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獨立圈經典回顧:Whence He Came

2015/9/6 — 14:28

【文:奧利佛 Oliver】

很老土地說,香港是個華洋雜處的地方,殖民地的歷史背景深深影響著藝文音樂圈,特別是獨立音樂圈(或者以前說的地下樂隊)。正因為香港是個種族多元的地方,「洋人勢力」在香港樂團圈甚為吃重,很多我們俗稱的「鬼仔 Band」非常受歡迎,他們自成一國,支持者眾多而且非常團結,形成一股強大的力量。90 年代末、2000 年初,知名的鬼仔 Band 包括 Cry(後來改名為 Audiotraffic)、Uncle Joe、The Love Song 等等,他們的共通點都是樂團成員由混血兒或外籍人士組成、以英語創作為主。當中最受歡迎、影響深遠的,不能不數 Whence He Came 這組香港經典樂團。

Whence He Came 由主腦 Joshua Wong 與吉他手 Ephraim Bano 於 1999 年組成,特別之處是難以詳述 WHC 其他成員的資料,因為樂團初期不停更換團員,只有 Joshua 與 Ephraim 從頭到尾一直謹守崗位。樂團曾於 2001 年及 2004 年推出兩張個人專輯《Still Admidst The Traffic》及《The Shorter Story》,因為兩張專輯的製作班底大有不同,以此為分界線,2001 時期樂團成員另包括貝斯手 Joel Deerwester 與鼓手 Suhail Stephen;而第二張專輯時期貝斯手改為 Ken Mimasu、鼓手黃偉勳(阿勳),另加上鍵盤手 Nic Tse,這個也是樂團最經典的陣容。

廣告

Whence He Came 首張專輯《Still Amidst The Traffic》

Whence He Came 首張專輯《Still Amidst The Traffic》

廣告

來自首張專輯的單曲〈Silver Sleep〉

Whence He Came 是一組極為「國際化」的樂團,各成員血統包括中國、馬來西亞、澳洲、菲律賓、日本及美國;在演出策略上,他們當時與其他香港樂團大為不同,選取一條國際化的路線,多番出國遠征演出,曾到澳洲、日本、新加坡、中國及馬來西亞等地巡迴演出,更曾與日本千葉縣樂團 Buddhistson 合作推出唱片《This Is Where We Rise》。2000 年初是香港獨立音樂圈一段輝煌時期,多個單位開始自資灌錄並發表唱片,Whence He Came 固然是當中的佼佼者,不同的是,他們唱片的製作品質遠高於其他同期樂團。

2004 年推出的專輯《The Shorter Story》可說是其巔峰之作,各樂手頂級的演奏水準,加上高質的錄音與後製,這張專輯是香港獨立圈的經典作品,網絡上流傳大量該專輯歌曲的 Cover 版本,可見樂團當時的受歡迎程度是多厲害。就曲風來說,Whence He Came 是典型的 Indie-Rock / Emo 樂團,甚至可說在香港把 Emo 發揚光大的樂團,多組後來新晉均受到他們影響。但其實從第二張專輯開始,音樂中加入了點點電音聲效與合成器演奏,歌曲有更多的轉折變奏,作品如《Finer Lights and Fairytales》更是 Post-Rock 味甚濃的作品,可見他們並不拘泥於傳統 Emo 的框架。

Whence He Came 第二張專輯《The Shorter Story》

Whence He Came 第二張專輯《The Shorter Story》

來自第二張專輯的單曲〈The Lonely Road〉

當時《The Shorter Story》專輯發表會在尖沙嘴 YMCA 舉行,全場爆滿、氣氛高漲,每首歌都是全場大合唱,猶如宗教大會般(其實 Whence He Came 各成員均為基督徒,歌詞中有不少宗教訊息)。樂團於 2000 年中期解散後,曾於 2008 及 2012 年兩度舉行 Reunion 重組音樂會,門票銷售一空迅速爆滿。解散後,最受矚目的是主唱 Joshua 組成 Folk Rock 樂團 Noughts and Exes,樂團同樣非常成功(可惜樂團不久前也已經解散);而鼓手阿勳更逐漸成為香港一代鼓王,為陳奕迅、何韻詩、容祖兒等等流行歌手的演唱會鼓手,活躍於流行音樂圈。過去每隔幾年,Whence He Came 都會舉辦 Reunion 重組音樂會與樂迷們聚舊,不知道今年他們有沒有這個打算?

曾打進商業電台外語流行榜的單曲〈Here's To Hope〉

 

原刊於Blow吹音樂

Blow吹音樂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