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音樂會與小革命的最低門檻

2017/9/27 — 19:00

相:BRENT NG

相:BRENT NG

概念音樂會可以令觀眾在不知不覺之間參與於社會活動/運動乃至小革命當中,他們透過一場看似娛樂為本位的活動去初探社會的實況,改變了心態亦都影響了行為,是故我們相信概念音樂會在社會上有其價值。

以2013年的食物換音樂概念為例,有一位觀眾向我團表達內心世界時,表示自己可以把僅有的物資與無家者分享,卻未準備好與他們對話,與他們齊肩同行。

背後有一句潛台詞:其實我也很想有一天可以與他們齊肩而行。

廣告

而這一個關係卻又絕非單向。

希望觀眾成為整個活動的最大持份者是概念音樂會中十分重要的組成部份。一般情況下,台上台下的關係十分明確,台上是被欣賞的對像,台下的觀眾可以從中得到感受,甚至是極強票的感受!我們希望多做一步,別叫那一刻的感動白白浪費:音樂會可以用方法令觀眾把那一份熱誠和感受帶離會場,繼而在社會當中實現自己,自利利他。

廣告

後來在香港科技大學Social innovation and entrepreneurship分享當中,我們又有另一個新發現。

事緣我們即將舉行的概念音樂會反應未如理想,難免失落,豈料這一班科大的學生給了我們極大量的鼓勵和信心,他們不是對我團的音樂有信心,而是對於整個概念有信心。原因就只因大家都在同樣的年代受著相近的壓迫、痛苦、快樂、無奈和希望,我們都渴望著一場改變,渴望著音樂不只是娛樂的果實。

後來,當我們對四周的朋友主動發出需要支援的呼求,這些年看著團隊一步一步走來的每一個觀眾,不知不覺化為了一個互有信任的社群。亦因著台上台下的關係是那麼緊密,我們一早就以朋友之名行事互補不足。

就算再平凡都好,每一個平凡卻有相同軌跡的臉孔,都足以為對方帶來最堅定的希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