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電影《影武者》:如何把劏房變成和式旅館與書院造建築

2018/10/14 — 10:51

《影武者》
1980
監督:黑澤明
美術:村木與四郎

《影武者》
1980
監督:黑澤明
美術:村木與四郎

【文︰黎東耀(珠海學院建築系副教授)】

1. 洋式酒店與和式旅館:

除了令一般觀眾嘆為觀止的戰爭場面,黑澤明的《影武者》中亦有大量16世紀日本戰國時代武士家居場景。尤其當中有頗多篇幅,營造戰國名將武田信玄位於甲府的居城──躑躅崎館的環境,展現當時上層武士「武家造」住宅建築的格局。

廣告

電影截圖。電影展現日本戰國時代上層武士「武家造」住宅建築的格局。

電影截圖。電影展現日本戰國時代上層武士「武家造」住宅建築的格局。

廣告

研究日本歷史建築,當然最好還是親身到當地體驗一番。日本自有一套酒店分類制度,因此我們瀏覽網站時會發現一些如「和式」、「洋式」、「旅館」、「一泊二食」、「疊」(日文「畳」)等字眼,可謂眼花撩亂,但究竟《影武者》中之「武家造」建築與日本酒店有何關係?

現時日本供旅客之住宿,除民宿及膠囊酒店外,主要分兩大類,一為洋式酒店(ホテル,即英文hotel之片假名),另一類即和式旅館(ryokan),亦即某些網站所稱的「和室」。房間格局方面,最顯著為鋪滿榻榻米(又稱「疊」)。對這種草織地板,相信有基本常識的旅客,皆不會穿鞋直接踏上,一般日本人甚至不會在榻榻米上穿着拖鞋行走。日劇或電影中,通常出現穿鞋上榻榻米的場面,只有刺客行刺或戰爭中軍隊攻入房間之時,可見榻榻米是何等「神聖」的領域,起碼它必要的潔淨程度,應相等於現代中國人的一張枱、一張椅、甚至一張牀。而這種滿室鋪榻榻米的做法,其實起源自「書院造」住宅建築形式。

2. 由寢殿造到書院造:

日本傳統住宅建築形式主要分為平安時代(8至12世紀,約為中國唐末至南宋)流行於公家貴族階層的寢殿造,以及由緊隨的鎌倉時代開始,「可能」先流行於上層武士階級的書院造,這個「可能」,正由於所謂「書院造」與「武家造」之間的曖昧關係。

部份人認為武家造即書院造,但建築史家太田博太郎對此有所保留。他認為書院造未必源自武家,因鎌倉時代初期上層武家住宅,明顯仍然模仿貴族的寢殿造形式。但他肯定武家必因應自身生活方式,簡化貴族式寢殿造,因此必然對書院造有一定推動作用。其後,就連貴族亦捨寢殿造而轉用書院造,因此書院造似乎是時代進化的產物多於階級產物。如現時留存的書院造建築最著名者,包括德川家族興建的京都二條城二之丸御殿,以及智仁親王及其後人興建的京都桂離宮御殿,兩者皆始建於17世紀江戶時期,但前者屬於武家將軍,後者則屬公家皇族。

電影截圖。部份場景基本上表現了書院造之餘,亦有些微寢殿造元素,如大量鋪木地板,上僅放少量獨立榻榻米坐墊,加上用獨立摺曲屏風。

電影截圖。部份場景基本上表現了書院造之餘,亦有些微寢殿造元素,如大量鋪木地板,上僅放少量獨立榻榻米坐墊,加上用獨立摺曲屏風。

武田信玄是戰國末期數一數二的武將,而電影《影武者》中,其居城基本上表現了書院造形式,但亦有些微寢殿造元素。如大量鋪木地板,上僅放少量獨立榻榻米坐墊,加上用獨立摺曲屏風,以及主廳牆上武田「四菱形」家紋放置中間的對稱性等方面,皆似貴族寢殿造多於典型書院造格局。若想知寢殿造更詳細資料,可見於《建築意》另一文章「由《輝耀姬物語》到《延禧攻略》:「淡」出平安宮殿之美」。

