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未死,其言也善 — 《金盆𠺘口》

2018/7/15 — 22:07

(圖片來源:黃子華 - 子華本部 Facebook)

(圖片來源:黃子華 - 子華本部 Facebook)

(若未𠺘口,小心劇透)

昨晚看《金盆𠺘口》,事前避開了所有報道,所以對棟篤笑內容一無所知,甚至不知道主題是政治。然後我訝然發現,這或許是黃子華迄今最苦口婆心的棟篤笑。他講了大半場的,是香港人的殖民史或臥底史(他是否讀過羅永生的《殖民無間道》?),以及近年社會的撕裂和戾氣。看得出華子華說得相當小心──比如他講社會撕裂,僅及黃絲藍絲而不及泛民本土以至更細碎的版塊碰撞,避開了14年以來真正惹火的問題。當然這不是革命宣言,也不是研討會論文,他毋須講得非常深入,多個笑中有淚的事例也足以令人警惕了。

最後黃子華話鋒一轉,聲援同志、性工作者等性小眾,而中間的轉折句是「香港過去二十年最大的問題是政制停滯不前,但⋯⋯」這句話他說得很急,悲傷也藏得很深——是的,對於這個話題,也即整場棟篤笑主線背後的問題根源,他的確無話可說了。然而這突兀的轉折畢竟也有積極的意義:政制大石搬不走,不代表別處無事可做,別忘了性別也是政治。他說,我覺得過去二十年最離譜的事就是陳冠希,此時全場大聲鼓掌,冷不防他來一記回馬槍,說離譜的是罵陳氏的人(大意如此)——掌聲猛地靜下來了。不難想像,對某些觀眾來說,陳冠希床照和黃子華講棟篤笑,都是娛樂品而已,誰願意讓笑話燒到自己身上?當然黃子華還是說得很小心,比如強調對陳沒好感,不鼓勵花fit等等,但我還是欣賞他敢於冒犯粉絲的勇氣。

廣告

這場棟篤笑的尾音,是絕望中的一點點憧憬,更像是臨終托孤——我相信這的確是黃子華最後的棟篤笑了。如果我們的城市開放一點,黃子華的笑話肯定會更大膽,種種聲援也會更及時吧。我們可以再努力一點,讓種種「如果」開花結果嗎?

離開紅館,更要找到笑下去的理由。

廣告

(轉載自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