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集結農民意識與歷史化傾向 中國搖滾專輯推薦

2016/3/11 — 14:22

(圖片來源:indievox)

(圖片來源:indievox)

【文:iNDIEVOX】

來自西方的搖滾樂,本來就有做為反傳統工具、反主流意識、反商業體制以及反霸權的意義,在 70 年代的香港和台灣影響下,中國也出現了屬於自己的搖滾樂,反映自身對於現代工業文化的批判,並且展現對傳統和民俗文化的吸收。

中國搖滾可以感受到一種連接過去和未來的紐帶。農民意識問題在中國遠遠不是理論上的解釋可以囊括,古老歷史中的瞬間輝煌,在千百年後成為了中國搖滾的精神源泉,在反骨而聞名的搖滾樂中以潛意識溝通;而反現代性或對傳統的回溯,也都找到各自的根源。中國搖滾的「歷史化傾向」和「農民感覺」,是一種對現代工業生活和流行文明的反叛,帶有極強的理想主義色彩,期望在理想中重現精神家園。

廣告

如同大唐時期的開放,多民族雜處的文化活力,iNDIEVOX 精選中國搖滾的音樂力量,除了引介與分享,也希望能與台灣獨立音樂圈相互參照。其中除了收錄獨立樂迷耳熟能詳的宋冬野、萬能青年旅店、馬頔、李志......等,還有很多值得一探究竟的音樂人。想聽更多令人驚豔的中國搖滾?請見 iNDIEVOX 「中國搖滾力」

「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 謝天笑

廣告

被譽為「中國搖滾新教父」、「現場之王」的謝天笑,繼承自 Nirvana、Skid Row 與 GRUNGE 風潮,他瘋狂又霸氣的表演總是能撼動心靈。謝天笑認為「古箏像流水,搖滾像石頭,古箏與搖滾的相融就是獨特與桀驁的混血」,所以他的音樂像是西方現代文明與中國古老哲學思想的結合體,將古箏、弦樂、雷鬼等元素揉雜進音樂,看似多元拼貼,但其實簡潔乾脆,反對過多的矯飾和形而上學的混亂,以恣意妄為卻又精準的姿態,搭配洗練的歌詞,席捲每一個需要力量的心靈。

「綺羅叢裡最妖嬈」- 二手玫瑰

曾於 2013 年高雄大彩虹音樂節來台演出的二手玫瑰,是梁龍於 1999 年建立的樂團。由於主唱梁龍在演出時繼承了中國曲藝的旦角表現方式,以「 四大名旦 」為榜樣,男扮女裝、濃妝豔抹、揮灑豪情,再加上流水板似的現場串詞和拿捏準確的一顰笑,被評價為「中國曲藝終於找到了現代化的道路」,也被稱為「中國最妖嬈的搖滾樂隊」。音樂特色是結合了東北二人轉,諧趣幽默、濃郁的東北風情鋪天蓋地,精細三碎的節奏,悠揚喜慶的嗩吶與鑼鼓,秧歌的盡情渲染,一種天天過節的氣氛,讓人欲罷不能。

「終剛強兮不可淩」- 痛仰樂隊

「簡單、純粹、有力量,透過音樂找一個口,把想法釋放。」全名為「痛苦的信仰」的痛仰樂隊,以一首〈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經主唱歇嘶力吼的煙嗓,釋放中國新世代瀕臨炸裂的壓抑。一路走來,痛仰從北京迷笛學校的憤青小夥子,到現今已是中國各大音樂季的壓軸大團,早年更與夜叉、扭曲的機器以及舌頭樂團一併被讚譽為是中國搖滾的「四大硬核」代表樂隊。代表的是被強大社會意識和社會問題所折磨、質問、卻始終不甘沉默的青年一代的聲音。這次痛仰首度在台發行歷年作品,絕對是想要一窺中國近年搖滾史發展的最佳入門管道。

「為人性僻耽佳句」- 梁奕源

「不有趣的音樂不做!」來自廣東的低調音樂人梁奕源,擁有乖僻的堅持,不好玩的音樂不玩,做出滿意的,就只想給朋友隨便聽聽,而這種風骨也反映在他的音樂中。不僅才高八斗,也是音樂、文學的意淫高手。早期唱著「我的爺爺被打成右派」的梁奕源還是徹頭徹尾的民謠憤青,但二十一世紀一到,梁奕源與時俱進已升級成「梁道長」,由民謠而入實驗,瘋狂沉溺於採樣拼貼的實驗音樂,甚至以吉他模擬古琴音效。不僅玩起老中醫的勾當,開了一劑《治療抑鬱症的偏方》拯救了不少精神空虛的耳朵,還再續善緣,傳播他暗自得意的音樂病毒《送陳道長出家》。善用無趣的結局、有趣的聯想,恣意的天馬行空,把一個下場很窘的道長、一個出家人飯後的發狂和頓悟、一個火車經過南岳衡山的故事...等等,發揮出驚人的音樂面貌!

「心遠地自偏」 - 腰樂隊

現代的中國青年在唱什麼?他們如何轉換酸澀的情愁?低調又經常心情不好的腰樂隊,娓娓完成他們甜膩黑暗又真誠無私的音樂。他們帶著屬於西南邊陲的焦慮驚惶和愛意,獨身於音樂圈外,沒有巡演、沒有迷笛、沒有參與音樂祭與大型活動,斷去名利雙收的慾望,只是寫了詩並唱出眼淚,這是一種情懷。腰樂隊表示,自己是一種生活狀態,一種直覺,在作品氣質上有不同程度的體現。他們為工人、底層的人民寫歌,然而似乎只有先鋒人士才聽他們,不適合時髦的耳朵。但他們不神秘,也不是怪胎,在看似優美的抒情中,折射出無法歸類但誠懇的光,也是抱持懷疑的觀察者,讓人聽了真的會「相見恨晚」。

「夢裡不知身是客」 - 沼澤

沼澤樂隊是第一支將古琴融入搖滾樂的樂隊,古琴與西方搖滾樂器的合璧與相互對話,既徹底又全面,讓全身心沉浸於悠遠意境,彷彿走進了元代孤冷的水墨畫。於極簡中,透著一種冰涼的寂寞與傷感,綿綿無盡,張力無限。不僅遊走於後搖、電音、實驗、英倫、民謠等多種曲風,情緒變化隨意自由,也在詩歌與音樂、現代舞的跨界合作中盡情發揮,甚至曾經演出時還取消舞台的配置,樂手散佈在觀眾群中進行演出,把音樂真正融進空間中。「沼澤」寓意了人的周遭自然,直到靈魂之居所——人們內心最深處的隱秘,既膠著凝滯,而又在暗裡流淌;既頹靡而又充滿鬱郁生機。

 

原刊於Blow吹音樂

Blow吹音樂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