讚頌了愛情是能夠經得起時間考驗,一對情人到老仍可以不離不棄;但都是上述過的那個問題,於悲劇性的《龍舌蘭》之後,沒有過渡地接上了情緒落差如此之大的《我們萬歲》,確實是比較「跳躍」。

新專輯到最後的第四部分,重點放在了Eason & The DUO band之間的情誼,以及他們曾一起經歷過的回憶中。歌名對應Eason經典《與我常在》的《與你常在》,當Intro一響起,便立刻令人想起了《Happy Together》,而這也可能是The DUO band有意地嫁接,以表達他們和Eason共處時的快樂。至於捲入抄歌疑雲的《可一可再》,在開頭段落真的與《1월부터 6월까지》頗為相似,但它們之後旋律的走向或音樂的Movement,就有所不同;而我更傾向相信這次事件更有可能是出於巧合,畢竟類似《可一可再》頭五粒音的hook(此五粒音正是《可一可再》的旋律繼續「發展」的「源泉」),也是很常聽到(最新例子是王嘉儀的《深淵》)。然而若不計較《可一可再》有否抄襲的疑問,它於《與你常在》的鋪墊後出現,能更讓人產生臨別或回味過往的感觸,特別是盧凱彤的突然離世、大家對她的不捨,更為這首歌,賦予了另一重的意義。

本身屬於DUO和音成員的陳詠謙,這次「順理成章」地包辦了專輯絕大部分的歌詞創作,但他有時莫名其妙、或者可能是為了「啱音」所填上去的歌詞(例如《破壞王》中的「理智定野蠻 看看每個元旦」),很容易便會令聽眾「出戲」。然而這位專輯內的「破壞王」,其最大問題是,沒能夠寫出可以擊中筆者心靈的詞作或所謂的「金句」;《瘋狂的朋友》幾乎整篇都是毫不有趣的句子,或無聊的故事;《龍舌蘭》跟題材相近的《無人之境》比起來,便知道差距所在;《漸漸》的第一句——「在夜晚 說早晨」(反映已分開的二人處在不同時區),可能是全首寫得最好的其中一句;而The DUO band年齡最大那位(蘇德華)與最小那位(陳詠謙)合作曲詞的《敬菸》,談及了傳承,也涉及了近年社會突出的世代矛盾、世代之爭的問題,其題材、角度本來不錯,但歌詞從「不敬你」到「反敬你」的轉變突然,整首也寫得比較粗疏,顯出了陳詠謙在「執行」上、或表達自己的構想方面,的確還有很多改進的空間。

現場感強烈的《L.O.V.E.》,由開始至結尾就像一場小型的演唱會,內容豐滿;而它的音樂或編曲上,雖然沒有什麼新鮮的元素,但勝在穩打穩扎、樂手內功深厚,某些地方還有著較特別的安排,令作品的表情更為生動。「坐擁」香港一流幕後團隊資源的Eason,最重要是能跟The DUO band培養出默契、擦出火花,且於他們的帶動之下,Eason仿似變回了生猛的老虎、狀態頗佳,並與仍適合他的音樂一起,拍下了能讓樂迷期望可一可再的合照[1]

首選:漸漸、蠢
評分:7.6/10

註1 :這裡拍照的意象,除了呼應專輯封套和《可一可再》的歌詞,也呼應了本人09年所寫的《H³M》樂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