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詩人何青 抗爭中用文字寫一道牆 讓你依靠

2019/8/8 — 11:57

圖片素材:《青木原/失眠詩(何青)》facebook專頁

圖片素材:《青木原/失眠詩(何青)》facebook專頁

//青年人把一顆碎石掟過去,警察便抬起槍,瞄準他們的頭,發子彈。

四面槍聲,青年人只有雨傘和紙皮做的盾牌。他們知道,碎石會換來可以殺死他們的子彈,他們仍然要掟過去,成本差距之巨大,只是為了表達最後一點尊嚴。

幾周以前,放催淚彈過後,還會看到有些孩子抱著一起哭。如今已經沒有了,他們已經死也不怕。他們口袋內沒有槍,不少年青人卻袋了一早寫好的遺書,給父母的,給朋友的,給弟妹的遺書。一封一封寫好,然後走出去。這是他們唯一能好好做的「準備」。

有人問他們:「沒有其他東西更值得珍惜嗎?」

他們堅定地會答:「沒有。」

一夜倉惶過後,我在地鐵站聽到一位孩子打電話給媽媽,大概是被催促回家,紅著眼說:「我,不會後悔。」忍著不掉下來的淚水,為什麼我們要孩子這麼堅強,堅強到在死亡面前,他們也不哭了。

聽說那晚有孩子到餐廳問可否借充電,老闆問他們要不要吃些甚麼,他很抱歉的說「我沒有錢...」,老闆紅了眼。有學生告訴我,他們已經把儲蓄用光來買頭盔、眼罩、口罩等基本保護裝備。不止自己的,他們買了更多給現場其他人,保護大家,所以沒錢吃飯了。

這些,是晚上還抱著毛公仔進睡的孩子,早上醒來便準備好面對瞄準額頭的槍。沒有其他,只因為守護家園。

看著他們在烈日下認真製作紙皮盾牌,我很想哭。//

這段文字於 7 月 29 日在 facebook 發布,隨即廣傳,至今已有超過 1 萬 8 千個分享。翌日,有創作人將這段文字翻譯成英語,通宵製作動畫。然後又再有人進一步將動畫譯成日語……

「我的文章不是逼你前行,而是想你站在這裡的時候,可以站得舒服一點。」文章的作者說。她名叫何青。「那是一道溫柔的牆,讓你依靠,而不是要你砸碎。」

廣告

何青是一名詩人,也是一名自由工作者。她開始寫詩的經歷,也是不少香港人共同分享的經歷﹕2014 年,她本來以另一身份於《獨立媒體》及《輔仁》撰寫政治文章。文章多屬呼籲性質,目的能推動讀者政治參與。

雨傘運動後,目睹社運圈分化,深深感到無力。

廣告

「已經去到失語的狀態。有種絕望的感覺,覺得打動不到更多人,沒有甚麼可以再做。」

於是她停止寫政治,創造了「社會詩人」何青的身分。

「社會詩人」是她在台灣出書時出版社替她取的名號,因為她的詩許多都是反映社會狀況,諸如貧富懸殊、勞工權益等。硬橋硬馬的政治不碰。

轉捩點便是反送中運動。得知有人為運動犧牲生命,她覺得自己似乎又能寫政治了,但這次不再是呼籲性質。

「而是希望支持抗爭者。那是出於我自己的感受和同情。」

此後她寫了許多關於抗爭的文字。

對她而言,寫作是她受社會觸動,言說自己的心聲。

「如果說這些文字有甚麼作用,大概就是提供一個情緒的出口。」她說。「一方面,我們要保持憤怒,因為這樣才能帶來力量;但憤怒裡面必然有悲傷,過份抑壓悲傷不是好事。所以,如果我的文字有甚麼作用,那可能就是透過書寫這種悲傷,令大家稍微得到釋放。」

至於作品在社會有強烈迴響,對她來說是意料之外的事。後來又有藝術家將她的文字改編成動畫,就更讓她驚訝。

「其實除了勇武之外,其他香港人也好『勇毅』,每個人的發揮都好值得支持。」

「我對生命的看法從來都是螺旋式的。好像鑽入一粒螺絲釘,不停轉、不停轉。你以為是轉圈,其實是前進。大家是會進步的,要相信我們是在前行。」

「雨傘最讓我失望和心痛的,是後來的割蓆與撕裂。今次運動,我希望,無論如何,我們都可以一齊行落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