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順時針逆行」的 gender awareness

2019/1/14 — 10:24

我問基爵:「點解所有的演奏家、漫畫上動畫上出現的人物全部都係仔黎嘅?」基爵說:「我冇留意這個問題噃,可能因為成彈嘢都係啲仔搞出來的嘅,只有一個 illustrator 妹妹,畫了一隻眼嗰個故事。」

我這樣問他是因為我對其中一個故事特別有感覺,就是「差錯腳仆晒街」那一個故事,條仔結果要斬咗隻腳來行出了一條血路,好 L 悲壯。我當然希望能夠見到一條女义錯腳之後可以怎樣企番起身而沒有搞到成地都係血。如果基爵有多一點 gender sensitivity 就好了,會多一點笑中有涙和 humor!

廣告

基爵用了很多方法表達香港人怎樣難以前行,我們吃了什麼落肚,用了多少暴力,依然是甩皮甩骨,anti clockwise 的走,發現自己在穹蒼下難以與天地合一,這些故事當然非常有 feel, 大家都很想看到我們在時代巨輪下可以怎樣 「退一步」,然後用更宏觀的角度審視我們的社會,這個演出的宣傳不是這樣說的嗎?

廣告

基爵當然沒有提供什麼答案,但他卻親身示範了一條仔怎樣和自己創作的電子樂器跳一 part 舞, 還加入了絃樂四重奏,這一場「舞」,非常好看,因為我們看到有一個真實的人推動着這個時代的巨輪, 我們看到他怎様嘗試找一個方法來運行,最好看是他怎樣閃避都依然有種氣勢,時代巨輪的轉動著,我們怎麼還可以有 a sense of control! 我一邊看一邊想着:「如果由一條女去跳這一 part 舞,又會怎樣?」

一直都覺得自己很有興趣學習有關藝術創作的事情,可是一直都找不到適合的機會,有點苦惱,我能夠做的是什麼呢?唱歌又唔得/跳舞又唔得/演戲又唔識/拍片又唔掂/聲音演出又不夠 dramatic, 究竟可以點樣建立自己的舞台呢?年少時候看進念的劇場,見到大家行來行去,沒有說幾句話,就算有幾句對白都是重重複複那幾句,道具也只是幾張櫈一個皮喼之類,於是就覺得自己或者都可以站在台上, 好 liberating 啊!

三十年後,我看到更多表演藝術和舞台的可能性,而基爵就是我看見另一個更廣闊的世界的一道門。

他一直在探討人和電腦科技之間的關係,譲觀眾見到新音樂和各種 performance practices 各種互動的可能性。這些東西都很 philosophical,好啱我feel,形式上也超乎一般演唱會和話劇的格局,不會覺得又係搦住一個旅行喼牙!我們可以用時代的物料,科技,computer art, 創造聲音影像,用不同的方法講故事和演繹一個概念。

要玩就玩得盡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