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電影《紅菱血》及其主題曲《荷花香》謎樣往事

2016/9/21 — 14:57

電影《紅菱血》下集首天公映之廣告,刊於 1951 年 10 月 10 日《華僑日報》,廣告上有「芬腔主題曲《梨花慘淡經風雨》比上集唱的更清新絕俗」

電影《紅菱血》下集首天公映之廣告,刊於 1951 年 10 月 10 日《華僑日報》,廣告上有「芬腔主題曲《梨花慘淡經風雨》比上集唱的更清新絕俗」

電影《紅菱血》上下集是唐滌生極其重要的一部電影作品。不過,有關這部電影,以及其主題曲《銀塘吐艷》(後又名《荷花香》),卻是有好些謎樣般的往事。

《紅菱血》原是古裝粵劇,於 1950 年 5 月 22 日由碧雲天劇團首演。演員有羅品超、黃千歲、鄧碧雲等。後來澤生公司把此劇版權購下,拍成電影版,故事背景則改為時裝,而女主角則由芳艷芬擔綱。

粵劇《紅菱血》的預告廣告,刊於 1950 年 5 月 21 日《華僑日報》

粵劇《紅菱血》的預告廣告,刊於 1950 年 5 月 21 日《華僑日報》

廣告

《紅菱血》電影有上下集,但以當時的電影拍攝正常進度,到了 1950 年尾便應該拍好的了。正如同是澤生公司的出品,粵劇《董小宛》首演於 1950 年 3 月 3 日,但電影版於同年的 6 月 23 日便推出上映,才三個月多一點。

廣告

筆者注意到,刊於 1951 年 1 月 7 日的粵劇《情花浴血向斜陽》演出廣告上,有送日曆活動:大堂前座位票之持有者,可獲贈澤生公司出品《紅菱血》精美日曆一個。而這個精美日曆是連送了幾天的。這就更使筆者相信,《紅菱血》上下集這時已經拍起了,等排期公映而已。然而,這一排期卻排了很長的日子,要到是年十月,才得以正式公映。

粵劇《情花浴血向陽斜》之廣告,刊於 1951 年 1 月 7 日《華僑日報》,廣告中有送《紅菱血》精美日曆的活動,並且是連送了多天。

粵劇《情花浴血向陽斜》之廣告,刊於 1951 年 1 月 7 日《華僑日報》,廣告中有送《紅菱血》精美日曆的活動,並且是連送了多天。

然而,《紅菱血》上集只映了五天(從十月五日映至十月九日),接著便換映下集,映期更短,只映了四天。廣告上有「聲明」謂:「本片拷貝因趕運別埠關係決不上下集一場同映,映埋本月十三號即行輟影……」排期排了這麼久,首輪映期卻只得四五天。真是百思難解。

電影《紅菱血》首天公映之廣告,刊於 1951 年 10 月 5 日《華僑日報》,廣告上有「聽芬腔主題曲《銀塘吐艷》值回票價十倍」之字句,又有「唐滌生填詞」之字樣。

電影《紅菱血》首天公映之廣告,刊於 1951 年 10 月 5 日《華僑日報》,廣告上有「聽芬腔主題曲《銀塘吐艷》值回票價十倍」之字句,又有「唐滌生填詞」之字樣。

是年十月廿四日以後,《紅菱血》上下集便不時作二輪放映,而且往往是上下集一同上映。

1951 年 10 月 24 日開始,有其他戲院二輪放映《紅菱血》上下集。

1951 年 10 月 24 日開始,有其他戲院二輪放映《紅菱血》上下集。

看《紅菱血》上集首日上映的廣告,形容「聽芬腔主題曲《銀塘吐艷》」值回票價十倍」,又有「唐滌生填詞」的字樣。《紅菱血》下集首日上映的廣告,亦甚強調主題曲之重要:「芬腔主題曲《梨花慘淡經風雨》比上集所唱的更清新絕俗」。看到電影廣告如此強調兩首主題曲的價值,相信誰亦會認為這兩首主題曲都是特別為電影《紅菱血》而創作的。

刊於 1951 年 10 月 11 日《華僑日報》的電影《紅菱血》下集廣告,底處有「本片拷貝因趕運別埠關係決不上下集一場同映映埋本月十三號即行輟影……」

刊於 1951 年 10 月 11 日《華僑日報》的電影《紅菱血》下集廣告,底處有「本片拷貝因趕運別埠關係決不上下集一場同映映埋本月十三號即行輟影……」

然而讓筆者苦惱的是,近年人們發現:

《銀塘吐艷》初見於粵劇《隋宮十載菱花夢》(首演日期 1950 年 9 月 4 日)

《梨花慘淡經風雨》初見於粵劇《一彎眉月伴寒衾》(首演日期 1951 年 6 月 8 日)

面對這些「初見」的發現,固不免驚訝,但未動搖筆者之信念,覺得《銀塘吐艷》和《梨花慘淡經風雨》,真是特為電影《紅菱血》而作的,但這兩首歌調竟「搶先」「初見」於另兩部粵劇,只能說是那些年唐滌生的粵劇太高產,把所有能用到的小曲都先用了再說。也幸虧當時《隋宮十載菱花夢》並沒有把《銀塘吐艷》唱紅,不然待到《紅菱血》上映,如何解釋《銀塘吐艷》是特為電影而作的,亦頗費唇舌。

