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摩登建築】粵語片年代的摩登巨廈 — 灣仔AIA大廈

2018/12/20 — 17:20

位於灣仔司徒拔道1號的 AIA 大廈,最近傳出清拆重建的消息[1]。大家可能會覺得奇怪:這棟大廈驟眼看來似乎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幢高樓大廈,又有什麼建築歷史的價值呢?其實,灣仔 AIA 大廈已經有 51 年歷史,於 1967 年落成。是生於粵語片年代摩登建築呢!

這座建築擁有不少個「第一」。當時,高樓林立的灣仔區仍然未成形,司徒拔道 1 號的AIA大廈是灣仔區的第一座高樓大廈。樓高 28 層的AIA總部大樓,由著名的巴馬丹拿建築事務所(Palmer and Turner),包辦建築及結構的設計,總承辦商為保華建業(Paul Y. Construction Co. Ltd.)。據當時的報道所指,整個項目總共花費二千萬港元,以每十日一層的速度興建。雖然這座建築運用了嶄新的結構和技術,但所花費的時間和金錢,和傳統的技術大致相同。由此可見,縱使在 50 年前的香港,建築的技術和工法,已經達到領先國際的水平,亦會大膽嘗試嶄新的結構技術。

此外,這座大廈亦是香港第一座採用「預應力」(Pre-stressed)技術興建的高樓大廈。這座建築在結構上非常先進。外觀上我們不難發現,它擁有一個非常厚實的外牆,和一般的高樓大廈的玻璃幕牆截然不同。其實,建築師將大廈的所有柱子,全部移動到外牆之外。除了包含了電梯和洗手間等垂直管道的核心筒,所有的辦公樓面,都是一個完全沒有柱子的開放空間。它的外牆設計其實是整座建築結構的一部份。這種設計帶來的一個問題,就是樓板的結構跨度,即是核心筒和外牆結構之間的跨度特別大。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工程師選用了一種多用於橋樑的「預應力」樓板結構,預先將樓板的結構拉緊,注入應力,提供額外的壓力去抵銷地心吸力帶來的重量。大致上就好像我們打麻雀,洗牌之後用手將一行的麻雀從兩端大力夾起一樣。[2]

廣告

由於所有柱子被移到外牆,因此樓面空間非常明亮輕快,充滿現代主義建築巨匠Mies van der Rohe 的風格。

由於所有柱子被移到外牆,因此樓面空間非常明亮輕快,充滿現代主義建築巨匠Mies van der Rohe 的風格。

廣告

樓板結構的玻璃纖維模板

樓板結構的玻璃纖維模板

建築的設計沒有多餘的線條和裝飾,整個外型都是完全依據這種特殊的結構系統去設計。由於外牆承受了整棟建築的重量,因此必須特別的厚實。為了減輕外觀上的笨重感覺,建築師將原本垂直的立柱,加入了折曲的線條。由於結構應力需要向下傳遞,折曲了的外牆立柱,更能夠有效將應力傳遞到地面。這個設計明顯地參考了美國SOM建築師事務所建築師 Gordon Bunshaft 於60年代的兩座作品:美國耶魯大學 Beinecke Rare Book & Manuscript Library (1963)和比利時布魯塞爾 Bank Brussels Lambert (1965)。相信讀者亦都不難發現,這一座建築和金鐘美利大廈,以及旺角匯豐銀行中心,在外牆的設計上有不少異曲同工之處。我亦曾經在介紹金鐘美利大廈時,討論過這個特點。現代主義建築其中一個特點,正正是建築設計的「均質化」、「標準化」和「適用性」(universality),以及個別例子之間一些細微的細部處理分別。

美國耶魯大學Beinecke Rare Book & Manuscript Library (1963)

美國耶魯大學Beinecke Rare Book & Manuscript Library (1963)

比利時布魯塞爾Bank Brussels Lambert (1965)

比利時布魯塞爾Bank Brussels Lambert (1965)

金鐘美利大廈(1970)

金鐘美利大廈(1970)

AIA 大廈的建築師特意將天台一層的開洞,大幅度的挑高,除了可以令天台的視野更廣闊,亦為整座建築的外型注入了輕盈的感覺。這個手法亦呼應了大堂入口的巨型雙曲面 (hyperbolic paraboloid) 懸臂結構。簡單的兩個手法,抵銷了外牆結構系統帶來的笨重感覺。這是熟練的現代主義建築設計語言,亦可見本地建築師的設計水準,在60年代已經可以媲美歐美地區。

天台一層的開洞大幅度的挑高,為整座建築的外型注入了輕盈的感覺

天台一層的開洞大幅度的挑高,為整座建築的外型注入了輕盈的感覺

大堂入口的巨型雙曲面(hyperbolic paraboloid)懸臂結構,抵銷了外牆結構系統帶來的笨重感覺

大堂入口的巨型雙曲面(hyperbolic paraboloid)懸臂結構,抵銷了外牆結構系統帶來的笨重感覺

60 年代的現代主義高樓建築,雖然看來好像和現在遍佈香港的高樓大廈一模一樣,但這些第一代的高樓建築,其實見證着香港建築設計和施工技術,在早期的大膽嘗試和尖端技術水平。摩登年代的建築,沒有如同新古典主義一樣的歷史感,看起上來好像垂手可得的現代主義美學,其實已經背負着5、60年的歷史。這一類型的戰後現代主義建築,在香港數量不少。我們該如何記錄和保育這些祖父輩,辛苦用精力和汗水換來的歷史成就,是我們急需要討論的話題。

[1]: https://www.scmp.com/business/banking-finance/article/2178009/1960s-era-aia-building-slated-redevelopment-22-storey-grade

[2]: 其實這並不是很好的比喻,麻雀之間靠磨擦力維持,但我實在找不到更生活化的例子,煩請讀者幫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