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離地與貼地之分?細看荀子批評孟子說 —性惡篇(二)

2018/11/16 — 8:41

荀子畫像(網絡圖片)

荀子畫像(網絡圖片)

【文:戈登@德尼思化】

荀子談性惡,孟子談性善,上文〈人性本惡?我們對「性惡論」的普遍誤解 — 讀荀子性惡篇(一)〉已經談過荀子之性、惡分論,荀子批評孟子的原因。現在我們來看荀子如何實際反駁孟子的理論,據非正式統計,荀子是罵孟子最多的儒家門人。

相對孟子,荀子自覺自己說得「現實」多了,因為孟子太離地了,除了少數人,凡人如你我根本無法達到。

廣告

荀子 性惡篇第二十三

孟子曰:「人之學者,其性善。」曰:是不然。是不及知人之性,而不察乎人之性偽之分者也。凡性者,天之就也,不可學,不可事。禮義者,聖人之所生也,人之所學而能,所事而成者也。不可學,不可事,而在人者,謂之性;可學而能,可事而成之在人者,謂之偽。是性偽之分也。

荀子批評孟子的論點是:「性」絕非「善」,因為在荀子眼中,「性」是「天之就也」,為生物本能,而人之可以為善,在於「偽」,即其異於禽獸的可能。

廣告

簡言之,荀孟對「性」的定義並不相同,情況就像台灣、大陸,「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各說各話罷了。

荀子全然否定了孟子對「性」的定義,提出更加符合自己理論的「性」之表述。

孟子

孟子

孟子曰:「今人之性善,將皆失喪其性故也。」曰:若是則過矣。今人之性,生而離其朴,離其資,必失而喪之。用此觀之,然則人之性惡明矣。所謂性善者,不離其朴而美之,不離其資而利之也。……故順情性則不辭讓矣,辭讓則悖於情性矣。用此觀之,人之性惡明矣,其善者僞也。

朴:本質。

資:資質。

孟子說:為什麼人類會有惡行呢?這是一種「非才之罪」,無關人「性」。孟子說的「性」主要針對善心的自覺,為惡只因人類失去道德自律。只有貼近「性」,「不離其朴而美之,不離其資而利之也」,順「性」自然會變得善良。

荀子的「性」強調順著這種本性必然走向「惡」果,「故順情性則不辭讓矣,辭讓則悖於情性矣」,本性並無道德判斷,後天教育才是致善的可能。

雖然都是各說各話,但重點在於,荀子再次強調孟子較少講及的後天學習。

孟子曰:「人之性善。」曰:是不然。凡古今天下之所謂善者,正理平治也;所謂惡者,偏險悖亂也。是善惡之分也已。今誠以人之性固正理平治邪?則有惡用聖王,惡用禮義哉?雖有聖王禮義,將曷加於正理平治也哉?今不然,人之性惡。……凡論者貴其有辨合,有符驗,故坐而言之,起而可設,張而可施行。今孟子曰「人之性善」,無辨合符驗,坐而言之,起而不可設,張而不可施行,豈不過甚矣哉!故性善則去聖王,息禮義矣;性惡則與聖王,貴禮義矣。

辨合:分析、辨證。

符驗:符合事實的驗證。

這一段很重要,如果說之前是各說各話的批評,至這段才是真正有力的反駁,明白了荀子為何對孟子理論不滿的原因。

荀子首先指出善惡之分:「凡古今天下之所謂善者,正理平治也;所謂惡者,偏險悖亂也。」如果在好的時代,行仁義的時代,這個世界是安定的。相反惡俗之世,自然動亂不安,危險到不得了。

荀子進一步批評,「惡用聖王,惡用禮義哉?」如果孟子說得沒錯,還要禮教法制做什麼呢?

「凡論者貴其有辨合,有符驗」,荀子最後總結孟子思想最大問題是,毫不實際,無法應用於世的理想。孟子之說,沒有任何經驗事實支持,無法由結果反推「性善」,只見順著人性本能的惡果。

正因如此,荀子才會覺得孟子太「離地」了,這個世界根本不是這樣運作!「坐而言之,起而不可設張,而不可施行」,這一套,行不通,只有空談。

荀子講「性惡」,因為他深知這一套能夠「坐而言之,起而可設張,而可施行」,唯有「貼地」講道理,才可以真正實踐,正是荀子講求「禮」的原因。

「豈不過甚矣哉!」就算講得再動聽,但卻無法達到,如此「離地」,又有什麼用呢?

———
回應:張文聰先生意見之商確

近日喜見拙文有所迴響,張文聰先生回應〈人性本惡?我們對「性惡論」的普遍誤解 — 讀荀子性惡篇(一)〉一文,而於荀子哲學義理之思考,尤於荀子之「性」非義理之性,實是與拙文相合。而因拙文以引介、普及之目標書寫,用詞或未致學術論文的嚴謹,若因此有所誤解,實非我之所願。

以下我嘗試解釋張文聰先生談及拙文三句句子之疑惑。一:文中提到「僅從荀子之為孔門弟子之歷史事實而肯定荀子之為理想主義者」,拙文確有提及荀子為孔門弟子,卻並非「僅從」,而是有從文本解釋荀子之義理。二:文中指出「如果沒有形式,內容即無法呈現,形式和內容本為一體兩面」之問題,拙文或未及詳細解釋,此乃站於一事物實存情境之說法,即聖人制定禮義法度,與其所欲表達之仁義倫理次序,在客觀可見的層面無法二分存在,相互依存。

三:張文聰先生附論之言,而一「似以名利態度觀歷代思想家之嫌」論斷拙文「作為傑出的思想家,往往會對前人的思想不太滿意,所以才會提出自己一套的哲學,才可自成一家,名留青史」。我認同此一「似」而談及附論所欲表達之道理,但拙文卻確無此「似」。此中,尤在附論提到「若人人對前人的思想都有主觀喜好上的不滿,而隨意『提出自己一套的哲學』,則豈非人人都是思想家?人人都可以『名留青史』?」,拙文提及之「傑出」、「思想家」實為句子之重要前設,縱觀中國思想史,能夠自成一家者豈是易事?又,其「不太滿意」,也非說是單純主觀喜好上的不滿,唯因句子點到即止,或未能盡其意思,致生誤解。

以上三點解釋,以澄清拙文以引介、普及書寫的未及之意,以供讀者存參考閱。

德尼思化:好手雲集,百家爭鳴,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