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電影頒獎禮,應該講呢啲?!

2015/4/20 — 17:38

獲頒最佳原創歌曲獎後,Common在後台表示,他與John Legend都覺得自己有責任,利用奧斯卡頒獎台傳遞訊息,強調《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描述50年前爭取平等權利的抗爭,今日仍在繼續著:「得到幾多,就應回報幾多;我們有機會站上奧斯卡頒獎台,怎麼可以不為此發一言?…我認為這是我們的責任。」

 ─ 〈奧斯卡最佳歌曲獎 致謝辭勉香港民主運動

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昨晚舉行,大陸網站也有直播,司儀的種種醜態令電視機前的觀眾不忍卒睹,連獲提名演員的名字與最佳電影描繪的文學名家亦不甚了了;一向敢言的影帝黃秋生,也只能盡力打打擦邊球,喊口號喊了「我要真…」三個字便要打住;談及現時最關鍵的政治議題,台下一眾「尊貴」嘉賓笑容即時凝結。

反觀外地,則是另一番光景:光是今年的奧斯卡頒獎典禮,已是一個集合女權、性向平權、種族平權、反歧視等種種倡議,連香港民主運動亦借得獎者之口,登上了這方舞台。

廣告

《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主題曲GLORY奪得奧斯卡最佳原創歌曲,歌手John Legend及Common(原名 Lonnie Lynn)上台領獎時,提到香港民主運動的抗爭者,向其致意。Common在謝辭中提到,戲中出現的Edmund Pettus橋曾是美國兩極化的標誌,但現時已成為「改變」的象徵,超越種族、宗教、社會階級與性別;這份精神連結了他這個出身芝加哥南部的小子、巴黎《查理周刊》血案觸發的捍衞言論自由行動者,以及香港民主運動的抗爭者。

廣告

《解碼遊戲》奪得今屆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編劇Graham Moore上台領獎時表示自己16歲時曾嘗試自殺,籲同路人勇於堅持自我:「16歲的時候我曾嘗試自殺,因為我感到自己奇怪、與別不同,我感到不屬於此。但現在我可以站在台上,我想借此機會告訴其他自覺奇怪的小孩,要保持古怪、與別不同,下次將會是你們站在台上。」由於《解碼遊戲》講述的是同性戀者圖靈因性向被逼害旳經歷,外媒認為Moore的發言,指涉的是同志平權問題。

除了上述發言,今年奧斯卡另有不少得獎感言均獲外媒擊節讚賞。柏翠西亞雅琪憑《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Boyhood)的母親一角奪得最佳女配角,在台上特別感謝所有的母親和追求女性平等的人,並呼籲要繼續爭取美國男女平權;《飛鳥俠》導演艾力謝路依拿力圖,則提到家鄉墨西哥的政治改革之必要,以及美國當局針對墨西哥移民政策的問題。

而過往歷年的奧斯卡頒獎台,從來不乏演藝人直陳時弊,利用全國轉播的機會,宣揚信念,不可盡錄;下面節選幾個最精彩的片段。

2003年3月,美國正式出兵伊拉克後,《美國黐GUN檔案》獲得最佳紀錄片獎,導演米高摩亞在台上直斥喬治布殊是「虛擬選舉選出的虛擬總統,以虛擬的理由送美軍上戰場」,高呼反對伊戰,「布殊可恥」。

而2009年,加州通過反同性婚姻的相關法案,同年講述同志政客生涯的《夏菲米克的時代》(Milk)贏得最佳男主角及最佳原創劇本,得獎者辛潘即利用奧斯卡頒獎禮的致辭機會,發聲支持同性平權:「我認為現在就是時候,讓那些投票反對同性婚姻的人,好好反省自己有多羞恥;如果他們仍不覺悟,將會令自己的子孫也蒙羞。每一個人都應獲得平等的權利。」

奧斯卡頒獎台上的政治發言當中,最為人熟知的,莫過於1973年的這一幕:由體制不公的受害者親自上台,向著全國觀眾作出控訴。當年,馬龍白蘭度憑《教父(Godfather)》第二次贏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但他拒絕接受。在頒獎禮當晚,Sacheen Littlefeather,一位身穿阿柏奇族服裝的印弟安少女步上頒獎台,向在場嘉賓說出馬龍白蘭度婉拒獎項的原因:皮阿拉普族是當地的原居民,由六十年代開始,當地政府以保育三文魚為理由,禁止印弟安人在河中捕魚為生,卻保留了其他人士的權利。但根據聯邦政府和皮阿拉普族在百多年前訂下的條約,清楚訂明印弟安人享有在他們土地上的永久捕獵權。

馬龍白蘭度是黑人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博士(Martin Luther King Jr.)的忠實支持者,一九六三年八月,當金博士在華盛頓紀念碑前向二十萬名遊行人士發表"I Have a Dream"演說時,在他身後不遠站著的,就是這位討厭一切歧視的電影巨星。美國聯邦法院在一九七四年重新確認原住民的捕魚權,並保證華盛頓州的一半三文魚獲應屬印弟安部族所有。影帝生前曾向朋友透露,演戲從來不是他的最愛。可能,為弱小和受不公義制度打壓的群體出力,才是他的終極使命。

而馬龍白蘭度當年的這項行動,亦曾在香港重演。

2012年,演藝學院歌劇院舉行「2012香港藝術發展獎」頒獎禮,特首梁振英任主禮嘉賓,就有藝術工作者充分利用­這個頒獎平台表達對建制的不滿。當時碼頭罷工仍在繼續,電影組新秀獎得主盧鎮業(小野),秘密帶同參與碼­頭罷工工友阿四到場;上台致謝辭時,小野表示:「呢到禁多官,仲有幾個民建聯議員,咁重要嘅場合,應該比更重要嘅人講野」,隨即將舞台交給阿四發言。

香港電影人,是不為也,非不能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