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青年時代宣言 — 娛樂消遣與城市生態

2016/3/22 — 7:18

學苑製圖

學苑製圖

我們這個城市愁悶極了,困在城中的人也愁悶極了。我們這個城市瀰漫著一股悒怏。在城中大街游走,就能與無數張失神的臉孔擦肩而過。我們都忙於生存,忘了生活。在忙與忘之間,生活變得支離破碎,沒有一個支點,靈魂最終和整座城市一起消亡。

我們需要靜謐無聲的沈澱,好了解我們究竟失去了甚麼。

修路的工人專注地鑿碎石屎地,街市的小販在斬豬肉,巴士在長長的馬路上行、公公婆婆在休憩處的大樹下發呆、小學生下課後一臉迷惑地栽進補習社的大門、大人在辦公室接著一個個電話,每個舉止背後都暗藏著若隱若顯的鬱悶與焦慮。在這講求效益、競爭,走得慢一點便是落後的城市,玩樂放鬆就是懶散。我們好像不得擁有玩樂的心態,因為大家都是嚴肅的生產工具,價值都建基於生產力和所擁有的資本上。

廣告

所以,消遣──這沒有生產力,為求愉悅心靈的行為,大概已經理所當然地被不少香港人從生活中剔除。我們不敢空閒下來,不敢放空,時間不花在對仕途、學業有利的事項上就是浪費。睡眠不足、精神緊張的香港人,就是這樣煉成的。我們營營役役地生存,自甘﹁生活﹂的權利被褫奪,更病態到以此為傲的地步,從未想過這是種自我剝奪和被剝奪。

香港是全球工作時數最多的城市之一,上班一族回到家已筋疲力盡,工作可能還要搬回家繼續做。家人、朋友、愛人不是不見,只是一一都放於工作以後。標準工時、家庭友善的政策在社會上的討論、實行仍然不足,職業父母於下班後幾乎沒有和子女相處的時間。諷刺的是,被褫奪生活權利的父母繼續褫奪子女的生活權,送他們上林林種種、千奇百怪的課外活動,給他們一張編得密密麻麻的時間表。一代代都被追名逐利的意識形態牢固著。消遣遭污名化,我們又失去了消遣的權利。

廣告

若沒有奪回自己生活的主控權,如何消遣是談不下去的。消遣之所以不可為人忽視,因它最能反映人的自主。與教育、交通、政治等議題不相同,消遣某程度上較為脫離制度的桎梏:你可選擇花多少金錢、時間,感受甚麼氣氛,逛哪一個地區,尋求甚麼精神……一切都由自己作選擇,是個人行為。話雖如此,消遣仍與社會環境、氣氛息息相關。

因此,我們要轉換思想,視消遣為生活中不可劃去的一部分,更要直視這城市愁困的癥結。若沒有擁有自己生活主控權,如何消遣是談不下去的。無可否認地,我們需要消遣,需要排解愁悶,去揮灑掉疲勞。了解其重要性後,再討論我們的消遣模式。曾幾可時﹁電視撈飯﹂是香港人的佳話,現在面對CCTVB一台獨大且低質的局面,我們都無話可說,慘不忍睹。尋常的香港人一有假期,不是在星期天睡到正午時分,就是上茶樓、打麻雀,逛一下一式一樣的商場,若不是在商場,就躲在家,看齣電影、午睡、打機、上上網、看看書。就這樣徘徊在商場和家之間,沒有其他選擇。

不,實際上,只要耐心發掘,我們有許多的選擇。不同的人正在努力從微小的地方做起,為香港人的生活創造更多的可能性,滋養香港的文化土壤。因此,一概而論地認為香港困悶,是言過其實。近年不同的市集冒起,推廣手作、分享創作。一群人在草地、地下音樂廳玩音樂,交流分享也漸漸成形。不少樓上書店都舉辦讀書會、朗誦、放映會、工作坊、話劇,吸引不少年輕人。還有社區導賞、工作坊散佈不同地區,讓人們重新認識社區。它們流動性大、形式具彈性、門檻低的特點,使它們相比起政府推動的形式陳舊文娛活動,更滿足到在地參加者的需求。我們看到一個由下而上的潮流,由小做起的自發潮流,正若隱於社交媒體的不同專頁,成為社會的多元聲音。經分享、瀏覽這些活動專頁就能為自己創造一個不一樣的周末,了解到不同的活動所宣揚的信念。與此同時,本港電視業衰落之時,網上湧起毛記電視、captv等觸動香港人的神經,黑色幽默論盡都市話題的市井網媒。在Youtube上,更有不同的Youtuber以不同形式創作,娛樂大眾同時回應社會議題。另一方面,香港人開始懂得欣賞佔香港四分之三的山野,到郊外行山、露營。我們有許多的資源,有許多的空間,只是沒有許多的時間和心力,去發掘和探索。

我們的心境煩悶,因此我們眼所見的城市也煩悶。香港,仍然有許多美麗的地方等待被發掘。可惜,美麗的地方,通常也是脆弱的地方。香港的山野被政府和地產商所虎視眈眈,不同的創作空間、文化園地樓上書店也因經營困難、逼遷而無以為計。我們的確在失去生活的條件、滿足心靈的食糧。連在網上看二次創作也面臨危機時,在如斯境況中,我們要亡羊補牢,做以下的事 :

一、      自下而上支持創作人、樓上書店、不同的志願團體,不論是金錢上或是精神上的支持;個人主動挖掘、保護城市空間中在地自發的文化活動;政府應開放政策參與空間,提供在地的文化活動得以滋長的公共資源;

二、維護網路世界裡自由的創作空間,不應過分援引智慧財產權保護原則,打壓初次創作者的取材途徑;

三、 制定標準工時,杜絕超時、過勞的勞動環境,還給人民生活中自主的消遣自由;

四、 反對利益導向的地產開發,保護滋養香港文化活動的城市空間。

一個人的內涵培養,可體現於他如何運用自己的時間。一個社群,整個社會的文化修養,就是一個一個個體的聚合。消遣反映著一個人的生活態度、品味,是有個性的、是自主的,因此不可為人所忽視。也許,在我們聲嘶力竭地改變他人、改變社會以先,我們最先要改變自己。思考何以能度過一個愉悅的周末,要尋找怎樣的精神,成為了一個沈重而又值得認真思考的問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