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馬其頓大詩人走入香港中學班房 學生有啟發:發聲不讓世界沉淪

2019/3/1 — 10:19

 (攝:羅麗明老師)

(攝:羅麗明老師)

當莘莘學子遇上東歐詩人,聽完全陌生的馬其頓語,最後收穫了什麼?

「透過與馬其頓詩人 Nikola Madzirov 的對談,希望讓學生知道原來文學跳出漢語世界,其實是一件普世藝術,可以跨越語言和地域,接觸不同文化。」荃灣公立何傳耀紀念中學的老師阮文略說。

廣告

2015 年,阮文略在「香港國際詩歌之夜」中結識了馬其頓詩人尼古拉‧馬茲洛夫(Nikola Madzirov)。今年,香港浸會大學再度邀請 Nikola Madzirov 來港,擔任「國際作家工作坊」駐校作家。於是,阮文略趁機邀請 Nikola Madzirov 於2月 21 日到他任教的荃灣公立何傳耀紀念中學,與同學談文學、聊寫作。阮文略笑稱,Nikola Madzirov 也很享受與學生相處的時光。  

學生坐滿地理室,聽 Nikola Madzirov 的分享。
(攝:羅麗明老師)

學生坐滿地理室,聽 Nikola Madzirov 的分享。
(攝:羅麗明老師)

廣告

生於 1973 年的 Nikola Madzirov 來自巴爾幹戰爭的難民家庭,在動盪局勢與戰亂中成長。在他 18 歲那年,南斯拉夫解體,馬其頓宣布獨立。在這政局跌宕的時代,他對文化身分的理解也產生了變化,他開始自我放逐,四海為家,就像他的姓——Madzirov,帶有移民之意。Nikola Madzirov 的詩歌翻譯成四十種語言出版,獲得多個歐洲文學獎,包括 Hubert Burda 歐洲詩歌獎、米拉迪諾夫兄弟詩歌獎等。Nikola Madzirov 與朋友共同經營詩歌網站 Lyrikline ,當中有各國詩人朗誦的錄音,還有詩作不同語言的翻譯。他說過:「Lyrikline 讓大語種和小語種的詩歌在網路上相遇。在那裏,大語種不會消滅小語種。」語言是平等的。

馬其頓詩人 Nikola Madzirov 
(攝:羅麗明老師)

馬其頓詩人 Nikola Madzirov
(攝:羅麗明老師)

Nikola Madzirov 這次與荃灣公立何傳耀紀念中學學生的對話,同樣涵蓋了不同語言。詩人、Jacky 與學生分別用馬其頓語、廣東話以及英語朗讀三首 Nikola Madzirov 的:〈迅速的是這個世紀(FAST IS THE CENTURY)〉、〈家(HOME)〉以及〈在我們之後(AFTER US)〉。用三種語言去讀同一首詩,阮文略指這樣可以讓學生看到它們的分別在哪,「至少可以聽到語感、語速的不同」。他更笑言:「同學們都沒聽過馬其頓語,這次大開眼界。」

除了語言外,東歐文化對於香港學生來說也相當陌生,難道這不會造成學生理解詩歌上的困難嗎?阮文略說:「我們討論文本或文學,會發現當中有一定普世性,例如就算是不同地域的書寫,有時候很多想法也是接近的。」他補充,「某些作家的確有很強烈的本土性,除非你很熟悉他的文化,不然會比較難理解。」但阮文略強調,Nikola Madzirov 作為一位知名國際詩人,有很多世界性的作品,「讓不同文化的人較易理解」。當然,也有同學向 Jacky 反映,覺得Nikola Madzirov 的詩很深奧,自己只是一知半解。但有些事情不急著求甚解,阮文略認為:「其實不懂沒關係,如果詩人講的我們全都認識,那就不用聽啦!」正因有不明白的地方,才會促使人們去反思,去深入瞭解。「慢慢理解,慢慢接觸,其實是最好的!」

阮文略表示,希望學生明白「世界雖大,但不同地方的人其實都會面對相似的問題,重要的是要看看各自會如何面對、書寫」。他接著說:「就像詩人所說,寫作不需要擔心『會不會』、『能不能』,只要你願意嘗試去寫去讀,沒有什麼不可以。」

最後,讓我們聽聽學生怎麼說。

剛開始聽的時候沒有太大的感受,但慢慢的聽下去、慢慢的用心感受,即使到最後還是沒有很明白,但是總感覺得到了什麼。其中詩人提過寫詩擋不到坦克,這句是令我感受很深的。我常常都會想,其實經常思考世界、哀嘆政治、擔憂社會,這些又有些什麼用呢?即使自己想再多又能改變什麼呢?而正如詩人今天所說的,自己做的事可能微不足道,根本改變不了什麼,但是衹要每人都發出自己的聲音,便能起碼地不讓世界徹底沉淪。

 —— 學生 楊鱈雯 

詩,對我而言是一種力量,而是一個世界通用的語言......

Madzirov的父親曾經在責備著他不要寫下來,因為這是在扼殺......或許我們的語言不相同,但是也比曾經我們因口音不同而被殺掉的那個時段好了吧。

人人都可以是一個創造者,當我們打開心窗和分享,其他人聆聽著你的故事,必有感觸。我們不是在扼殺詩歌,而是在與全世界各地的人溝通。

—— 學生 Mark Cheung 

作者有句話令我印象幾深刻:「I am talking now and the voice will no longer appear but the word still here 」(something like this?)......相信今堂唔單止係去了解文學,我諗我仲可以認識到我嘅生命係幾咁珍貴。歷史係人創造出來嘅 所以自己嘅故事亦都係自己創造出來。

——學生 Amy Chan 

今次個活動最深刻就係佢講話任何人都可以寫詩啦最緊要係有心而佢就算聽唔明廣東話佢都好認真咁聽然後留意佢嘅韻調黎辨別當中帶有嘅感情真係令到我覺得語言真係一種藝術就算語言不通大家都可以去欣賞唔同語言嘅藝術性係真係好好佢展示出黎嘅個種認真係會令到我覺得佢係尊重唔同嘅種族語言都令到我好enjoy呢個活動

——學生 Jodie 

我最有印象係佢講歷史同埋佢講無論任何語言佢都感覺到詩嘅感情,一黎自己讀緊歷史,聽返在戰爭城市裡面居住的人覆述歷史係第二種感受,二黎在我地讀詩嘅時候,佢話係一種好神奇的魔法,雖然佢聽唔明廣東話,無法辨認邊隻字打邊隻字,但係佢話都聽得出感情,係一個神奇的魔法。

——學生 陳嘉詠

Madzirov分享時,同學們都不敢破壞沉默,也許這一代學生都沒有遺忘這種傳統:沉默。少年時我也想打破沉默,可是一想到四方八面的沉默在監視你,就乖乖的不吭一聲了......我的沉默背後有另一種原因:我已經過了那種對世界一切事物感到新奇、每事問的年紀了。

—— 序言書室合夥人  Ian Pang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