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馬里的傑內──以沙泥建造的黃金商城

2019/6/30 — 12:22

在大清真寺前的傑內星期一大市集,非常熱鬧。

在大清真寺前的傑內星期一大市集,非常熱鬧。

【文、圖︰《建築意》節目主持Zeno Yu】

在漫長的中世紀,歐洲及中東地區的人,對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黑色非洲幾乎一無所知。14世紀,身為虔誠回教徒的馬里帝國君主曼薩穆薩(Mansa Musa),決定親自到聖城麥加一趟,於是率領約7萬人,由西非穿越撒哈拉到達開羅。曼薩穆薩這次朝聖,帶著無盡的黃金,令中東及歐洲人大開眼界。馬里帝國是西非歷史中的強盛文明,在13至15世紀時是一個強大的伊斯蘭帝國。位處帝國邊緣的城市傑內(Djenne),是西非最古老的城市,全城用泥沙建造,而市中心矗立的傑內大清真寺在13世紀已出現,是全世界最大的單一泥造建築物,其獨特的蘇丹薩赫勒式建築(Sudano-Sahelian architecture)風格,影響西非的回教寺設計,亦見證中世紀馬里的強盛。

傑內建築地圖。

傑內建築地圖。

廣告

馬里──西非文明的發源地

廣告

馬里位於西非中部,是全世界最落後的國家之一,約9成人口是穆斯林,當中大多數是遜尼派,北部約一半國土在撒哈拉沙漠之內,只有游牧民族圖阿雷格人(Tuareg)居住,大部份馬里人都住在土地較肥沃的南部,一片由尼日爾河(River Nigel)滋潤的草原濕地,稱為薩赫勒地區(Sahel)。

這內陸地區缺乏高山樹林,所以自古以來,沙泥便成為了主要的建材。馬里是西非文明發源地,由8世紀開始,陸續出現了迦納(Ghana Empire)、馬里(Mali Empire)和桑海(Songhai Empire)三大帝國。

城市的前身──傑內杰諾

傑內的房屋全都用泥沙建成。

傑內的房屋全都用泥沙建成。

傑內位於馬里中部的泛濫平原上,在內尼日爾三角洲(Inner Niger Delta)最南端,剛站在半沙漠地帶與濕地的交界,肥沃土地能種植大米,河流有豐富魚穫,是西非大陸交換資源的中心,亦把北面沙漠與南面的森林地區連接。此外,傑內可從水路連接區內的商業重城廷巴克圖(Timbuktu),所以逐漸發展成重要的商貿城市。

傑內杰諾 (Djenné-Djeno)與傑內的位置圖。

傑內杰諾 (Djenné-Djeno)與傑內的位置圖。

在公元前二世紀已有人居住在傑內地區,是非洲最古老的城市之一。原城市在今日古城南面三公里,稱作傑內杰諾(Djenne-Djeno)。公元8世紀,迦納帝國(Ghana Empire)在馬里南部冒起,壟斷橫跨撒哈拉沙漠的貿易路線,把西非的黃金、奴隸及象牙運到北非,成為西非第一個強盛文明。商貿迅速增長有利傑內杰諾發展,同一時間,穆斯林商人也順著貿易路線把伊斯蘭文化帶到傑內杰諾。因為伊斯蘭教徒身份對進行商貿交易有利,城市人口漸漸皈依回教。公元11世紀,迦納帝國沒落,部份傑內杰諾居民移居到今日的傑內,並建造了一個伊斯蘭新城。從此,傑內逐漸取締舊城,接手奴隸和黃金交易,成為當時的商業中心。

曼薩·穆薩的黃金朝聖之旅

1375年的加泰羅尼亞地圖集,繪畫了拿著金塊的穆薩。(source: internet)

1375年的加泰羅尼亞地圖集,繪畫了拿著金塊的穆薩。(source: internet)

公元13世紀,馬里王朝沿著尼日爾河崛起,統治了馬里地區約兩個世紀。當時馬里帝國的黃金產量佔全世界的一半,所以國王穆薩擁有驚人的財富。但在中世紀的中東及歐洲地區,從未聽聞這個黃金帝國。1324年,虔誠的穆薩率領著一支約7萬人的朝聖隊伍,帶上大批金磚,向聖城麥加進發。

