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on.fb.me/1Bx152y

2015/1/18 - 19:29

疑似雷競斌新作《雨傘之殤》害死香港

雨傘運動後結束不久,書店便開始出現紀錄與整理運動成果的書。我手上也有一本區家麟的≪傘聚≫(天窗出版社)。自不待言那是一部好書。封面封底卻沒說甚麼對雨傘運動進行「客觀分析」,頂多只有一句「記錄香港抗命時代的開端」。

反而最近另一本叫《雨傘之殤:冷眼看佔中》的,卻自稱是「客觀分析『佔中』的作品」。客觀分析,能否做到是一回事,最少方向正確,不錯。再看書背,劈頭第一句便是:「佔中與反佔中雙方較量的真正操盤手是華盛頓和北京」。

瞬間一盤冷水澆下來,「客觀」真係難聽過粗口。

廣告

此書作者名叫「唐文」──也就是前 ATV 高層,弄出 ATV 焦點抹黑學民思潮事件,收四萬二千個投訴的雷競斌筆名。此作是否由他所寫,不得而知。出版社叫「美加出版有限公司」,英文名 Apex Regent Publishing Limited。最早註冊於 2004 年 4 月 19 日,起初叫「美嘉有限公司」,同年 6 月 11 日改名至今。這家公司出版「客觀」書不是第一次,去年五月就有「邵剛」出版的≪我的青春我的六四:六四真相訪談錄≫。給出版社一個「冷讚」:它最少曾經在 facebook 上承認,「這本書當然是站在中共的立場來看六四事件」。

除此以外該出版社的出品,還有「鄭義」著的≪吾國與吾民新編≫(2013 年 3月)、≪我們的驕傲─中國金牌英雄榜(摘金珍藏本)≫(2008 年 8 月)等。當然,都是「站在中共立場」的書。

我必須不厭其煩地把它們羅列出來,以正視聽,是因為我還想拯救「客觀」這個字。共產黨這些年來已經把不少正面詞語毀掉,例如「和諧」在十年前還是好事。一家人相處和諧,音樂聽起來和諧,有甚麼不好呢?現在竟變成「河蟹」,變成貶義詞了。「文明」也是,本來無甚麼不妥,「文明古國」,歷史書都有教。只是如今想到那些掛滿一街的「文明乘車」、「文明購物」,就教我頭痛不已。都是維穩的借口。已經不是第一次,共產黨把許多不同正面字眼曲解為他們的觀點他們的話,以收維穩之效。這種風氣近年也吹到香港,代價就是如今香港人愈來愈覺得「客觀」=「維穩」=「親共」。於是只有「主觀」才是反抗共產政權的唯一途徑。人人主觀才是王道,講客觀就是鬼。難道不悲哀?社會怎會不撕裂。

造成這種撕裂的,就是共產黨。

望見一本又一本好像《雨傘之殤》那樣的書推出,一篇又一篇「共產式客觀」的文章散佈網路,混淆視聽,其實很累。你不理它,它就會向較少接觸政治的一群發揮影響力,令人誤信為真。你理它,又理得它幾篇幾本?今日踢爆《雨傘之殤》,明日又踢幼稚園老師話「沒有香港人」,後日又踢乜乜乜,踢到腳軟,正事又無時間做。你不去踢?就中了共產黨的陰謀。共產黨最叻就是人多。你的文章無論多有道理也無所謂,反正他們就用一千篇無道理的文章來淹沒你。這是意識型態的人海戰術。共產黨最叻。

這是一場消耗戰,不過我們還是要頂住。無論對方有幾千本《雨傘之殤》、幾萬個方法去操控香港人的意識型態,我們作為香港人,還是要講求理性思考。盡可能聽幾家之言再作判斷;能夠自己親自看的事,儘量親自看;花時間自己思索;多作批判思考;建立屬於個人的論述。傘後的香港將會是一條木人巷,更多類似的偽客觀論述將會出現,但只要我們不放棄,我們就能捱過這場試練。這樣,共產黨就不能夠把香港精神打敗,反而會造就一代抱持清晰思維,敢於反抗,精神力量強大的香港人。

看我們的學生。這一代香港人,已經開始出現。

對,這是一條疲累而難走的路,但我們肩並肩,頂住;我們一本一本,擊破偽客觀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