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難為了直女,看《偽裝夫婦》

2016/1/7 — 10:38

日劇《偽裝夫婦》在去年十月份開播時,《立場新聞》一位編輯特意向我推薦這套有關男同性戀者假結婚的劇集:

同樣年屆四十五歲的天海祐希和澤村一樹在大學時戀愛過,但男的突然終止這段感情,廿五年後在小區圖書館工作的天海一天再遇上任幼稚園代校長的澤村,澤村才解釋當年他不辭而別是因為自己是同性戀者,還是接受不了與異性談戀愛,但現時他母親患癌剩下六個月壽命,所以苦苦央求天海和他假結婚,好讓他母親臨終前能完多年心願,這樣的大橋完全新意欠奉,劇本亦沒添上甚麼驚喜,如果要取得收視,只能靠兩個主角的魅力,如果有的話,撑下去了。

當年一場死因不明的戀愛令天海祐希打擊至大,自此性情變得孤僻,把感情收埋,多年每天穿著同一款式有如校服般的衣服(當然只得黑白兩色),梳同一髮型,過著刻板枯燥的生活,平日總是裝出客氣,說話有禮貌的模樣,掛上一個「女王式的輕笑」,完全令人無法接觸到她的內心世界,而每次出外亦例必戴上耳筒聽音樂封鎖他人,就是說她穿起全套保護罩免得自己再受傷害。日劇,特別是喜劇,很多時演員都用很 stylized 的表現方式,像松嶋菜菜子在《家政婦三田》中由頭到尾無表情就是一例,今次天海祐希不例外,無論造型、表情、唸對白都像只此一次特為此劇度身訂造。片頭字幕她是被困在一大塊冰內,每集被男主角融化些少,一如所料,在劇中她的冰冷最終亦被男主角融化。

廣告

日劇每季都推出好幾十套,題材早已無孔不入,社會每一角落都差不多被翻了出來,但涉及同性戀題材卻出奇地少,「一般」的劇偶然出現男同性戀角色,即使未至於人妖,絕多都乸形十足(像《深夜烘焙坊》),如果想從《偽裝夫婦》看到現時日本社會男同性戀的風貌和生活方式就必然失望,劇情沒有交待男主角過去二十五年是怎樣活下來,他的社交圈子如何,也沒見到他有任何朋友,只知道「婚後」他暗戀一個做搬運的小鮮肉,澤村一樹一直都是日劇二三線小生,他今回的表現也不錯,我曾寫過演同性戀其實甚有難度,總不能不留一絲 “gay” 的線索,但如果甚麼不留確有欺場之嫌,而佈滿地雷則又太誇張,說到底怎都要有商業計算,必定要塑造一個討人喜歡的同性戀者,觀眾才會一集一集追下去,澤村一樹今次把持進退有度,單是孭住個袋已很 gay,加上「天真瀾漫」、「乍驚乍喜」的表情,些微「妹妹」味又不失 charming,要一個四十五歲的男演員來演又完全不覺肉麻,今次是險中取勝了。

劇情發展下去,天海祐希醒覺自己仍是深愛著澤村一樹,這樣偽裝下去她忍受不了,加上澤村終於向原來是詐病的母親及他工作的幼稚園出櫃,她決定結束這段「形婚」關係。

廣告

不知是否還有兩集要拖,忽然又加條尾巴扯到二人相約一年後再見 (不明白會有那麼多日劇男女主角總愛約定若干年後在同一日子同一地點再見)。此劇的一年後雙方都找到了另一半,澤村和他暗戀的搬運工人在一起,天海竟做了一個小女孩的「父親」,和女孩的單親母親組織了一個三人家庭!大贏家自然是男方,傳說中「直男可以被拗孿」——萬千同性戀者的夢想,在此劇得到「証實」,相反明明直的天海祐希竟好像因為她很疼愛那個小女孩,經不起兩母女哀求(可能她也沒有別的選擇),居然就做了老豆,而且還準備舉行一家三口婚禮。

到了最後,男女主角發覺原來大家都仍互相深愛對方,結果各自撇下身邊另一半,再次結婚。

我不知這樣的婚姻真的可行嗎?我可以理解澤村一樹十分珍惜他和天海祐希的感情,很樂意和她保持好友關係,甚至一起生活,但此劇說服不到我他竟願意以婚約捆綁二人來個長相廝守,更不明白好端端怎捨得放棄身邊那個有如天賜的「直男」!他和男伴在一起不是更自然的選擇,更順「天意」和自己的天性嗎?至於女的一方,她的愛絕對是異性戀的心態吧,明知一段冇性婚姻也無悔闖入無疑是她甘心情願,但漫長一生怎樣守下去?男方遲早必然有婚外情,洗米嫂出動些噴血相怎都還有一線可能與小三小四爭寵,而作為同性戀者妻子,先天已冇得揮,不幸萬一有一次半次造愛成功情况就更慘更複雜。或許「形婚」是有現實基礎,對男方來說,有一個深愛又能明白自己的女性在身邊並無損失,但我完全不理解一個女性為何會作出如此徒令自己痛苦的選擇?

我總覺得起碼在日劇範疇,對同性戀的描繪是可以去到幾天真幼稚,甚至好像有組織地刻意隱瞞歪曲同性戀的心理和生活狀況,在一般觀眾前製造假像,《偽裝夫婦》就是將同性戀還原到最表面,純粹是一種性取向,像劇中那個年輕單親媽媽就說因為家暴,令她無法再接受男人,改而向女主角示愛,這個「成基」原因我不敢說沒有可能,但未免是一個過份簡化的解釋了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