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新一代向達明一派致敬專輯《達明一代》

2017/2/14 — 15:52

【文:Terry Wong】

「達明一派」此個名字,在八十年代香港樂團史上是一個傳奇。因為他們能道出香港時代變遷。上世紀八十年代中,香港樂團潮冒起,那時的唱片公司不斷發掘樂團,並簽下來推出唱片,耳熟能詳名字包括「beyond」、「太極」、「Radius」等等,但「達明一派」(以下簡稱『達明』)在當中別樹一幟,擁有英倫搖滾氣息之餘,還有濃濃電音樂風,在那時市場上充斥著傳統搖滾樂團的氛圍中脫穎而出。

《達明一代 Tribute Album》專輯封面

《達明一代 Tribute Album》專輯封面

廣告

達明的兩位成員造型總是話題,主唱黃耀明擁有一把長長秀髮,反之負責音樂的劉以達就是極短髮型,強烈對比成為鮮明形象。當然,達明最要數的是歌曲,處處流露著對香港變遷的描寫。八十年代的香港還是英國殖民地,達明出道時間,是英國跟中國政府談著香港前途問題,簽訂中英聯合聲明的時代,他們的歌曲表達了港人對未來的迷茫及恐懼感,一曲〈你還愛我嗎?〉就是香港給英國的情書;〈今天應該很高興〉細說了香港移民潮實況;〈大亞灣之戀〉道出香港人最怕的是什麼;還有〈天問〉涉及敏感事件。

廣告

達明的歌曲還有很多,常說的是無人敢說的政治題材。「達明一派」成為一個傳奇,事必有因,歌中有理,也令到很多與達明成長的樂迷自豪地說:我們都是聽達明一派長大的。

時間一晃,香港走過三十年,達明也在離離合合中過了三十年。就在去年開始,黃耀明(明哥)及劉以達(達哥)宣佈會有一連串動作來為「達明一派」復出舖路。首先推出的是一套七張十吋黑膠片名為《Project 30》的套裝片,以圖案碟方式精選達明的作品,同時間,兩位也宣布了會有新唱片及演唱會在 2017 年內發生。接著,有消息傳出會有一張全新致敬專輯推出,包含著不同風格的樂手、歌手,以他們固有的樂風翻玩達明作品;此張《達明一代》致敬唱片的由來,據悉是明哥親自出手,四處邀約不同音樂單位參與。此案極盡大膽,試想「達明一派」那種根深蒂固的樂風,落在不同音樂人手上會變成如何?無論破壞或超越,都是相當令人好奇的地方。

《達明一代》的十四首歌來自十三個單位,音樂人馮翰銘擔大樑選唱了兩首曲目,分別是〈今夜星光燦爛〉及〈石頭記〉,前者以簡約電音手法玩奏,開段以口風琴方式來取代原曲壯麗鍵琴,有著夜深冷漠氛圍;後者原曲是中國風電音,馮的版本卻是很有虛幻味道,更刻意改動旋律編排,務求帶來更虛無感覺。其他歌手方面,岑寧兒走輕爵士風的〈馬路天使〉不禁令人想起香港尖東當年的繁華夜色,酒廊充斥街頭的日子;新晉歌手符致逸的〈恐佈份子〉是達明滄歌遺珠之作,是首有關環保議題作品,符的版本卻以一種 world music 編排,貼題非常。

(圖片來源:達明一派 facebook)

(圖片來源:達明一派 facebook)

要數驚喜地方,請來樂壇前輩葉德嫻主唱的〈半生緣〉,整首曲給徹底過頭換面,原曲是中國小調歌曲,卻變成非常氣氛化的嬉哈樂曲,甚至加插了本地說唱樂手 MC 仁的說唱,令歌曲非常立體,由意念到演繹都是一種藝術方式呈現。還有台灣創作人陳珊妮的〈聖誕快樂〉,近年 Sandee 主打都是電氣化歌曲編排,非常配合歌曲那種孤獨疏離,是上乘佳作。男歌手藍奕邦獻上〈禁色〉,也許原曲三拍子琴聲的太深入人心,可惜此版本沒有挑戰到原曲獨特。

除了歌手之外,也有不同樂團來致敬達明一派。感恩是雞蛋蒸肉餅非常忠於本身風格,她們的「同黨」披著數字搖滾魂的樂風,猶以吉他手 Soni 那派亮麗吉他聲配 Soft 主唱又帶點神經質,異常跳脫。香港之聲 My Little Airport 貫徹 Lo-fi 風格,鼓機、鍵盤及非常招牌的女聲 Nicole 帶來了俐落的〈你望我望〉。相信是首度灌錄廣東曲的觸執毛,他們的〈青春殘酷物語〉非常不「觸執毛」,帶出他們另一層面都可算是一種突破。

「一舖清唱」主理的〈十個救火的少年〉以無伴唱方式編排整首歌曲,編曲趣意非常,像用人聲裝成消防車警號,是碟上一個亮點。雷鬼曲風的 Sensi Lion 玩奏〈溜冰滾軸〉,體會難以形容,只要音樂一起就令人聞風起舞。說到達明復出,其實今年也會有「at17」重組,成員林二汶及盧凱彤的〈迷戀〉以最吉他的方式編排,加上兩把美得可以的聲音,細數愛情迷失,聽到有種大愛感覺。最後要介紹的,是序曲樂手「假音人」無懈可擊的〈四季交易會〉,原曲是華麗美豔,落在假音人手上編排卻以後搖樂風為主調,帶出一首不再假音人的達明樂曲,絕對令人印象深刻。

(圖片來源:達明一派 facebook)

(圖片來源:達明一派 facebook)

明哥曾在臉書留字,《達明一代》的封面設計是由本地插畫家利志達負責,作畫概念只有一個:「妖獸都市」。香港走過三十年,新一代香港音樂人,用心演繹此批達明一派的作品時,處於現今香港大時代下,我們的感覺應是「今天應該很高興」?還是「今夜星光燦爛」?

原刊於Blow吹音樂

Blow吹音樂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