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面對內地 《撒嬌》不如《踩過界》

2017/9/19 — 12:00

TVB 劇集《踩過界》宣傳照

TVB 劇集《踩過界》宣傳照

【文:Cantopop3000】

近日看了一齣近年無綫難得的佳作,名叫《踩過界》,使得這個寫流行歌評的博客,也不得不「踩過界」寫寫劇評。初時網民聽見無綫開拍盲人大律師的劇集,紛紛質疑無線抄襲美國超級英雄片《夜魔俠》,的確,王浩信飾演的劇中主角盲人大律師擁有超強「四感」、能力甚至超乎常人,不排除有抄襲夜魔俠的嫌疑, 但是盲人維權律師的設定,卻令我想起世界中的陳光誠,與其說他是抄襲夜魔俠,不如說他是在抄襲陳光誠。事實上是「目盲」與「公義」兩者,早在蒙著眼睛的公義女神泰美斯開始,已經拉上了關係,是很好的創作題材。

這齣電視劇是一齣關注弱勢人士的劇集,幾位主角各有缺陷,一個失明、一個瘸腿、一個其貌不揚,案件包含是不同的弱勢人士,例如失明人士、智障人士、跨性別人士等等,劇中對一些敏感議題,如行為藝術、跨性別人士權利、安樂死等等都有所探討,在保守的港劇中可謂前衛。這劇集與《不懂撒嬌的女人》一樣,是內地視頻網站「愛奇藝」與無綫電視合資拍攝,愛奇藝卻嫌《不懂撒嬌的女人》劇情老套,又是一套典型中港女性鬥法、職場女性愛情辛酸的劇集,在內地早拍得爛,《踩過界》卻題材新穎,於是愛奇藝捨棄《不懂撒嬌》而選擇了《踩過界》作為頭炮,作為網站中此計劃的首播劇集。結果在內地贏得過億點擊率,獲奬無數,成為少數在內地「豆瓣網」獲得好評的無綫劇集。

廣告

不同於《不懂撒嬌》,《踩過界》沒有刻意加入內地演員、內地取景等內地元素去迎合內地觀眾口味,主題卻是香港引以為傲的法治、制度、公平、公義。有論者認為合拍電視劇令內地文法蠶食香港價值,踩過界卻反過來用香港價值反攻大陸市場。現實世界的「盲俠大律師」維權律師陳光誠不容於現實世界的政府眼中,電視劇中的「盲俠大律師」正正滿足了內地觀眾對法治人權的期許。電視人往往在作品加入內地元素意圖迎合內地市場,其實是大錯特錯。內地觀眾之所以想看香港的電視電影作品,就是希望看到香港的獨有特色和元素。因此,講制度、講法治的港產片《寒戰》在內地大受歡迎,《Z風暴》、《S風暴》兩套有關廉政的港產電影,在香港寂寂無聞,卻在內地大收旺場。其實於其他範疇亦然,要賺取內地人錢,與其刻意「撒嬌」逢迎,不如勇於「踩過界」挑戰內地底線,展現香港價值獨特之處。

《踩過界》劇中演員的發揮也是令人眼前一亮,王浩信飾演的失明律師入木三分,行為舉止的細節都與失明人士無異,其中復明一幕演繹可謂精彩感人,可見他有下過苦功揣摩角色。這個「盲俠」的角色也不是一般大義凜然的律師,而是孤僻自閉、見錢眼開、言詞尖酸刻薄的怪人,內心戲比表面上的目盲更難演繹,但王浩信亦拿捏得宜。蔡思貝飾演有情有義的「癲姐」亦脫胎換骨,演技自然流暢,一洗其污名,張振朗飾演的私家偵探「Gogo」亦收放自如,李佳芯飾演風騷性感的女法官「Never」本身在角色設計上已經甚為嶄新,李佳芯的演繹亦恰如其分。配角如羅樂林飾演的漸凍人症老人,演技更可謂出神入化、爐火純青。敗筆是朱千雪的演技尚嫌稚嫩,單立文的所謂「演技」更可謂不堪入目。

廣告

接下來談談劇情,因此不欲被劇透的朋友可看到此為止。劇情到下半季不再講個別弱勢人士的平權,而是講「公義」這個母題。大結局上半段,主角的好友兩個被奸角害死,一個斷掉雙腿,一個被奸角陷害至身陷冤獄、終身監禁,奸角卻逍遙法外。主角此時也陷入迷惘,質疑象徵公義的泰美斯女神像,並非蒙着雙眼,而是真的盲目,決心要執行私刑,殺死奸角復仇。後來編劇為了滿足觀眾對公義的幻想,寫下「盲俠」發揮主角威能,以法律正途將奸角繩之於法,邪不能勝正。可是這只是為了滿足幻想的創作,現實世界中沒有盲俠,好人被判終身監禁,壞人逍遙法外,才是現實世界最終的結局。

現實世界中往往是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所謂制度、所謂法治往往是雙重標準,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親共議員在調查特首時與特首「打龍通」,明明涉及公職人員行為不當,卻可以安然無恙繼續坐在議事亭中;民主派議員宣誓時把一個字提高了音調,就要被禠奪議席。

本土派參選人被選舉主任無理褫奪參選權,至今法庭仍然拖字訣;要褫奪本土派議員席位,卻可以排快隊光速審理,即時辦妥。

在民主牆貼上冷血大字報羞辱親共官員兒子,高官紛紛譴責,說「禍不及妻兒」;同樣的字句侮辱良心政治犯的妻子,高官卻噤若寒蟬。

學生說要「重奪」公民廣場,此時「奪」字突然變得很暴力;親共走狗說要對港獨人士「殺無赦」,分明是恐嚇、煽動,這時「殺」字卻變得可帶有不同意思,要看情況而定。

 

或許就是因為現實世界永遠N重標準,現實的公義女神永遠盲目,才需要渴望「盲俠」打救自己,在收看《踩過界》中取得自我陶醉吧。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