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電影主題曲《檳城艷》傳奇

2016/10/4 — 9:59

上世紀八十年代,無疑是香港流行文化的黃金期,但這個時候的港產流行文化,有時卻頗貶低五六十年代的港產流行文化,想起都有點可悲,正是: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1954 年面世的電影《檳城艷》的同名主題曲可說是這樣的受害者之一,到了八十年代後期,已常被視為「土」或「娘」。

其實,即使是八十年代時對港台流行曲幾乎有彈無讚的樂評人梁寶耳,對《檳城艷》一曲卻頗見好評。

廣告

1989 年 12 月 12 日,《檳城艷》的曲詞作者王粵生逝世,藝評人李健之(另有筆名黎鍵)於同月二十三日在《信報》「藝語」專欄為文悼念,四日後,梁寶耳在其《信報》「新樂經」專欄亦因讀了李健之的悼文而為文悼念,文章標題是「由王粵生粵曲大師逝世想起」。

梁氏在文章提到:「第一次與王粵生相見是在電台播音室,王粵生之名確是如雷貫耳,王大師對筆者亦是久聞其名,兩位互相聞名之樂人結識,真正有『久仰』之感受。」然後說到:「筆者最感興趣之一個問題是關於當年由紅伶芳艷芬所唱之《檳城艷》一曲,筆者認為此曲令芳艷芬紅上加紅,結構屬西洋式,但內容感情豐富,是出於有天才作曲家之手筆。尤其中段由短音階轉回長音階之一句屬於神來之筆,王粵生聽到筆者特別稱讚此曲,承認寫過不少作品,可惜當時未有版權法保障,更加談不到有版稅可收,於是雖然是粵劇界最有創作之才之老前輩,更是不少紅伶之『師父』,一家大小仍只住在徙置區,令筆者感慨萬分……」

廣告

於筆者眼中,《檳城艷》乃是非常超時代的粵語流行曲作品。尤其是曲中採用 AABA 的標準流行曲式,又採用西方音樂十分常見的同名大小調轉調的方式(即上面梁寶耳提到的短音階與長音階的互轉),是最見超時代之處。環顧五六十年代,原創粵語流行曲,數量上是達到三位數字的,而採用AABA標準流行曲式的原創歌亦數逾半百,然而採用同名大小調轉調,則僅有《檳城艷》這一首而已。

反而是王粵生自己早在別的作品中用過這種轉調手法,但那是用於粵曲小曲味較濃重的《銀塘吐艷》(又名《荷花香》),可說不算是流行曲,後來有流行歌手唱已是另一回事。

不管《檳城艷》在八十年代如何被某些港產流行文化低貶。但巨星如鄧麗君、梅艷芳都曾灌唱過,說明此曲實有其重要的地位與價值。

說起來,《檳城艷》之首次公開演唱,便已經很是不平凡!

話說 1954 年 2 月 2 日,農曆癸巳年大除夕,澳門綠邨電台組織了一個特備節目,並在香港幾份大報章刊登廣告:

從廣告中可以見到,這大除夕特備節目真是紅伶雲集,各唱拿手粵曲,又有尹自重的高足,幸運唱片公司的音樂主任林國楷梵鈴獨奏《小桃紅》和《依稀》。然而唯獨是打頭陣的卻是由芳艷芬獨唱完全流行曲風味的《檳城艷》,現在的我們看來,這真是極其異類!

耐人尋味的是,同台的紅伶,事先知不知《檳城艷》是如此異類的呢?又會不會因為唱的是芳艷芬,即使事先知道是異類,還是由她唱?

相信,這是《檳城艷》一曲的「全球首演」!算算距離同名電影作首輪公映的日期,足足有一個多月。可見芳艷芬應是很懂宣傳之道。能趁這個難得的場合先把電影主題曲作「全球首演」。

講宣傳,《檳城艷》還有另一奇招!影片作首輪公映(首映於 1954 年 3 月 11 日)之時,竟然向觀眾送唱片!在港產電影史上,還幾曾有見?

我們來看看刊於 1954 年 3 月 11 日《華僑日報》的《檳城艷》首映之日的全版廣告(見文首圖)。廣告內有一段文字謂:「觀眾注意:本片主題曲《檳城艷》,業經幸運唱片公司錄成唱片,於本片公映時,每院每場贈送一隻。附贈芳艷芬小姐十寸簽名照片乙幀。贈送辦法,各院均有詳細說明。」看電影有唱片送,真是別開生面。

但其實贈送的具體方法是怎樣的呢?

這個問題,我們這些現代人,得要找到《檳城艷》唱片推出的廣告才能知道答案。

這唱片廣告在 1954 年 3 月 24 日開始見刊:

廣告上方乃是提醒觀眾領獎的附屬廣告,從中可略知抽獎的方式,而相信最使觀眾雀躍的是由芳艷芬親自主持贈獎!

寫到這處,文章應可完了。不過,筆者又發現,幸運公司這批在三月廿四日「即日上市」的第三期七十八轉唱片,頗得香港電台配合。從《華僑日報》刊登的 1954 年 3 月 28 日星期日的香港電台節目表的截圖(見圖四)之中,可見是日下午兩點至四點是「最新粵曲唱片」的播放時段。

這長兩小時的播放時段,播的其實就是幸運唱片第三期的全部出品,但可憐芳艷芬唱的《檳城艷》主題曲及插曲《懷舊》,是當成粵曲播放。莫非癸巳大除夕那一回,《檳城艷》真是當粵曲唱?此亦反映在那個年代,粵曲小曲與粵語流行曲有時真是混淆不清。筆者還發現,在其後的四月廿五日星期日,同是下午二時至四時的時段,香港電台又幾乎把第三期的幸運唱片公司出品全播一遍,當然,亦依然把《檳城艷》主題曲及插曲《懷舊》當成粵曲播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