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首爾站:子彈就該射出去

2016/9/27 — 10:39

《首爾站》劇照

《首爾站》劇照

「 畀啲手尾閂門得唔得啫!」《屍殺前傳:首爾站》(下文簡稱《首爾站》)與《屍殺列車》的最大關連之處。其餘的,網上眾多文章已經有講,情節上兩者無傳承關係:《首爾站》女主角海順非《屍殺列車》的受感染少女;喪屍在兩套作品的行動模式亦有所不同;首爾站淪陷的時間有分別...

劇情互不相干,可畢竟出自同一個導演手筆,兩者的聯繫終究是存在的。由創作淵源講,《屍殺列車》誕生因為韓國N.E.W.電影公司CEO看到《首爾站》的初剪版本後印象深刻,所以建議拍攝多一齣真人電影。也就是說,創作時序上《屍殺列車》是《首爾站》的發展。

時序上如此,不過價值上《首爾站》更似是《屍殺列車》的延伸。這兩部喪屍電影的原點在於對時代及社會的厭棄,導演延尚昊講:「在計劃製作《屍殺前傳:首爾站》時,我嚴重地自暴自棄,感覺自己處於讓人嫌惡的時代。我邊想著一切滅絕的社會氣氛,幻想:『可能大家公平地,全部變成喪屍也不錯?』」

廣告

在《屍殺列車》,我們看到營運長容錫的自私,生意人徐錫宇與軍官如何透過利益交易自保,無視其他民眾生死的冷酷,反映社會的陰暗。不過這一片漆黑,隨住劇情的推進為人性的光輝所沖淡。最後軍人沒有射殺孕婦與女孩,更是直接將《屍殺列車》的意義定調為光明與希望。這種結局固然較能討好大部份觀眾,不過網絡上盛傳《屍殺列車》有另一個真正的黑暗結局:「孕婦與女孩通過隧道時,因軍隊有殺錯無放過的指令而慘被槍殺。」確實反映不少影迷因為《屍殺列車》未有將冷酷進行到底所以產生遺憾。

那種遺憾在《首爾站》得到補償,最明顯莫過於《屍殺列車》結局沒有發射的那顆子彈在《首爾站》發射了,政府因為「大局」濫殺平民,活下來的人要麼選擇被政府殺害,要麼留下來當喪屍,赤裸裸的絕望,《屍殺列車》流露的溫情都盡數收起了。事實上《首爾站》的軍警每次拔槍都是對住平民而非喪屍,導演在《屍殺列車》對政權相對含蓄的批評到《首爾站》表露無遺。

廣告

我們回看訪問,延尚昊解釋為什麼以首爾為舞台時講:「首爾站作為韓國地標,到處有光鮮華麗的高樓大廈聳立。但與此同時,首爾站也有露宿者,和大量殘破旅館供窮苦市民屈居。金碧輝煌的都市引來了資金和權力,但也邊緣化城市裡的低下階層。露宿者被視為沉重的社會負累,在電影內就像喪屍一樣,被政府驅趕掃蕩。」清楚地點出他對當今韓國社會的不滿。

當權者以外,《首爾站》裡頭於屍禍中掙扎的受害者也未能走出人性的陰暗,像於《屍殺列車》的主角們一樣互相合作。整套動畫最精彩的一幕在於結尾的衝突:海順與本來應該是前來救她的「父親」互相廝殺。那是完全獨立於屍禍以外,一場純粹的人與人的廝殺,為什麼不可以㩗手走出危機呢?不是因為客觀問題的艱難,而是單純出於人性的醜惡。諷刺是這場衝突在「示範單位」,一個象徵「家」的地方上演,諷刺是這場衝突假「父愛」之名進行。眾所周知,《屍殺列車》正是「父愛」把女兒救下,但來到《首爾站》,「父愛」被扭轉成一種偽裝與虛假。同一樣元素兩套作品共用,卻分別走向不同的極端。

整套《首爾站》未有如《屍殺列車》般走出隧道通向光明面,反是一黑到底,實在叫人哀嘆,不過相信這才是很多影迷心中《屍殺列車》應有的姿態:那子彈就該射出去,那女兒就該死,這才更像真實的情況。所以講,價值上《首爾站》更似是《屍殺列車》的延伸。

當然,所謂延伸其實建基於我們認為人性黑暗比人性光輝來得更真實的前提之上。假若我們換個角度去相信人能夠由惡轉善,如《屍殺列車》的主角徐錫宇一樣,那麼由《首爾站》到《屍殺列車》,由開槍到不開槍,其實亦可以梳理成一種對人恢復希望的過程。究竟導演是為了票房與市場考慮才把《屍殺列車》處理得相對溫情,還是真的開始對人性產生信任?這個問題,其實也是測試我們對人性的看法如何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