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真的不是「文化沙漠」?

2016/10/11 — 6:26

作者提問:香港真的不是「文化沙漠」? (資料圖片 l Ryan Cheng @ wikipedia )

作者提問:香港真的不是「文化沙漠」? (資料圖片 l Ryan Cheng @ wikipedia )

【文:魏盜珈】

「文化沙漠」一詞並非新興的概念,自香港人接觸了「文化沙漠」一詞後,便對「香港是不是文化沙漠?」這問題有了很多討論。而關心這個問題的人當然極欲予以否定,可是,事實又是否如此呢?

首先,筆者想交代四點:

廣告

「文化沙漠」一詞是將一個地方比喻為沙漠,沒有可供文化保存、發展的養分。換言之,當我們問「香港是不是一個文化沙漠?」時,其實是在問「香港有沒有條件令文化在此地保存、發展?」

若要說明一個地方不是「文化沙漠」,單單說明有什麼文化是不足夠的,還要證明這些文化是有廣泛的影響力、滲透力,即使日常生活之中亦不難找到。

廣告

有一點需要注意,「文化沙漠」之詰難不是說香港沒有文化,而是指香港沒有狹義下的文化。廣義的「文化」就是與人為有關的,可以由習俗、制度而形成,因此大概有人的地方就會有廣義之「文化」。而「文化沙漠」所指涉的文化其實是文學、歷史、音樂等人文學科,這種詮釋會比較合理。因此,本文意欲探討的是香港人文學科方面的文化。

結合三點,所謂「文化沙漠」與其說是一個客觀描述,其實說是主觀感覺會更為清晰,其背後要指出的是這個地方令人感受不到文化氣息。

至此,我們可排除兩種論調,其一是透過指出香港有什麼文化,從而說明「香港不是文化沙漠」。排除的原因是香港會出現一種文化,不表示這種文化可以在香港生存和發展。若有人在沙漠上走過,這並不是一件稀奇的事,這些人在沙漠上找到水源而落地生根、令沙漠變得繁榮才是稀奇的事。而香港不成為「文化沙漠」就要有水源和人,令文化得到發展才成。因此,我們不會因為一位諾貝爾得獎者曾經途經或暫居香港,而宣稱香港出了一位諾貝爾得獎者。

其二是以香港茶餐廳文化、創意文化等為例,證明「香港不是文化沙漠」的論調。原因是香港人對它們的支持不足,茶餐廳雖然幾乎是香港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似乎沒多少人會欣賞茶餐廳所引伸出來的文化,相反很多人也很討厭茶餐廳侍應的差劣態度、參差品質。

激進一點而言,茶餐廳是我們生活必需的事物,我們卻不願意它成為我們文化的一部分,也看不出這種文化會為我們社會帶來什麼影響力。創意文化的問題就更明顯,創意產業明顯得不到發展,社會上並不鼓勵創意,大家只要看看普遍父母對子女的期望即可見一斑。一個得不到市民認同、欣賞的文化,便猶如沙漠上被棄之不顧的綠洲,有等如無。故此,並非有文化就可以解決「文化沙漠」的詰難,香港人常給外國人的印象是「黑面」,那麼我們會否因為有「黑面文化」,就可以宣稱「香港不是文化沙漠」?一個為人抗拒的文化,很難想像可以成為一種文化氣息。

筆者認為香港是一個「文化沙漠」,原因是香港不能孕育出文化氣息,而人們也不在意社會以至自身有沒有文化氣息。香港歷來都有讓文學、藝術、歷史等生存的空間,甚至連哲學這種坊間認為玄奧難懂的學科都仍可找到一席位,可是,這些始終得不到普及的機會、條件。

這不是因為沒有人推廣,而是大眾口頭上對這些學科予以正面評價,骨子裡卻不以為然,不願意花時間學習、進入這些學科的世界。大學讀人文學科的學生大概都曾被人問及:「讀這個系,將來打算找什麼工?」他們的焦點始終是工作賺錢、維持生計,因此將大學這求學問之最高學府也視作職業先修學校。一個終日以工作、賺錢為目標的地方,怎可能會有文化氣息?

筆者並不是說人文學科不能賺錢,只是難度較高,而且回本期較長。這對於一個賺錢至上的地方來說,利用人文學科來賺錢未免過於費時失事。而且,一旦與商業元素結合,便有可能失去對作品本身的追求,香港一些電影、劇集其中一個為人所詬病的地方就是為了迎合市場口味,而放棄了創作者的堅持。

人們不重視文化氣息、對文化沒有追求是造成「文化沙漠」的致命傷。儘管香港每年都有演唱會、藝術節、品酒、書展等不同的文化活動,但人們都是趁熱鬧多於欣賞。今年6月Joan Cornellà來港舉辦展覽,有香港人在一幅諷刺自拍的畫前自拍,這情景有趣之餘又多少能看出香港人趁熱鬧的心態。拍照本身不是一個問題,但很多時香港人會將拍照凌駕於活動本身,大家都是想追隨潮流或表達自己的想法,至於欣賞什麼的倒是敬陪末座。

書展也是一個明證,大多的人都只是在意入場人士買了多少書,每一年數字都很驚人。不過,買得再多也是徒然,當中有多少人是真的會看書?又有多少人是買了有質素的書來看?梁實秋在《書》一文中如是說:

黃庭堅說:「人不讀書,則塵俗生其間,照鏡則面目可憎,對人則語言無味。」這也要看所讀的是些甚麼書。如果讀的盡是一些猥屑的東西,其人如何能有書卷氣之可言?

同理,如果我們只看一些質素參差的書,看得再多也不會有文化氣息可言。近年香港興起一股文青潮流,很多人閒時都會進行創作,但筆者認為此風尚未成氣候,是一時風尚還是會落地生根尚是未知之數。即使可以落地生根,要醞釀出文化氣息還有不少難關要克服。

單單討論香港是「文化沙漠」與否,其實沒什麼重要,得出結果後,我們會反問:「又如何?」因此,重要的是我們為什麼要擺脫「文化沙漠」。在筆者而言,一個社會如果要進步,變得越來越文明,就一定要擺脫這種情況。為此,文學、藝術、歷史、哲學等文化是不可或缺的元素。我們不用人人都研習這些人文學科,但最少要對它們有基本認知,令它們不至於與流行文化脫離了關係,而只能在大學找生存、發展空間。對於香港而言,要做到這點,第一步也是最重要、最困難的一步就是擺脫金錢掛帥的人生態度、信念。這意思不是要人不重視謀生,而是要人意識到金錢不應凌駕其他價值、文化。

香港以往曾有不少文化,都未能於香港植根,做到歷久不衰。也有不少人想推廣文化,成效卻是甚微。近年香港環境日益嚴峻,要找資源、空間保育、發展文化更是步步維艱。筆者眼中,這是一個花果飄零的時刻。已故填詞人黃霑在其博士畢業論文《粵語流行曲的發展與興衰 : 香港流行音樂研究( 1949 - 1997 )》中,用了一句歌詞形容香港粵語流行曲於90年代之衰落,筆者也借用這句歌詞來形容文化於香港的景況:「豪情還剩一襟晚照」。

 

作者簡介:一名小小的哲學系研究生,跟大多讀哲學系的學生一樣,經常思考如何將哲學帶到日常生活、大眾的視野之中。跟朋友開了一個專頁 ,希望可以令更多的人認識哲學,令人認識到哲學從來不是離地的學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