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接受了我,讓我和他們一起憤怒,一起流淚。」

2019/8/5 — 18:37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專頁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專頁

編按﹕本文為日本/香港攝影師 Rie Nishinaka (Raylie) 在東京新宿的攝影展「香港聖譚曲」中,為展覽撰寫的第三部。作者希望透過文字與攝影作品,讓更多日本人知道香港的現況。原文為日語,由 kiriko & kokura 翻譯。文題為編輯所擬。展覽相關報道請按此。其他三部份譯稿請按此

我是在第二次來香港的時候,想要更加認識「香港人」的。

那是在 2014 年 11 月,雨傘運動期間。

廣告

在那之前數月,我訂了前往香港的機票。不久後示威者就與警察爆發大規模衝突。追看日本報道的我,每日陷入惶恐不安之中。然而我記得,香港人曾經拯救過我。我希望親身了解香港人的狀況,因此仍決意赴港。

直接走在抗爭現場,我所看到的與日本報道的很不一樣。儘管街上滿是圍欄和帳幕,然而箇中還是有其秩序。在這裡,香港人的真誠與對美好未來的希望,深深震撼了我。然而另一方面,我對創造這一切的香港人「精神」,以及這件事件的始末卻茫然不知,這令我十分羞恥。

廣告

回到日本後,我立即開始學習香港的歷史與政治。因為想要閱讀原文,所以我開始學習廣東話。

隨著學習,我開始看到作為一個遊客無法看見的事。學習也讓我交上許多香港朋友。

2014 年到 2019 年間的香港,不得不面對雨傘運動的挫折。政治風波下,令人難受的新聞不絕於耳。民意撕裂,香港引以為傲的「自由」亦因各項事件受到動搖。

-再這樣下去,香港人會否被某種「強大力量」吞噬?香港的特色會否就此失去?-香港朋友三番四次說到「無力感」、「絕望」的同時,我的心也特別沉重。

今年 5 月底,我趁放假飛往香港,偶爾在機場閘口聽到一個香港人說﹕「6 月 9 日,也許是香港的最後一戰。」這句話是如此悲痛。

6 月 9 日,便是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示威的日子。這條條例容許香港將犯人移交中國。那個香港人說﹕「這將會是記在史書的一天。」在登上飛機的數分鐘前,我再次訂下 6 月 9 日前往香港的機票。

6 月 9 日現場看到的示威,無疑是一件歷史事件。那更是處於現在進行式的歷史事件的序幕。

當日示威人數多達 103 萬,是主權移交後最大型的示威活動。然而香港政府卻仍不改變其頑固姿態。作為回應,市民 6 月 12 日再次發動抗議。政府則以可怖的方式回應。它的強硬姿態,警察那堪稱「鎮壓」的不可饒恕的暴力,均遠遠超過雨傘運動。3 天之後的 6 月 15 日,有香港市民因抗議而自殺。翌日的 16 日,200 萬零 1 人(亦即那名死者)在街頭抗議,人數接近 9 日示威的 2 倍。

政府則於 6 月 15 日表示無限期暫緩條例修訂,但這與市民所要求的「撤回」不相同。抗議活動仍在繼續。悲痛的是,自殺人數又再增加。之後的 7 月 1 日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紀念日,一部份示威者以悲壯的心,視死如歸,衝入立法會。當時我在香港的酒店看直播至深夜。我清楚地感受到他們的覺悟,他們連生命都可放棄。

在那之後,香港政府再於記者會上指逃犯條例修訂「壽終正寢」。然而那仍不是市民所要求的「撤回」(這才是審理法案時的正式用語)。與此同時,政府逼迫市民至近乎要放棄生命,卻又不斷責罵他們是「暴徒」(官方使用暴動或暴徒等詞,或會令抗爭者成為法律控訴對象,抗爭歷史也可能被後世竄改)。

然後在 7 月 21 日,示威人士在香港島與警察衝突之時,新界發生了黑社會無差別襲擊事件。關於新界黑社會活動與政府的關係,確有一段獨特歷史。許多香港人對黑社會這一天的行為感到既恐怖又憤怒。

香港社會現在,恐怕已處於前所未有的悲壯感與緊迫感之中。

這五年間,不,比這更早以前就開始積累的香港的所思所感,以及社會有如漩渦的矛盾,在這數個月內全部爆發。

憤怒、悲壯、恐怖,還有無論對手是誰也不放棄的心情。種種以極高濃度,如怒濤撼動香港社會。

與此同時,這一波浪潮亦推動了世界。現在,世界各地對香港的支持正在不斷擴大。這幾個月我親身目睹的是,香港人的身姿,經歷過五年的時代之痛,變得更加強大了。

香港人的「魂」-充滿憤怒、哀傷與希望的「魂」,正在發亮。而世界則在回應。香港人精神走過顛簸的歷史之後,確確實實正朝另一階段進化。

稍為談一下自己的事。6 月 12 日大規模衝突中,現場的悲慘狀況令我失語。為此我不得不告訴自己,我沒有居留權,我只是外國人,我應該冷靜地保持距離。

那天我看著現場直播,與一個香港人說話。我很平淡地對他談述現場狀況,並費勁地擠出一句﹕「因為我是外國人,還真不知道怎樣評價好呢。」

那時候,那個香港人以前所未有的憤怒,說﹕「我無當你係外國人,我當你係香港人。」

我便無法抑制自己。轉眼間眼眶已有一泡淚。

香港人接受了我,讓我和他們一起憤怒,一起流淚。

5 年前,拯救了我的香港人。

現在是和我一起前行的同伴。

今後也許會繼續有許多辛酸,但我希望能繼續支持香港精神、香港人。

只要香港人繼續閃耀、香港精神仍然生還,香港無論如何都會再次復活過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