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遊樂場簡史 

2019/3/1 — 9:44

石籬遊樂場,照片攝於1969年。攝影:Paul Selinger,照片提供:Matthew Selinger

石籬遊樂場,照片攝於1969年。攝影:Paul Selinger,照片提供:Matthew Selinger

以下文章由香港策展人兼藝術家樊樂怡撰寫,她與同為藝術家的獨立策展人及學者黃宇軒組成的團隊獲選2018年「M+ / Design Trust 研究資助計劃」的研究學人,研究國際潮流和本地因素如何影響二十世紀香港遊戲地景的設計。

二十世紀初,香港因經濟蕭條,社會福利尚未完善,許多無人看管的孩童在街上嬉戲,容易淪為童黨,造成社會問題。政府遂在1929年開始在市區興建首批遊樂場,讓兒童消磨時間和精力。

荔景一個遊樂場開幕,Game Time Inc.生產的「Saddle Mates」為場內設施之一。照片約攝於1970年代。照片提供: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

荔景一個遊樂場開幕,Game Time Inc.生產的「Saddle Mates」為場內設施之一。照片約攝於1970年代。照片提供: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

廣告

自1950年代起,香港政府興建大量公共房屋,以應付急速膨脹的人口。除了公園之外,屋邨亦成為興建兒童遊樂場的主要地方。

廣告

宏福苑內的遊樂設施「Wondrous Worm」,由Playground Corporation of America製造,照片攝於2018年。照片提供:樊樂怡

宏福苑內的遊樂設施「Wondrous Worm」,由Playground Corporation of America製造,照片攝於2018年。照片提供:樊樂怡

尖沙咀的遊樂設施「Eagle’s Perch」,由Playground Corporation of America生產,照片約攝於1980年代。照片提供: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

尖沙咀的遊樂設施「Eagle’s Perch」,由Playground Corporation of America生產,照片約攝於1980年代。照片提供: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

除了鞦韆、滑梯等基本遊樂設施外,香港的遊樂場亦有採用一些較獨特的設計,這跟「遊戲雕塑」(play sculpture)的潮流不無關係。1930到1970年代間,不少歐美藝術家和設計師創作可兼作遊樂設施的雕塑。他們認為抽象且無預設玩法的遊戲雕塑,比傳統設施更能激發創意。

順利邨遊樂場,照片攝於1981年。照片提供: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

順利邨遊樂場,照片攝於1981年。照片提供: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

1953至1954年,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 玩具生產商Creative Playthings及育兒雜誌《Parents’ Magazine》共同贊助「Play Sculpture」遊戲雕塑設計比賽,季軍由美國藝術家Sidney Gordin設計的「Tunnel Maze」(又名Tunnel Bridge)奪得。此作品其後遍佈於多個1960至1980年代落成的香港屋邨,雖未知是否原廠正貨,但此遊樂設施已成為香港城市景觀的重要一環,更是香港人集體回憶的一部分。

石籬遊樂場,照片攝於1969年。照片提供: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

石籬遊樂場,照片攝於1969年。照片提供: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

Tunnel Maze體積細小,設計簡約,經常與其他傳統遊樂場設施同場並置 。石籬遊樂場卻不止於此,是一個大型而整全的遊戲地景實驗。當時居港的美國藝術家Paul Selinger認為香港的遊樂場沉悶無趣,於是向政府自薦設計一座雕塑遊樂場。遊樂場獲當年的 英皇御准香港賽馬會資助,於1969年建成。如此大型的雕塑遊樂場其後在香港不再復見,但本地設計師仍嘗試以較簡單的幾何形狀,或結合進口設施,構築出充滿趣味的遊戲地景。

彩蒲苑的假山組合。照片提供:樊樂怡

彩蒲苑的假山組合。照片提供:樊樂怡

根據《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遊樂場屬休憩用地,屬於園境建築的範疇 。此行業在1970年代才引入香港,當年的園境師多是歐美外籍人士或從海外學成歸來的香港人。這批接受西方教育的園境師,塑造了香港 的城市景觀。例如,於1988年啟用的沙田中央公園,結合中式城堡和進口設施,是一個有趣的在地化實驗;約於1985年落成的彩蒲苑,其假山組合遊樂設施「土炮味」甚濃,反映設計師在各種限制下,盡力創造經濟實惠又趣味十足的遊樂場。

屯門公園共融遊樂場落成前,曾舉辦公開設計比賽和諮詢工作坊等活動,邀請各界持份者參與規劃,包括政府、民間組織、專業團體和兒童等。照片提供:樊樂怡

屯門公園共融遊樂場落成前,曾舉辦公開設計比賽和諮詢工作坊等活動,邀請各界持份者參與規劃,包括政府、民間組織、專業團體和兒童等。照片提供:樊樂怡

香港的遊戲地景一直受歐美潮流影響而不斷變化。1980年代末,美國遊樂設備生產商面對愈來愈多的訴訟和索償個案,令其產品的設計變得保守,向來倚賴進口貨的香港遊樂場亦隨之變得枯燥乏味。

近年,一如許多亞洲和美國城市的居民,香港人開始驚覺四周的遊樂場變得一式一樣,毫無樂趣。 去年開幕的屯門公園共融遊樂場以及城中眾多的空間實驗,反映香港開始反思遊戲空間的發展,並響應全球性的創新運動,探索更開放、更共融的遊戲環境。

本週六(3月2日)將舉行「2018 M+ / Design Trust 研究資助計劃」公開講座,屆時樊樂怡及黃宇軒將發表其有關香港遊戲地景的研究成果;另外,同為計劃2018年研究學人的戴修亦為講者之一。

樊樂怡為香港的策劃人及藝術家,透過研究、協作和藝術過程,探尋城市空間、歷史及環境之間的關係。現為「創不同協作」策劃人,曾策劃項目包括2008年的「玩之大學」(2018)、2016至2017年的「青涌生活節@西九」等等。畢業於香港大學建築系,其後獲倫敦藝術大學藝術碩士學位。2018年獲M+ / Design Trust 研究資助,與黃宇軒合作研究國際潮流和本地因素如何影響二十世紀香港遊戲地景的設計。

(原文刊於M+ 故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