當他們來到開羅時,毫不吝嗇地向所有服侍及幫助過他們的人派發黃金。而穆薩的慷慨,卻使黃金流量突然增加而迅速貶值,造成當時地中海的金融危機,接近二十年後才恢復過來。而穆薩的名聲因而傳遍整個歐洲,令這個黃金帝國終於進入主流歷史之中。

馬里帝國邊緣的黃金商城

舊城有些新建築用紅磚而建,沒有了傳統的韻味。

舊城有些新建築用紅磚而建,沒有了傳統的韻味。

根據傳說,馬里帝國曾對傑內進攻了99次,均失敗而回,結果富庶的傑內維持著自治城邦的地位,成為貿易路線上的重城。當時廷巴克圖是跨撒哈拉貿易的南方重要驛站,傑內通過水路,和廷巴克圖組成一支龐大的商船隊,成為一條經典的水上經商路線,控制撒哈拉的雙向商貿。

傑內於13世紀末在中心廣場旁建造了傑內大清真寺(Grand Mosque of Djenne),毗鄰北面市集,成為城市的核心。蜿蜒的沙石小巷從廣場蔓延,形成迷宮似的紋理,把城市分為東西兩區。東部建有河港,方便與廷巴克圖通商,商船均會停泊在此,所以這區建築物多為富裕商人之家,也較具特色;而西部則是農民及漁民所居住的區域,建築物多為平房,相對簡單。

西非文明的沒落與法國殖民時代

今日市政中心的城門。

今日市政中心的城門。

15世紀中葉,葡萄牙人打通西非的海上貿易路線,跨越撒哈拉的陸上貿易路線逐漸被取締,內陸城市的戰略重要性不斷下降。十六世紀末,馬里帝國及桑海帝國相繼滅亡,為中世紀的西非文明劃上句號。自此以後,西非分裂為許多小國,造成地區動蕩及戰事不斷,亦令伊斯蘭教在西非坐大。因地緣政治不穩,傑內的貿易生意不如昔日繁盛,漸漸被世人遺忘。

19世紀末的傑內地圖。(source: F. Dubois)

19世紀末的傑內地圖。(source: F. Dubois)

19世紀末,法國人統治西非大部份地區,包括傑內,並在城北建造城堡區,成為殖民地的管治中心,直至今日,仍是城市的行政管理及市政中心。城市的設計並沒有重大改變,其迷宮佈局看似一個腦袋,泥巷就如微絲血管分佈全城。法國人亦把荒廢的舊清真寺重建,把寺前的池塘填平,擴大廣場面積。而中心廣場則是城市的核心,每逢星期一會變成大市集,來自不同村莊的居民,都會穿著傳統服裝來趁墟,非常熱鬧。

泥造的黃金城市

傑內為避免受到夏季洪水的侵襲,建在了小丘之上。

傑內為避免受到夏季洪水的侵襲,建在了小丘之上。

經過多年發展,傑內住有多個民族,他們主要以職業區分,在城內各住在不同的區域。最早的原住民是Bozo,他們是漁民,亦是城內的建築師,自古已承傳泥造建築的技術及智慧;Peul族人以畜牧為主;Bamanan則是農民;Marka以商人起家,亦較富有。

在星期一的大市集中,來自不同村落的婦女都穿得鮮豔奪目。

在星期一的大市集中,來自不同村落的婦女都穿得鮮豔奪目。

傑內位於泛濫平原,居民四季都要與河流共存。每年雨季,河流暴漲,周邊低地被淹沒,是捕魚的最佳季節,亦是Bozo族人最繁忙的時候;9月洪水退去,之前被浸的低地變成沼澤,適合農民Bamanan種植水稻;沼澤變乾後便成為肥沃草地,Peul族人出動放牧牛羊。最後,畜牧的糞便混雜濕泥,可轉化為黏泥,稱作Banco,適合製造泥磚及砂漿。所以到3至4月的雨季前夕,Bozo族人便帶領全城一起修補泥屋。 

