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電視廣告不易爲】TAKE 8:後期製作(下)

2015/12/18 — 10:02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文:Almon Lam

最後合成(Online Editing)是廣告片畫面上的最後一個工序,它牽涉到把經過膠轉磁的片段接合在一起、電腦修圖、配上字幕、加入動畫等等步驟。最後合成所需的時間由一兩天到一兩周不等,這要視乎廣告片的複雜程度。首先是把經過膠轉磁的片段按A拷接合在一起。因爲A拷的每個片段都有時碼(Time code),所以片段長度、接合點等都會準確無誤。惟一的分別只在合成的片段是經過膠轉磁的,所以畫面的精度及色調都是A拷所無可比擬的。合成完畢後,就要看看廣告片有沒有要修圖的地方了。A拷所用的電腦要求較低,一般功能强大的電腦已經可以應付。但合成所需要的電腦,無論軟件及硬件要求都很高。常用的FRAME及AVID等,都是功能强勁、價值連城的器材,可以把無數的圖層組合在一起,而且速度十分之快。

使用電腦修圖有兩大原因:一是减省拍攝的麻煩,二是補救拍攝的不足。在電腦科技不太發達的年代,每個細節都得在攝影機前弄妥才可拍攝。例如拍攝千軍萬馬就真的要有成千上萬的臨時演員,要拍攝熱噴噴的美食就真的要在鍋裏燒好就馬上端到攝影機前;要拍攝高難度動作就必須聘用特技人等等。時至今天,很多拍攝場面都可以借著電腦合成來達至同樣,甚至更佳的效果。例如前說的千軍萬馬可以使用“種植”的技巧。導演只須拍攝部分人馬,然後技術人員就可把這些人馬“種植”成千軍萬馬。又例如熱噴噴的烟霧,後期公司早有烟霧素材,濃淡多少可以隨意控制。至於一些危險動作,也可以透過使用藍布或綠布來做分層拍攝。演員只須在藍布或綠布前演戲,背景則可以到懸崖峭壁、冰天雪地等地拍攝,最後才在電腦合成。

另一種是突發的情况,事前沒有預料得到,拍攝後才發現問題,於是惟有借助電腦科技去進行補救。例如我試過拍攝比薩餅廣告,花了多個小時都拍不好拉起絲的鏡頭,最後只好借助電腦修圖來完成。更常見的是故事板畫的是藍天白雲,拍攝當天却烏雲蓋頂,那只好在後期把藍天白雲的素材修進去。也曾經因爲拍攝時演員拿錯了産品,結果也要在電腦上逐格逐格地修改,偷天換日,把正確的包裝更換到廣告中。有時客戶看過A拷會不滿演員的牙齒不够潔白,怪罪廣告公司挑演員時沒有留意,那也只好在合成時在電腦上把牙齒漂白,甚至弄得更整齊。不過,這些修改都是頗花時間的工作,換句話說也是頗花錢的事情,所以最好在拍攝前想得仔細一點,後期時也就輕鬆得多了!

廣告

合成的另一個重要工序就是配上標題、商標或産品。這個工序常常被創意人所忽略,任由技術人員把標題、商標或産品放到畫面就完事。事實上,這些東西都看似微不足道,弄不好却會産生問題。標題常是一個廣告的信息,弄得不清楚會影響信息傳達,弄得醜會破壞整體格調。商標及産品則是客戶的靈魂,放得太小會觸怒客戶,放得太大又會令廣告變得俗氣,所以不可草率爲之。我會要求美術在製作會議時已給客戶初步的處理手法,至拍攝之後再按實際拍攝情况去調整。我最反對作美術的沒有任何準備,到達製作公司才在電腦前指指點點,這一來是不專業的表現,二來亦會浪費時間及金錢。要弄一個好的標題,常會牽涉到要自創字體或特別的排位,這都不是一時三刻可以完成的,能够早作準備,到後期製作時自能事半功倍。

近年拍攝廣告,越來越多涉及三維製作,由廣告中的産品示範到整個廣告的製作,都或多或少需要電腦動畫的配合。我說過自己從前很討厭使用三維,一來是香港的三維水準一直都不高,二來是既花錢又花時間。不過,近兩年却有越來越多的機會接觸三維。入行十二年才開始接觸三維,起步實在慢了很多。但與其逃避,不如努力克服。打破了心理障礙,學習起來特別起勁。以動作配合實拍爲例,繪畫拍攝板前,導演會先與技術顧問開會討論可行性。在製作會議上必須清楚决定拍攝板,因爲三維製作每秒片段都須要花費很多製作時間,若不儘早决定每個鏡頭,就會費時失事。在拍攝之際,技術顧問亦會在場,清楚紀錄每個鏡頭的光圈、速度、距離等資料。拍攝完畢,三維製作隊伍就會按粗剪片段製作綫條測試(Line Test),待客戶决定後再作真正動畫。其實,三維製作公司會先製作一個虛擬的模型(Model),只要輸入程式,模型就會做出所需的動作。近年好萊塢製作的大型電影都很注重三維製作,於是研發了很多三維製作軟件,令廣告三維製作亦得以改善。例如三集《指環王》就研發了Massive及Behavior兩套軟件,這兩套軟件加起來就可以輕易製作出千軍萬馬,而且每個將士可以各有自己的動作,不會千遍一律,令畫面出來更加真實。相信在未來的日子裏,中國廣告會逐漸增加三維製作的比重,所以,大家應該及早學習三維製作。

