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粵劇電影僅得一部? 任白《蝶影紅梨記》修復

2019/9/10 — 9:08

《蝶影紅梨記》電影修復版

《蝶影紅梨記》電影修復版

香港電影資料館的「銀光承傳:粵劇申遺十周年」正在舉行,由九月初到十二月初,選映卅多部粵劇電影。首先於上周在文化中心大劇院放映《蝶影紅梨記》修復版,這是 1959 年任劍輝、白雪仙、梁醒波、靚次伯合演的黑白片,編劇/撰曲唐滌生也在該年逝世,因此有六十周年雙重紀念性。

五十年代產量很大的香港電影,頗多把粵劇搬上銀幕,這情況對粵劇有利亦有弊。利是推廣了粵劇,弊是大戲迷紛紛看電影版,不一定看舞台演出了。而且粵劇名伶忙於拍片,包括非戲曲片,電影就凌駕舞台。加上新世代湧現青春新潮流,香港粵劇壇在六十年代逐漸低迷,尤其是六十年代中期有了無綫電視後,粵劇電影幾乎消失,連粵語影壇也被電視和國語片「打死」,到七十年代才復興粵語對白,但和舊粵語片大有分別了。

現在少人知道數十年前這些演變,其實在香港電影史和粵劇史上都很重要。

廣告

無論如何,香港電影對保存粵劇傳統的功勞很大。現在很多粵劇迷,就因看到舊粵劇電影而着迷,而且往往看電視播映「殘片」才接觸到。我和不少同輩文友,便靠電影版欣賞到唐滌生戲寶,任白的《帝女花》和《紫釵記》留下深刻印象。不過記憶中,南紅和陳寶珠主演的《再世紅梅記》很差,多年後看舞台演出才真正發揮戲寶魅力。

至於《蝶影紅梨記》,我後知後覺,在1987年第十一屆香港國際電影節舉行「粵語戲曲片回顧」時才看到這黑白電影版,為之「驚艷」,很喜歡。九十年代至今,我看了多次舞台版,由不同粵劇團演出,每次演到戲肉「窺醉、亭會、詠梨」都迷人,屢看不厭。

廣告

唐滌生後期為「仙鳳鳴」編撰的粵劇,普遍公認最經典是《帝女花》、《紫釵記》和《再世紅梅記》,對《蝶影紅梨記》則似乎評價不一,有人大讚亦有人大彈。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近年出版《唐滌生戲曲欣賞・原創劇本》,葉紹德在導賞《蝶影紅梨記》劇本的「後記」提及:「自仙鳳鳴第二屆上演《牡丹亭驚夢》及《穿金寶扇》兩劇,賣座不如理想,但任白與唐滌生並不氣餒,於一九五七年農曆新年期間,仙鳳鳴第三屆上演《花田八喜》與《蝶影紅梨記》,當在利舞台上演《蝶影紅梨記》時,觀眾看完交口稱譽,好評如潮。從這個戲演出後,仙鳳鳴從此一帆風順,唐滌生的劇本,當時受到文化界的重視。」

葉紹德亦寫道,該劇改編自元代張壽卿的《詩酒紅梨花》,原作僅四折,「內容非常貧乏」,被唐滌生改為《蝶影紅梨記》,「化腐朽為神奇」。

《蝶影紅梨記》的劇情,是宋代才子趙汝州,與名妓謝素秋通信結成詩友,心心相印但從未見面,終於相約聚會,郤因奸相作惡多端而生離死別。到了有機會碰面,落難名妓又被迫不能相認,隨後還被壞人出賣。直至才子中了狀元回來,才大團圓結局。

坦白說,故事本身充滿牽強巧合,完全「做戲咁做」。妙在別具特色,就是男女「筆友」以詩傳情,名副其實富於「詩情」,而且總是不能見面,見面又不能相認,構成微妙處境。

電影版由李鐵導演和出品,前半也麻麻,到了「窺醉」就進入佳境,任白十分精采。任劍輝演多情才子,痴痴狂狂,儍儍戇戇,很妙趣。白雪仙演名妓尤其心理複雜,表情細緻,她喜見心上人,情不自禁心花怒放,但被禁相認則痛苦難忍。唸詩情景最動人,才子未唸完她便忍不住唸出下句,詩與情交織出喜劇感,成為優異愛情「詩劇」。

然後「亭會」和「詠梨」,把男女浪漫幽會演變為「人鬼幽媾」,帶來黑色喜劇感。這連串戲肉化悲為喜,荒謬風趣,令觀眾忍俊不禁,笑聲頗多。

事實上,唐滌生擅長刻劃相見不相認,《帝女花》的「庵遇」就很經典,《牡丹亭驚夢》和《再世紅梅記》的人鬼驚情也著名。不相認和人鬼情,都是他拿手的,當然同為傳統戲曲常有的情景,被他活學活用。

電影版特別珍貴之處,是可以看到任白扮相與狀態最佳時期的表演,一代代後輩經常登台重演,生旦配搭都難以像任白那麼貼切。片中梁醒波飾演劉公道也出色,與名妓情如父女。靚次伯演奸相則例牌而已。

李鐵導演此片,比舞台原版有些刪改,例如開頭普雲寺約會大大濃?,後段名妓被風塵舊姊妹出賣,片中改為被這姊妹的不良丈夫出賣。主要是刪短唱詞和道白,因為全劇演足要四小時以上,這電影版兩小時廿二分鐘,也長過多數粵劇電影──同樣是李鐵導演的兩部《紫釵記》,1959年任白黑白版兩小時十二分鐘,1977年龍劍笙、梅雪詩合演彩色版113分鐘。

今次數碼修復是在日本進行,黑白畫面很清?,放映前加映短片介紹修復過程,也好看。順便提提,當晚台上致詞,說這部《蝶影紅梨記》是香港電影資料館旗艦節目「百部不可不看的香港電影」中,唯一的粵劇電影,我覺得詫異。

香港拍過很多粵劇電影,為何只得一部列入「百部不可不看」之內呢?雖然我喜歡《蝶影紅梨記》,然而如果只選一部粵劇電影,我認為任白主演《帝女花》更有代表性,龍圖導演(左几執行導演),劇情充滿史詩感,歌曲傳誦至今,不看粵劇的人也會聽過「落花滿天蔽月光」。相比起來,《蝶影紅梨記》沒有大家熟知的主題曲。

也不可漏掉劇力強、名曲多的《紫釵記》,其實李鐵導演任白黑白片《紫釵記》,電影感好過《蝶影紅梨記》。還有其他粵劇名片值得入選。有趣的是,任白《紫釵記》、《帝女花》和《蝶影紅梨記》的電影版都在1959年拍成首映,那一年改編唐滌生原作的電影多達二十部。

我不知道資料館「百部不可不看的香港片」怎樣選出來的,顯然應該補充。特別是曾經盛產的粵劇片不能只選一部。必須注意,今日香港新世代大多數不看港片了,認為「港片已死」,對粵劇亦有很大隔膜,往往不知任劍輝、芳艷芬、梁醒波是誰。內地外地更少人知道港片歷史,少數感興趣的人可能以為有價值的就是「官方」指定的百部,粵劇片僅得這一部可以看看,這樣對其他佳作很不公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