上文提到,電影廣告上有關《銀塘吐艷》一曲,有「唐滌生填詞」之字樣。這又生另一謎團了。筆者以為,這「填詞」另有意思,我們不應拿今天的一般理解認為這是唐滌生依某已作好的曲調填上曲詞。這情況就像之前筆者在「淺探唐滌生王粵生合作之電影歌曲《眉月寒衾》」所說的如出一轍。

我們可以再使用研究《眉月寒衾》的兩種方法來考察,《銀塘吐艷》是先曲後詞還是先詞後曲的。

先看王粵生寫的曲調吧,結構鬆散是一大特徵,只是,《銀塘吐艷》的曲詞較短,譜起來,便比《眉月寒衾》的好得多,不至於散亂不堪。所以從這方面看,《銀塘吐艷》似是先詞後曲的。

其次,以字音跳進的頻率來看,統計如下:

荷◆花香2 新◆月上2 荷◆花愛著素衣◆裳6

花香引得◆情蝶浪6 怎禁她芬芳吐艷滿◆銀塘9

心◆如明月留◆天◆上6 夜夜塘◆邊照◆檀郎6

情味是甜還是◆苦6 郎情◆可似柳絲◆長6

輕輕偎向◆檀郎問 你可知◆情◆到深◆時◆怕斷腸9

花香哪得千◆日艷6 榴◆花結子◆便◆枯◆黃6

人◆對花◆兒◆輕◆薄後6 莫道◆花◆殘仍◆可恣意◆嘗8

有◆情◆忍看花◆零落6 花泣飄◆零淚滿◆塘6

這《銀塘吐艷》曲詞共有 102 個相鄰字位(每個句子後的數字即指示該文句的相鄰字位數量),以◆標示的字音跳進處有 37 個。

相除得到字音跳進的出現頻率是 0.36274…… ,甚是接近八分三。

由是可以推斷,《銀塘吐艷》的曲調乃是依據某首曲詞譜寫出來的。

現在的問題是,《隋宮十載菱花夢》中的那段《銀塘吐艷》是原詞,還是《紅菱血》中的《銀塘吐艷》是原詞?

其實要搞清楚問題也不難。凡音樂家據詞譜曲,總是努力表現詞意為依歸的,也會努力配合劇作背景的。

我們首先應注意到,《銀塘吐艷》開始的一大段引子,音調上頗多西化元素,不似是專為古裝粵劇而寫的,卻似是專為時裝背景的故事而寫的。

其次,《紅菱血》中的《銀塘吐艷》,開始兩句是「荷花香,新月上」,譜曲者譜以西方大調主和弦的分解音型,甚是吻合詞情,愉悅而開揚。但《隋宮十載菱花夢》在這兩個短句位置寫的卻是「情昏昏,新月暗」,跟曲調所含的爽朗情意可謂貌合神離!

筆者曾頗用心分析過電影版《銀塘吐艷》的曲與詞,發現詞曲的結合是十分緊密的,有理由相信王粵生就是依據這一版本的詞句把曲調譜出來。比如「心如明月呀留天上」一句,「呀」字突然飆高到全首歌的最高音區,是真有飛到天上的感覺。轉看《隋宮十載菱花夢》在同一樂句上的歌詞是「燈兒明滅呀,殊不忿」,卻完全套不上那種曲調意境了。

此外,粵劇《隋宮十載菱花夢》中並沒有出現完整的《銀塘吐艷》曲調,是缺去末尾轉調的一小段的。小曲初面世,卻不見全豹,有理由相信,不是為該劇創作的。說來,這《銀塘吐艷》末處轉調一段,乃預示電影後來的發展會變成悲劇,正是譜曲者用心之處。其實,這處轉調,用的是很西方的同名大小調轉調,甚是西化,唯有時裝背景的故事能配襯。再說,電影版的曲詞,有「怎禁她芬芳吐艷滿銀塘」,這正是小曲名字的由來。《隋宮十載菱花夢》中的《銀塘吐艷》曲詞,找遍都不見「銀塘」二字,只有「塘邊」而已。

從以上諸種理由,筆者相信《銀塘吐艷》:「荷花香,新月上……」是專為電影《紅菱血》而創作的主題曲,而曲調居然又初見於《隋宮十載菱花夢》,真是唐滌生與王粵生的「不幸」,而此「不幸」大有可能是唐氏自己一手造成的。

據舊報紙上的紀錄,香港電台在 1951 年 10 月 17 日播過一次芳艷芬唱的《銀塘吐艷》,相信這是電影公司提供的錄音版本。當時而言,這種事例是十分罕見的,絕少粵語片的電影歌有此殊遇。

1951 年 10 月 17 日《華僑日報》「今樂府」版刊出了《銀塘吐艷》的曲詞,而該晚的九時十五分,也在香港電台播放了。

1951 年 10 月 17 日《華僑日報》「今樂府」版刊出了《銀塘吐艷》的曲詞,而該晚的九時十五分,也在香港電台播放了。

本文只集中考證了《銀塘吐艷》確是特為電影《紅菱血》而作的先詞後曲作品。至於《紅菱血》下集的主題曲《梨花慘淡經風雨》,本文不擬考證是確為電影而作的,留待日後有機會再寫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