廣告

後期製作中,我最弱的一個環節就是音樂。我實在非常佩服那些導演及剪片師,不知從哪里弄來那些音樂的參考,放到廣告中令廣告生色不少。我自己是個音盲,對音樂一知半解,對樂器毫無認識。每每客戶問及音樂會是怎樣,我就啞口無言。結果,惟有把選音樂的責任全放在導演的身上。其實,百分之九十的廣告都有音樂的,音樂不單可以帶出故事的節奏,更可以令廣告更深入觀衆腦海。廣告的音樂有兩大類:一是配上歌詞的歌曲,一是純音樂。電視廣告是一種洗腦式的宣傳技倆,同一支廣告可以每天播放數遍,持續數周,甚至數年。大家的腦海中,可能就有很多耳熟能詳的廣告歌。所以,不難發現很多動聽的廣告歌曲,最終都會變成流行音樂。近年更有很多唱片公司願意與廣告商合作,借著廣告的播放,令歌曲更易迅速流行。

純音樂亦分兩類:一是純創作,二是模仿創作。純創作是拍攝廣告之後,把粗剪版本交給音樂人(Music Composer),然後讓他配合畫面創作音樂。廣告公司的創意人與導演會先給音樂人口頭的簡報,說明具體的要求,然後讓音樂人自由發揮。不過,音樂是一樣比較抽象的東西,加上大家的音樂造詣都不一樣,所以不易溝通。我就曾經把廣告交予音樂人自由創作,來回數遍都不符合客戶要求,但客戶也無法說出什麽具體的意見,令音樂人不知何去何從。因此,較多時候會采用模仿創作的方法。先找出喜歡的音樂,待客戶也認同後,再交予音樂人,根據參考音樂去模仿創作。由於音樂有其版權,不能抄襲,所以只能根據那種方向去創作。不過,很多客戶都會先入爲主,喜歡了參考音樂,就要儘量近似。於是音樂人就要花盡心思去把音樂弄得既保留神韵,又不露痕迹,幷不容易。現在,我强迫自己多買多聽一些另類的純音樂,就爲了豐富自己的音樂領域,到有需要之時,或會派上用場!

別輕看音樂的版權問題。在國際上有很多公司,就是專門爲唱片公司賣力,去揭發盜用版權的電影或廣告。所以,廣告公司在選擇音樂時都會特別小心,若歌曲涉及版權,製片就要透過唱片公司,找出有關歌曲的版權持有人,然後進行商討。曾經有首經典歌曲的版權就要五百萬元,價格實在驚人。有一點必須提醒,歌曲的音樂、歌詞、編曲、演奏及演唱都可能屬�不同的版權持有人,談好了其中一方,幷不代表你就可以使用這首音樂。除非這首音樂已經創作了超過五十年,版權已無效,可以任由使用,否則一經揭發就要犯上官非,任由唱片公司宰割了。

對雙機(Double Head)是一個很陳舊的術語。從前製作廣告片,畫面與聲音分別使用開卷式剪接,直至對雙機階段才聲畫配合,給客戶過目,故稱“對雙機”。現在,我們習慣把這個工序稱爲B拷(B-copy)。無論名稱如何,意義仍是一樣的。在B拷中,我們將會把最後合成的畫面,加上音樂、音效、旁白,首次把製成品展示給客戶。B拷多在混音室舉行,後期公司把最後合成的畫面送到混音室,音樂人也把創作好的音樂經網絡傳送到混音室,然後配音演員在混音室內錄下旁白,混音師就按著畫面把音樂、音效、旁白放在一起,然後進行混音。或者反過來,把A拷片段先送到混音室,再配上音樂、音效、旁白,混音後送回後期公司,配在最後合成片段給客戶看。

一般來說,B拷會比A拷順利,因爲A拷很多東西尚未完成,需要較多想像力才能明白,客戶自然會意見多多。B拷却已是完成品,當然比較容易理解。不過,有時A拷很順利,到B拷却問題多多。原因是A拷很多地方都未完成,客戶也不懂怎樣給予意見,直到看到完成品才發現與自己的原意有出入,於是就會有諸多意見。較爲幸運的只是不滿意字幕或商標太小,要求放大。嚴重的可能認爲故事不太清楚,要重新剪接。換句話說,這是前功盡費,需要重頭開始。最常見是看A拷的是小客戶,沒有太多意見,但B拷時大客戶忽然出現,對之前廣告公司與客戶的共識都全不知情,結果就像如夢初醒,一切都要連根拔起。也試過B拷時客戶帶來了秘書及會計等同事出席,希望看看他們有何意見,結果當然是無風起浪,令人氣結。我也試過客戶只是看了B拷兩遍,然後鼓掌稱謝,沒有任何地方需要修改。可惜這種情况不易碰上!能够撑過B拷,廣告片總算大功告成,經過最後修改就可以轉換成台帶(Station Copy)送到各大電視台等候播放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