電影截圖。主廳牆上武田「四菱形」家紋放置中間的對稱性等方面,似寢殿造多於典型書院造格局。

電影截圖。主廳牆上武田「四菱形」家紋放置中間的對稱性等方面,似寢殿造多於典型書院造格局。

3. 書院造之自由平面與不自由模數:

今日日本絕大部份和式旅館,無論由舊木構建築改建或新建鋼筋混凝土結構,其室內格局,皆似書院造多於寢殿造,其一原因可能是書院造比寢殿造傾向較自由不規則平面,室內空間亦分割得更細小,因此較易借用為現代旅館佈局。現時若入住較昂貴的和式旅館房間,其形式甚至可能類似電影中武田信玄生前那座分割成幾間個別細房的居室。

雖説書院造佈局自由,但其尺寸模數是非常嚴謹。首先必以正交直角組織佈局,再棄寢殿造常用的圓柱而多用方柱,以便於接合柱與牆壁、地板等其他構件。柱與柱之間形成了「間」,便以其尺寸為基本模數重複於整座建築各部份。一般方柱標準尺寸為每邊約120毫米,再訂立各柱之間的標準距離(即間距),如此則理論上每「間」內可再劃分成多塊標準尺寸的榻榻米。因此,榻榻米(疊)亦得以從寢殿造時代,在木地板上僅作為個別獨立長方形座墊,而變成固定鋪滿整個房間。而當每曡,即每塊榻榻米逐漸發展出標準尺寸,則每房面積理論上即可以「疊數」表達。傳統日本居室,乃至現時部份和式旅館,仍以疊數為標示面積方法。

電影截圖。電影初段,武田信玄接見老將山縣昌景的房間,全鋪標準榻榻米。

電影截圖。電影初段,武田信玄接見老將山縣昌景的房間,全鋪標準榻榻米。

榻榻米標準尺寸也因地區或建築類型而有些微差異,關西地區傳統的「京間」最大(955乘1910毫米),最細者為用於現代公寓大樓的「團地間」(850乘1700毫米),但每款皆為長闊比例1比2及大約3乘6英尺,即接近單人牀尺寸。電影初段,武田信玄接見老將山縣昌景的房間,以及中段影武者入住信玄生前居室中的主間、起居室及臥室皆全鋪標準榻榻米。

4. 書院造之障子與緣側:

天橋立「文珠莊」和式旅館房間中仿傳統明障子的窗戶。

天橋立「文珠莊」和式旅館房間中仿傳統明障子的窗戶。

若由室內平面轉向垂直元素,則現時一般和式旅館的門窗通常會裝置書院造常見的「明障子」(木格子貼上透光紙門)、「襖障子」(不透光紙面上有繪畫之門)、「舞良戶」(露出密集橫木條框之木板門)等。活動形式通常為趟門,亦即內地慣稱之推拉門。有時門洞佔很大面積,尤其向室內庭園一面,古時無冷氣空調,可想像在炎熱天時必然盡開趟門,把內外空間合而為一,這亦是傳統日本建築對強調空間流動的現代建築最大的啟發與參考。

電影截圖。電影中多數場景以塗上黑漆之固定平木板為主導,尤以用作軍議的主廳最為明顯,可能為表現武家嚴肅氣氛。

電影截圖。電影中多數場景以塗上黑漆之固定平木板為主導,尤以用作軍議的主廳最為明顯,可能為表現武家嚴肅氣氛。

電影中多數場景以塗上黑漆之固定平木板為主導,尤以用作軍議之主廳最為明顯,可能為表現武家嚴肅氣氛,但一般和式旅館應該鮮有表現這種黑漆風格。當然電影中亦有不少場景用明障子、襖障子及舞良戸。

