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鴻宇的音樂,不只是經過

2016/4/26 — 17:04

廠牌:獨立發行
發行日期:2016-03-01
評分:8.0/10

大陸民謠圈近幾年風風火火,卻良莠不齊,「嘩眾取寵」的不時會有,能走紅、能成功的並非一定很優秀。民謠音樂的「低門檻」,令人較輕鬆地便踩進去,可要將它「玩」出一定的高度和深度,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出生於內蒙古額爾古納的陳鴻宇,形象儒雅、氣度溫文,他以他那如其本人氣質的作品,在燈火正熱、連民謠圈都「浮躁」起來的當下,找回了一些曾流失掉的美好。

廣告

陳鴻宇的個人首張專輯,用詞來作串連,歌曲的歌詞之內,卻隱藏著下一首,或者是前一首的歌名(如《途中》串連了《早春的樹》,《理想三旬》串連了《濃煙下》,到《濃煙下》則串連了《霓虹深處》),而跟陳鴻宇合作無間的唐映楓,早慧又將鴻宇的創作帶得更遠,藉著含蘊詩意般優美的歌詞,傳達了他們情緒上的感性,以及有關近而立之年的省思。陳鴻宇的《濃煙下的詩歌電台》,不時出現「漂泊」的意象,在《途中》溫柔且俱氣韻的音樂下,讓人聯想到了「空曠」或「蒼茫」之景,這「蒼茫」又如人生的寫照,沿途會常遇到枯寂和恓惶,他「經戈壁,過斷橋」,選擇了一條曲折、多彎的路,也和唐映楓「迂迴地」熬文煮字的詞風,形成了某種對應的關係。

很多人偏愛的《理想三旬》,被染上一些傷愁惆悵,又於副歌處,帶著被歲月磨洗後的了然,且陳鴻宇那「低壓」的歌聲,有著沉穩的感覺,他唱出了對理想與現實間,會存在巨大缺口的自知;當燦爛的青春將逝,人從激情的夢中醒來,只會陷入到單調的生活裡頭和逐漸令自己變得不再敏感,《來信》簡單的結他伴奏,好比平靜的目光,在打量、旁觀沉悶的日常,或是「行尸走肉」者的憔悴背影,一朵飄落在水上的花,僅剩下殘餘的花瓣,《來信》與《理想三旬》等歌曲,都瀰漫著無奈的情緒,而這,正正是不少聽眾們的共鳴之所在。

廣告

再聽陳鴻宇的《你只是經過》,散發出微醺醉意,又於詞曲編唱,和混音之中,呈現了都市人難逃避的寂寞和倦怠,一段感情悄悄地結束,這歌選擇了冷靜、淡然之處理,沒起太多波瀾,而唐映楓簡略的描寫,只以三言兩語、跌宕短句,就交代了戀情從萌發、熱戀、到分手的過程(經過/小雪街燈取暖/途經過癡纏;經過/玫瑰霧色晚餐/去不到晚安)。於這不斷地逼著人向前的社會,我們很難後退去尋原來的模樣,《霓虹深處》加速的節奏,配合世事、人情變遷的不斷快進,大家都如飛蛾一樣,只想活在霓虹的光裡,不敢面對深處的黑暗,但頹靡的《濃煙下》卻揭穿抒情的虛偽,來到了蟲蛀著的世界;它低保真般的獨白錄音,顯出了爭奇鬥艷之社會包裝背後,某種真實的蒼白,到outro中嘗試的後搖風格,仿佛帶上空靈又沉重的氣息,有著凋萎後再能夠重生的想象。

人生較顛簸歷程裡之感悟,存於陳鴻宇的音樂作品中,他那優美的旋律創作,跟唐映楓氣度與風格兼顧的詞,除了有表面上的美感,還俱寶貴的真魂在。專輯《濃煙下的詩歌電台》,沉澱出經得起琢磨的底蘊和氣質,它點起了帶著暖意、慰藉的民謠燈火,不只是經過,而是在迷茫地站於人生月台上的我之耳邊,停留了下來。

首選:理想三旬、你只是經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