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電影《陰陽師》中之奈良及京都:「移動」的國都與建築

2018/9/16 — 9:09

《陰陽師》2001 | 監督:瀧田洋二郎 | 美術:部谷京子

《陰陽師》2001 | 監督:瀧田洋二郎 | 美術:部谷京子

【文︰黎東耀(珠海學院建築系副教授)】

一、搬來搬去的國都:平城京與平安京

日本作家夢枕獏的作品被改編成電影,華人比較熟悉的可能是2017年由大陸導演陳凱歌執導的《妖貓傳》。但其實夢枕獏的《陰陽師》小說系列,早於1988年初出版後,就被瀧田洋二郎改編成同名電影,後來更「追加」拍攝續集。

廣告

此系列歷史神怪小說的開首,指明主角陰陽師安倍晴明生於921年平安時代初期。歷史中他的確任職於宮中陰陽寮,專責咒術占卜、天文曆法,亦如中國風水學說般,對建築設計以至工程擇日也有所涉及。而故事另一主角源博雅於歷史上亦真有其人,與安倍晴明活在同一時代,乃貴族雅樂名家,但歷史則沒有記載故事中二人份屬好友的關係。

電影《陰陽師》首集特別加入了主角出生之前的一件歷史疑案──第五十代桓武天皇由平城京遷都長岡京短短十年後,竟再遷都平安京。其實日本在定都平安京之前的330年間,共經歷過33次遷都,平均十年一次,可謂非常頻密。而由古墳末期至飛鳥時期的250年間,日本首都主要在現今奈良一帶遷移,包括曾定都22年的飛鳥淨御原宮,當地因此亦被稱為代表日本民族奠基處與朝廷所在的「大和地方」。此外,日本亦曾短暫定都於現今大阪、京都、滋賀縣、九州福岡等地。

廣告

八世紀初,元明天皇從藤原京(今奈良縣橿原市)遷都平城京(今奈良市),史稱奈良時代。桓武天皇在位時,早良親王被誣告,及後於流放期間憂憤而死,此事件成為電影開首的故事背景。因此,長生不老的女角色青音回憶早良親王的泛黃調片段,應發生在奈良時代的平城京中。

電影截圖。電影中主要故事發生年代與地點──平安時代的平安京。

電影截圖。電影中主要故事發生年代與地點──平安時代的平安京。

不久,桓武天皇由奈良遷長岡京(今京都市以南),傳因早良親王的冤魂作祟,僅僅10年後便遷都平安京(今京都市內),開啟400年的平安時代,也展開京都作為日本首都1200年的歷史。

二、搬來搬去的宮殿:平城宫跡與京都御所

電影截圖。片中亦有小破綻,早段約16分鐘安倍晴明與源博雅途經朱雀門外一幕,與電影結尾約1小時50分另一幕朱雀門外過場場景中,無論鏡頭角度、周圍建築,還是路人均顯示為同一片段,只有近景由兩位主角改為路人與牛車,但亦細緻地改動了天空浮雲,並微調了左邊同一位戴高帽路人的位置,可說破綻中反見認真

電影截圖。片中亦有小破綻,早段約16分鐘安倍晴明與源博雅途經朱雀門外一幕,與電影結尾約1小時50分另一幕朱雀門外過場場景中,無論鏡頭角度、周圍建築,還是路人均顯示為同一片段,只有近景由兩位主角改為路人與牛車,但亦細緻地改動了天空浮雲,並微調了左邊同一位戴高帽路人的位置,可說破綻中反見認真

雖然故事主要場景為平安時代初期的平安京(相等於中國五代十國時期),但在歷史記載中,當時的平安京與奈良時代的平城京非常相似,一般認為兩京皆仿傚唐朝長安城工整方格左右對稱的佈局。電影中的平安京中軸線是幾十米寬闊的朱雀大街與宮城大門朱雀門樓,同樣曾經在奈良平城京出現。

奈良「平城宮跡」朱雀門,與電影中的朱雀門大致相同。

奈良「平城宮跡」朱雀門,與電影中的朱雀門大致相同。

現時奈良市的「平城宮跡歷史」公園,展出平城京發掘遺蹟,同時按1:1的比例重構當時的宮城建築。而戲中平安京宮門朱雀門建築雖與奈良年代不同,卻與平城宮跡歷史公園中重建的非常相似,皆帶有唐代風格,最明顯為屋頂正脊兩端之勾角型鴟尾。

電影中平安京宮門朱雀門建築帶有唐代風格,最明顯為屋頂正脊兩端之勾角型鴟尾。

電影中平安京宮門朱雀門建築帶有唐代風格,最明顯為屋頂正脊兩端之勾角型鴟尾。

電影中天皇在檜皮葺(日式木皮面)大殿接見羣臣,此殿前石庭種左櫻右橘二樹,應為搭景,但肯定經認真考據。現時,新京都御所紫宸殿前庭,同樣種有左近櫻、右近橘,而紫宸殿於平安時代以後始建,但仍保留舊平安時代傳統。有趣的是,片中大殿與現時紫宸殿的外觀明顯不同,卻與京都仁和寺金堂的外觀至少有九成相同,唯一是片中的大殿用檜皮葺,現實中的金堂則用本瓦葺(中式瓦頂)。那麼是否佈景製作有誤?非也!因現時仁和寺金堂乃17世紀從舊紫宸殿「移建改築」過來,即是把原有木構建築拆件、遷移、再重新構造,只是當時改用了瓦葺而已。但無論是片中的大殿、現時的京都仁和寺金堂、抑或京都御所紫宸殿,其建築皆反映後來之平安時代風格,而與平城宮跡重構奈良時代的大極殿與朱雀門所帶有的唐代風格明顯不同。

