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青春禁不住》:對土耳其婦女前景的寄語

2019/9/5 — 11:45

《青春禁不住》劇照

《青春禁不住》劇照

早前在香港藝術中心舉辦的「新浪潮·新海岸:康城導演雙週50遇見香港」上看過這部土耳其電影 — — 《青春禁不住》(Mustang) 。電影在2015康城影展獲得肯定後,更在翌年代表法國出戰奧斯卡最佳外語片。《青》說的是一個寫實的社會文化故事,充滿著時代性。

故事發生在土耳其偏遠的鄉村地方,在學期結束後,主角五姊妹與一班男同學在海灘上嬉戲。她們正處於叛逆之年,其後更偷偷闖進鄰居後花園採摘野果。這寓意偷吃禁果的一幕預告了之後發生的故事。

土耳其是一個伊斯蘭國家,男女授受不親的價值觀早已灌輸在大部分老百姓的心裏。尤其在鄉村地方,與世隔絕令地方對傳統的着重更為深厚。傳統封閉的生活模式形成了一種告密文化,鄰居之間互相監察乃是「人之常情」。五姊妹與男同學親暱行為被鄰居發現繼而向其祖父母揭發(五姊妹乃是弧兒)。

廣告

五姊妹因犯下與男性過分親暱的「罪名」而被罰禁錮在家中接受傳統的家教。家中所有窗戶都圍上鐵欄,像一座監獄。有趣的是,這五姊妹各自擁有一把瘋狂的長髮,令人想起迪士尼卡通辮子姑娘的故事,她們同樣在等待某程度上的救贖。

五姊妹的家同樣效法國家的父權主義,她們的命運都交由家中最權威的叔叔決定。在父權社會主義下,女性唯一的用途便是傳宗接代,五姊妹被禁錮後,在家裏被逼上「媳婦改造班」,為自己的「前途」作準備。在電影的中段,可以清晰地聽到在背景播放的新聞廣播。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不過可以猜測講者是2014年間土耳其副首相Bülent Arinç。廣播稿內容提到女性應為在公眾場合大笑而感到羞恥,女性應該保持純潔和樸素才不會導致淪亡。在電影中,當一家聽取這「訓話」時,叔叔堅持眾人必需嚴肅認真,可想而知這「訓話」猶如十誡般重要。

廣告

五姊妹在叔叔的安排下,命運跟著其他女子無異 — — 盲婚啞嫁到長輩安排的家庭。這五姊妹之後的命運層遞式瓦解。大姐與二姐首先被嫁出,大姐比較幸運,在天時地利人和之下,嫁給了自己的初戀情人,二姐卻嫁給一個陌生人。在二姐的新婚初夜,男家父母在門外等候,為的是要檢查其處子之身是「貨不對辦」,最後二姐還被強行捉到醫院檢驗。也許觀眾會好奇為何沒有將大姐的命運也寫成惹人憐憫。電影將兩個角色平衡發展,反而增強了比較,在這對照之下,二姐的角色更為無能為力。更何況在醫院一幕用的冷色調對比全片的暖色調加強了角色的無奈感。三姐的命運就更坎坷,她走上自我摧毁的路,寧死也不要與二姐般斷把自己的命運放在別人的手?。除了認命及尋死,還有逃跑的選擇。那便是四妹與五妹的結局,同時應驗了戲名「Mustang」(意思為野馬)的意義。

電影一開始就從五妹作主導,道出她們五姊妹的故事。某程度上,五妹是導演Denise Gamza Ergüven本人的寫照。她也是出身於土耳其,但隨後舉家搬到法國生活。離開土耳其讓她更客觀看出出走是土耳其傳統婦女的生機。這也投射到電影最後四妹與五妹逃跑到大城市裡找到依靠。

《青》整部電影都採用了偏暖色系及朦朧的調色畫面。驟眼看,這配搭與故事議題的氛圍背道而馳。但細心想一想,土耳其始終還是一個伊斯蘭國家,傳統思想根深蒂固,加上意式保守的領䄂執政,要走上改革道路並非易事。電影以一個夢境般的手法作寄語,不就更合切嗎?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