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雜談《傘上:遍地開花》 發生的是雨傘不是佔中

2018/11/27 — 16:06

《傘上:遍地開花》預告片截圖

《傘上:遍地開花》預告片截圖

關於雨傘運動,我看過的兩齣紀錄片,都以民主派的骨幹作引線,展示他們在這場運動中的作用之餘,才突顯民眾的作為。我覺得在這場運動中,這有點脫離現實(當然,沒有主線或主角,情節很難貫穿起來)。

這是一場民眾自發的運動,傳說中的佔中並沒有發生。若有,在這一年(2014)的七月二日已成功爆發,民眾七月一日凌晨在遮打道堅守到七月二日早上八時,然後鬆手讓警察抬上車,被捕者511人。

廣告

《傘上:遍地開花》以陳健民為主線,是我看得唯一不舒服的地方,但由此帶出運動的總總細節,現場感很真很實,令人震動。影片有幾個關鍵細節捕捉得很好,如黃之鋒帶頭衝進政府廣場,由是啟動「佔中」;如所謂三子宣布佔中,民眾即行離場,長毛跪求大家留守;如有年輕人說佔中無用,要用更激方法衝擊當道,等等,都是這場運動令人深思的地方。

自然不能也不應抺殺三子在這場運動中的作用,「佔中」行動是他們最先提出的,也提供了公民抗命的理論框架,而且有反覆的討論和演練。這些,在七月二日已由民眾落實,完成了三子的「光榮任務」。

廣告

我自己的揣測,三子心目中的佔中是一場很「乾淨」的行動:在某一天,「佔領」了中環的某個地點,警察來驅趕,他們手挽手、背靠背,讓警察「暴力」清場,在給抬上警車之前,向四方鏡頭做一個V字手勢。但事情的發展全不是這樣,民眾九月二十六日上街抗議人大八三一議決,到九月二十八日警察發放催淚彈,一場運動就此展開。三子約定,以「去飲」為啟動佔中的「暗號」,二十八日晚,在群眾力勸下,一直猶豫的戴耀廷才高喊:我哋去飲啦。此語一出,即有人說是「騎劫」了民眾,立即有人離場(陳樞機後來的說法則是民眾騎劫了佔中)。

所謂「去飲」,正反映了三子的心態,去飲就是穿得身光頸靚,企企理理,高興來歡喜去。然而民眾佔領的,只是金鐘政府總部前的道路(後擴散到銅鑼灣和旺角),所以只是佔鐘、佔銅、佔旺,偏偏就沒有佔中這回事。整個行動中民眾保持克制(這在影片中清晰呈現),有人要「鳩衝」,也給其他民眾壓住。我的朋友老二,就每晚花了不少氣力勸人不要胡來(雖然後來和理非非也飽受批評)。

所以,其實並不需要有「殺君馬者道旁兒」的憂慮。運動過後,許多人都有一種無力感,覺得「甚麼也做不到」,老、中、青三代互不信任,九西補選民主派的失利,更反映民眾只顧眼前現實的心態(這自也無可厚非)。如果說失敗,恰恰在於雨傘不能發展成一場運動。這不應稱為 Umbrella Movement,而不過是 Umbrella Uprising 或 Umbrella Rebellion,雨傘起義,或雨傘叛亂。運動有其連續性和長遠作用(如五四運動),本來梁、游、姚、劉入立法局,是一個很好的延續,但隨著連串 DQ 行動,政府已徹徹底底的把這場運動 suppressed。

我們能做甚麼?似乎只能回到那句老話:做好自己。

(原文刊於作者  facebook,無題;現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