電影截圖。由室內外望緣側,為影武者墮馬後即時被安置之處。

電影截圖。由室內外望緣側,為影武者墮馬後即時被安置之處。

若旅館房間屬於連私人庭園一類,則拉開障子趟門後,便可見和式空間,尤其書院造之另一精髓──「緣側」空間。意指屋旁邊緣位置之緣側,通常為有蓋外廊,是室內房間與室外庭園之間的過渡空間。從內部而言,可避免室內空間直接暴露於室外之溫度、濕度與眩目陽光;從外面而言,則避免因外牆直接連接屋檐而出現的厚重呆實建築外觀。尤其書院造緣側有別於寢殿造外廊,一般不設欄杆,因此屋檐與緣側兩條深深的橫線及中間的陰影,更能增強外觀上的輕盈感覺。

電影截圖。由庭園望向緣側,武將走出房間接受緊急匯報,有明障子及舞良戶。

電影截圖。由庭園望向緣側,武將走出房間接受緊急匯報,有明障子及舞良戶。

這外廊木台通常約與室內房間同高,從外面較低之庭園可看到台下露空,因此常被日本古裝片用作忍者刺客等角色匿藏窺探之處。現實中這介乎室內室外間的緣側,雖無特定功能,卻又有着無限可能。如片中大量情節皆發生於緣側空間上,包括影武者與信玄孫兒玩樂、武將接受緊急匯報、影武者墮馬後即時被安置之處等。

電影截圖。緣側雖無特定功能,卻又有着無限可能。如片中影武者與信玄孫兒在緣側空間上玩樂,背景可見舞良戶。

電影截圖。緣側雖無特定功能,卻又有着無限可能。如片中影武者與信玄孫兒在緣側空間上玩樂,背景可見舞良戶。

5. 不能睡的「床之間」:

最後一方面,通常最被忽略,但其實對和式旅館房間及書院造建築最為重要,就是「床」及其相關之空間。首先,和式旅館房間中通常找不到睡牀。

京都高雄「紅葉家」和式旅館房中的床之間。

京都高雄「紅葉家」和式旅館房中的床之間。

另一樣最令遊客驚訝的(包括當年首次入住和式旅館的筆者在內),可能是外出返回旅館時卻發現入錯房間,但明明房名乃至門鎖皆一切無誤,房內佈局卻肯定異於外出之時。原來是職員早趁客人外出之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私自」入房為客人移開茶几等傢具,並從藏於趟門後櫃中之「布團」被褥,鋪於榻榻米地上。

電影截圖。信玄生前居室中之主間屬典型書院造式空間,台前上牆壁掛字畫處即床之間。

電影截圖。信玄生前居室中之主間屬典型書院造式空間,台前上牆壁掛字畫處即床之間。

但究竟何謂和式旅館及書院造建築最為重要的「床」?其實書院造把寢殿造屏風、簾幕、帳台等一般可移動式傢具固定化,因而形成「床之間」或「押板」(即室內一處略為高於榻榻米地面的木台,通常擺設一瓶鮮花或展示一件精緻之物,再在台前上的牆壁掛上一幅字畫)。而房中其他類似的儀式性裝飾空間也包括「付書院」(類似港人熟悉的窗台),以及「違棚」(牆上放古董或工藝品的不規則層板,中國傳統稱「博古架」)。而電影中影武者入住信玄生前居室中之主間,亦為全片中最為明顯設有床之間及付書院的典型書院造空間。

電影截圖。書院造儀式性裝飾空間包括付書院,即類似港人熟悉的窗台。

電影截圖。書院造儀式性裝飾空間包括付書院,即類似港人熟悉的窗台。

相信就算在和室中的平面圖上看到標示着「床の間」,一般港人總不會把該處當作睡牀吧!然而,總覺得長期活在極度擠迫的家居環境下的港人,未必會明白床之間、付書院、違棚一類「多餘」之空間,甚至可能想(甚或真的做出)推開床之間上花瓶,再放上行李雜物,或在字畫前掛上衣服。

但床之間等裝飾空間有如一線天、一口井,無論周圍如何擠迫凌亂,留着一個小小的空間,展示着一兩件比例上更加細小的精緻之物,就算身在「劏房」,其實也可提升至類似和式旅館或書院造居室的基本空間層次。因此,無論環境多惡劣,總要給自己留一丁點的「白」,作為神聖不可侵犯「美」的領域。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由黎東耀、曾卓然及馮傑主持,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