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有文學

2015/3/31 — 14:30

「一人一相撐香港文學」,特別為一些藏書拍了照,並寫了一點文字。

《十人詩選》重要,並饒具特別意義,因有多位未出詩集的香港重要作家的詩,都在這裡。如吳煦斌,如李國威⋯⋯

廣告

若這本獲藝發局資助的詩選沒有出版,則我們現在想看到這些作品,只能靠有心人去從舊書刊中一一蒐集了。

只怕這些有心人,已越來越少。

廣告

《十人詩選》前有葉輝序〈十種個性與二十年的共同記憶〉及也斯序〈抗衡與抒情、藝術與關懷〉,信是勾勒一個時代的信念、承傳、語言美學的重要篇章。

不少外地詩友問我香港詩可讀什麼書,我第一時間推薦這本。要認識香港詩最好一面的脈絡,這可能是最重要的一本。若問香港詩跟中、台有何不同,有何獨特而可貴之處,我答:你看這本,就會明白。《十人詩選》是香港詩的驕傲。

詩選中我個人特別鍾愛李國威的詩。李國威短暫一生,詩的數量不多,但幾乎全是精品。〈曇花〉 一詩,亦可能是香港詩中寫情寫得最好的一首。

也斯,不能跳過的香港文學重要部份。他最早的散文集《灰鴿早晨的話》和《神話午餐》,以及小說集《養龍人師門》,是由台灣的出版社為他出版的。

我所珍藏的部份素葉叢書。素葉不取政府資助,默默為香港寫作人出書,為我們帶來高品質的文學作品,並維持數十年之久。謹向素葉出版社和《素葉文學》致敬。

蔡炎培的第一本詩集《小詩三卷》,由明窗出版社於 1978 年 12 月出版,前有談錫永序。以下是詩集中最有名的一首:

〈七星燈〉

搖著夜寒的銀河路
你給我一個不懂詩的樣子
挨在馬車邊
使我顛顛倒倒的眼神
突然記起棺裏面
有錫過的唇燙貼的手
和她耳根的天葵花
全放在可觸撫的死亡間
死亡在報紙上進行   
昨宵我又見她走過王府井
去讀那些大字報
找著血時便棲了身 
很似戰車在人的上面輾過 
成爲中國的姓氏      
爲何她還未甦生
很多人這樣問,很多人都沒了消息

馬車在血光中進行
她在我的肩膀靠著
並想著外邊的石板路
會有一地梧桐樹影
深吻了月光
月光在城外的手圍穿出
突破惹人眼淚的表象
便在雲層隱沒  
不再重看
只有那匹馬,不懂倉促  
發足前奔……

在馬車的前奔中
「如果這是別,」她說
「那就是別了。北京。」  
是她倉卒收起桃花扇    
看我南來最後一屆的學生

桃紅不會開給明日的北大  
鮮血已濕了林花    
今宵是個沒有月光的晚上   
在你不懂詩的樣子下    
馬兒特別怕蹄聲     
那麼在我身旁請你坐穩一點點
車過銀河路       
鞭著
七星燈

一九六八.四.廿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