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三部曲舞台化 陳冠中:我們一點也不輸

2015/10/9 — 16:55

「我在大陸去過超過一百個城市,同其他一線大城市比,香港相當有份量,我們一點也不輸。」穿梭中港兩地的文化人陳冠中說。

香港故事難以言說,卻一直絮絮不斷。杜可風上月推出過電影《香港三部曲》。無獨有偶,2004 ,年牛津出版社也將陳冠中分別寫成於 1970、1990 及 2003 年的三篇小說,合輯成同名的《香港三部曲》,反映三個時期的港人心態。香港大學香港研究課程主任朱耀偉坦言,閱讀此作讓他覺得「好高興」,認為小說示範了「原來香港故事是可以言說的」。

今年,浪人劇場參考《香港三部曲》,改編而成劇場作品──《裸「言泳」無邪》,並邀請陳冠中分享對「城市身份講述」的說法。時隔十年,一個香港人移居北京,陳冠中無改對香港成功經驗的看法,甚至進一步提出香港歷史充滿「好彩」的因素;而且香港沒有大家想像中的邊緣化,相對開放的港口城市,叫我們以文化豐富多元;活潑的實驗場地,讓這座七百萬的城市與眾不同。

廣告

 

好彩:歷史轉折點特別多

廣告

書寫新作《建豐二年》的烏有史,陳冠中提出一個歷史分岔口,與別不同的今日中國想像,叫他發現香港歷史轉折點特別多。

他提出三個「如果」,每一個「如果」都足以改寫香港故事。

1842 年,英國政府命令查理義律 (Charles Elliot) 奪取舟山群島,義律卻獨斷獨行,佔領香港,「如果唔係咁,發咗嗰個係舟山群島啦」;1945 年,蔣介石想收回香港,但形勢因著羅斯福逝世而改變,繼任的美國總統杜魯門支持英國,而首相邱吉爾死手不放殖民地,「如果唔係咁,1945 年,我們就是中國地方了」;1974 年,葡萄牙進行解殖運動,釋出澳門要求中國收回,但遭中共拒絕,「如果葡萄牙一提出放棄殖民地,中國就立即接收,作為另一個殖民地的香港,主權問題就早在 1970 年代中發生。」

直至 1980 年代,香港制度改變,吸引海外金融機構進駐,成就經濟神話,「法制已在,廉政已在,一切都是『咁橋』出現了一個時機,令香港變成一個香港成功的範例。」一如陳冠中在《我這一代香港人》所說,他認為所謂「香港模式」,不過是人們總結成功經驗的形容詞。香港歷史的推進,百年以來都是由一些「巧合」組成,其實相當「好彩」。

 

多元:特別精彩的七百萬人

陳冠中移居北京的十五年,中港關係發生突變。從交流到衝突,從國族到本土,隨著中國經濟崛起,大陸城市高速發展,香港面臨「邊緣化」的論述日漸普遍。然而,作為北京生活的香港人,陳冠中並不同意。

「好多人說中港,用香港同中國比,其實不太妥當。十三億人對七百萬人?同其他一線大城市比,香港相當有份量,我們一點也不輸。」陳冠中曾遊歷超過一百知中國城市,當中不乏人口超過七百萬的聚落,但他走遍半璧江山之後仍然說:「香港這個七百萬人的城市,有這麼多東西產生出來,是中國其他七百萬人的城市是無法比擬的。」

陳冠中以自己發現香港文學的經歷為例,指自己偏愛台灣文學,直到《號外》快要成立的時候,才開始惡補香港文化史。學習的過程中,他發現這些年來,香港作家一直筆耕不斷,「原來有那麼多人,一路都有人做創作。」如今劉以鬯、三蘇、西西、崑南等等香港作家掛在口邊,他都能夠如數家珍地細說他們的故事。陳冠中現在每有機會到大陸院校做講座時,總會這樣對大陸文青說:「所有你們有興趣的東西,香港都有人在做,而且已經做了很多年,有一個傳承。」

 

潮流:歷史只是後驗的名詞

「香港是很多潮流的。」陳冠中認為,香港許多文化創意一直以來不斷反覆誕生、褪去。這個城市就是一個特例,容許大家做「好不正經、好不正當,或者政治上不正確的事情」,實驗碰撞出各種有趣的新意。就像以上提到的香港文學史,今日看來好像「有個傳承好清楚,但這些當時都是潮流來的」。

「或者這都是一種香港特色:有那麼多東西在發生,我們卻忽略了。」陳冠中感嘆,香港近年急欲尋找出口和答案,經常被問及香港應該要怎麼辦?或香港情況怎樣?或香港模式是甚麼?他都一一以「不是能夠用三言兩語說完」回應──這不是婉轉的回絕,陳冠中解釋「我們一直強調香港的多元化,其實是沒那麼容易講得清楚。我們經常被逼說得好簡單,容易走向兩極,可能就是現在的問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