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作者唔使乞食

2015/3/30 — 18:35

【 文:江澄 】

回應陳婉容的〈文學的價錢與價值〉。

我希望真正有心保護香港文學的人,不要再散佈這些寫作等於乞食的理論。因為怕死而放棄寫作,在乞食面前卻步,每個人寫或不寫都有自己的原因,需要誇張矯情到這個地步嗎?我不認識或知道任何一個餓死的香港作者;正如我亦不認識任何一個純靠寫作發了達的香港作者一樣。

廣告

全職寫作在香港收入不夠糊口,但這其實不是香港獨有的現象,澳門的全職作者、新加坡的;甚至文學出版較發達的地方,例如台灣英國大陸,也有很多很多全職作者版税稿酬微薄。至於為何寫作及許多創作行業付出與收入不成正比,已有很多經濟或社會學的書解釋過,自己找書看吧。

香港許多作者都有正職或有多份兼職,下班後寫作,過著儉樸的生活,但我們不會覺得自己很慘,收入微薄是我們入行時已知的行業風險,如時裝模特兒預了無飽飯食,做傳媒會日夜顛倒。我不覺得模特兒每餐只能吃幾條菜好慘;你也不用同情我們的稿費低過最低工資。

廣告

至於這位作者眼中最賣得的化妝扮靚旅遊書﹝其實香港最賣得的是風水食譜財經﹞,如果沒有這些書,香港更多作者更早玩完!我接觸過很多香港的出版社,香港的出版界絕對是良心行業,絕少出版社以賺到盡為經營方針。大部分出版社出書的種類都很雜,暢銷不暢銷一網打盡,如果要賺到盡,為什麼不只出食譜旅遊,還要出沒銷量保證的散文和小說?你可以說這是形象工程,扮文化事業,但說到底,一個玄學大師加一個旅遊達人可能每年就養住了十個八個出完唔知有無人買的project。不少出版社和編輯,明知一個作者不暢銷,依然肯幫他出書,為的只是對新人有信心,不希望他的作品從此在市場消失,寧願用暢銷書養住先。在香港要出書,既可以伸請藝發局資助,又可以跟出版社合作,接受微薄但公平的版稅安排﹝微薄是因為不暢銷,不是出版社食水深﹞,也可以自資。寫了一本不再出,應不是在乞食面前卻步,只是在沒有一書成名前卻步!

我也不同意「文學綜援」這個說法。綜援是給沒有工作能力或因為要照顧家庭而不能出外工作的人,所以綜援的金額最少要能養活一個人。作者有工作能力,政府沒責任養活任何一個作者或藝術家。我贊成政府資助文學和藝術,避免文學和藝術完全由市場主導,但資助就是資助,不可能確保作者生活無憂,有飽飯吃。資助也不是助養印刷業,印刷是fixed cost,稿酬卻是相對主觀的,那資助只cover印刷和製作費,不給稿酬有什麼問題?即使在商業出版社出書,大部分作者也是沒有稿費,要等賣書才有版稅,這是行業運作,難道就因為政府資助就要例外嗎?電影發展基金給的資助相信也不會給一個新導演很可觀的導演費吧?為什麼沒聽過電影人說政府只養活了後期製作公司和器材租賃公司?由政府或出版社承擔製作成本,作者就付出寫作時間,風險是人人均等的,不能因為自己是作者就覺得可以有豁免,要有合理的報酬才動筆。那既然資助是吃不飽人的,那也不存在受了資助就要為政府服務的問題。資助最多是一封利是,絕不是一張賣身契,香港的作者也未致於因一封利是要作政府喉舌的地步。

所以我們也千萬不要祈禱政府忽然大幅提高資助,令真正的「文學綜援」出現。真有這樣一天,政府決定要養活一群作者,這些作者還能有多少言論自由,創作空間?

至於香港有幾多作者寫得出長篇小說?去任何一間大型書店數下,雖不中亦不遠矣,除非在這位作者眼中,除了董啓章,其他人寫的都不是小說。要靠一人一相撐香港文學去估算香港有幾多人寫長篇小說,我只能說你好白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