電影截圖。電影中天皇接見羣臣的檜皮葺大殿,殿前石庭種左櫻右橘二樹,應為搭景。

電影截圖。電影中天皇接見羣臣的檜皮葺大殿,殿前石庭種左櫻右橘二樹,應為搭景。

現時新京都御所紫宸殿前庭同樣種有左近櫻、右近橘,仍保留舊平安時代的傳統。

現時新京都御所紫宸殿前庭同樣種有左近櫻、右近橘,仍保留舊平安時代的傳統。

重構一座早已消失的遺蹟,與製作古裝電影的佈景相似,兩者皆需要深厚的建築史知識作為基礎,並要認真考究。而平城宮跡中重構的第一次大極殿(其實歷史上附近曾有另一座大極殿),乃基於「移建改築」至恭仁宮後的地基遺蹟,並參考現存且建於飛鳥奈良時代的法隆寺金堂與藥師寺東塔的結構,以及平安時代畫作《年中行事繪卷》中的平安宮大極殿,以不同類型的證據互相參照而重構,絕非如其他影城或主題樂園般加入主觀「藝術」表現而成。平城宮跡中重構的第一次大極殿。

平城宮跡中重構的第一次大極殿。

三、搬來搬去的佛寺:法隆寺與南禪寺

而重構奈良大極殿時參考飛鳥時代的法隆寺,乃因飛鳥傳統大致延續於奈良時代建築形式,至少比後來平安時代的風格更為相似。該座位於奈良市內的佛寺又名班鳩寺,主流建築史學觀點認為,其建於670年原有寺院大火之後、寺中的雕刻清晣記載製作年份為711年之前。基於近年的金堂天花木年輪分析,亦有人認為該寺早於668年前建成,再把部份佛像與其他大型聖物從舊寺遷移至新金堂,並假設其後毀於大火的舊寺,其實另有其地。無論如何,法隆寺的西院建築群為現存已被發現世界最舊之木結構,而日本學者結合歷史文獻與科學鑑證來推敲興建年期,其認真可見一斑。

奈良法隆寺金堂。「飛鳥樣」建築,如梭柱、雲形栱、人字栱等構件,明顯反映相近時期中國南北朝隋唐結構。

奈良法隆寺金堂。「飛鳥樣」建築,如梭柱、雲形栱、人字栱等構件,明顯反映相近時期中國南北朝隋唐結構。

確認為建於八世紀之前的法隆寺中門、金堂與五重塔等,稱為「飛鳥樣」建築,明顯反映相近時期中國南北朝隋唐的建築結構,其中的梭柱(直柱近頂部收窄)、雲形栱(斗栱中之出挑彎木呈雲形曲線)、人字栱(柱間橫樑中央之「人」字形斜撐)等構件,更可追溯至南北朝後期風格。電影截圖。電影中段,源博雅在某夜吹笛時,巧遇牛車中的天皇舊愛祐姬,背景為京都南禪寺三門。

電影截圖。電影中段,源博雅在某夜吹笛時,巧遇牛車中的天皇舊愛祐姬,背景為京都南禪寺三門。

片中有否佛寺建築可與飛鳥時代奈良法隆寺作比較?電影看似沒有出現任何佛寺場景,但其實中段源博雅在某夜吹笛時巧遇牛車中的天皇舊愛祐姬,其所處地方即現實中京都南禪寺的兩層樓門建築「三門」(又稱山門)。前文提及奈良恭仁宮與京都仁和寺金堂皆從別處「移建改築」過來,現時南禪寺敕使門、大方丈與小方丈三座建築亦於17世紀初桃山時代由京都御所移建,但片中出現的三門屬當時原創。

現實中南禪寺的兩層樓門建築「三門」。

現實中南禪寺的兩層樓門建築「三門」。

南禪寺三門斗栱密集而纖細,包括柱與柱之間有「詰組」(即中國稱之「補間鋪作」斗栱),反映鎌倉時代開始,從宋朝江浙一帶引入的建築風格──「禪宗樣」。若以此比較奈良法隆寺西院那種仿中國南北朝隋唐結構的「飛鳥樣」建築,只有疏落的「柱頭鋪作」,柱與柱之間也不置斗栱。因此雖然二者皆有中國元素,但「飛鳥樣」受唐朝及以前影響,「禪宗樣」卻受宋朝影響,以結構樣式而言,兩者已相去甚遠。

南禪寺三門斗栱密集而纖細,包括柱與柱之間有「詰組」,反映鎌倉時代開始,從宋朝江浙一帶引入的建築風格──「禪宗樣」。

南禪寺三門斗栱密集而纖細,包括柱與柱之間有「詰組」,反映鎌倉時代開始,從宋朝江浙一帶引入的建築風格──「禪宗樣」。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由黎東耀、曾卓然及馮傑主持,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