傑內傳統住宅建築

平屋頂除可用作曬乾穀物,也可讓鄰居作通道之用。

平屋頂除可用作曬乾穀物,也可讓鄰居作通道之用。

古城的傳統民居是兩層高的宅園式泥屋,平屋頂可用來曬乾穀物,也可讓鄰居作通道之用。泥屋外牆只有細小的窗口,使室內變得涼爽,以及避免從大街吸入過量沙塵。此外,所有房間都是開向中庭,務求得到最好的採光及通風效果。而空間分佈則是著重男女的分隔,地下及面對大街的房間,通常供男性使用,婦女使用的房間則在二樓或較後方位置,保持其私密性。

左面是摩洛哥式建築,右面則是圖高路式建築。 (source: internet)

左面是摩洛哥式建築,右面則是圖高路式建築。 (source: internet)

所有古老房屋主要是以Banco製造的泥磚建牆,外牆則掃上泥砂漿。用作橫向的結構構架,包括屋頂、天花、地台,以及門窗會以棕櫚木製成。立面設計上主要分成3種不同的風格,較古老及傳統的是摩洛哥式(Moroccan)及圖高路式(Toucouleur)兩種,設計較為豪華,是昔日富人的住宅。20世紀中期開始出現平素風格(Plain Style),其外型設計極度簡約,沒有任何裝飾,因而為名。

20世紀中期出現的平素風格,極度簡約

20世紀中期出現的平素風格,極度簡約

重建傑內大清真寺

星期一大市集。

星期一大市集。

傑內大清真寺是城市的標記,盡顯泥土建築的神奇和偉大。她的設計脫離了中東回教建築的傳統格局,是蘇丹薩赫勒式建築風格的最佳例子,也是西非伊斯蘭教的象徵,區內有很多清真寺爭相仿效。

清真寺室內並不是一個很寛大的單一空間。(Source: Internet)

清真寺室內並不是一個很寛大的單一空間。(Source: Internet)

大清真寺的外牆以當地的黏土造成的泥磚而建,並用泥土砂漿掃平最外層,並塑成裝飾造型。建築物的平面大致呈梯形,佔地約75米乘75米,高約16米,是全世界最大的單一泥造建築物。它的外觀極不像宗教建築物,倒像泥沙堡壘,加上它全用人手建造,無絶對直線,充滿人性。此外,它沒有很多開口,好像一道高高的圍牆,但實際上,內裏則分為兩半,東實西虛。西面是內庭,三面有長廊圍著;東面是清真寺朝拜大堂,面向聖城麥加。朝拜大堂內有99條粗大的方柱,代表著真主的99個名字,所以室內並不是一個很寛大的單一空間,而是被巨柱分成長條的小空間。

大清真寺的外牆突出的眾多小木塊,稱為toron。

大清真寺的外牆突出的眾多小木塊,稱為toron。

清真寺最吸引眼球地方,應該是東面的主立面,也即是朝拜大牆基卜拉(qibla),它面向大廣場,成為星期一市集的優美佈景。這塊主牆上有3座方型塔樓,造型特別。塔樓的每個塔頂都有一個小圓錐尖頂,並頂著一個鴕鳥蛋,在馬里是豐收和純潔的象徵。其中,置中的塔樓較高大,有16米高,稱為宣禮塔,天花上有一個開口與屋頂上的小房間相連,昔日呼喚員會在屋頂重複伊瑪目的話,對著小窗召喚朝拜者,這工作今時今日已被喇叭所代代。

大清真寺補泥節

大清真寺的外牆眾多突出的小木塊,稱為toron,是由棕櫚樹枝束成的一個個小搭台,每個小搭台突出外牆約60厘米,方便一年一度的大清寺大維修。

每年3月,全城參與大清真寺的補泥節。(source: internet)

每年3月,全城參與大清真寺的補泥節。(source: internet)

泥造建築物的外牆,會受雨水侵蝕,或因溫差造成乾裂,所以每年必須把新的泥土補上外牆,保護內在結構。每年雨季前,當濕泥的黏性剛好,全城都會參與大清真寺的修葺工作。年青男士在泥匠的指導下,用長梯爬上清真寺外牆,利用木條作為工作平台,把傳來的濕泥掃上。這個全城修葺活動,有助保存傳統古老文物,延續傳統價值,團結城內各民族,也增強市民的身份認同。

傑內的保養難題

傑內大清真寺北面的主入口。

傑內大清真寺北面的主入口。

馬里於1960年從法國獨立,傑內因地理位置相對孤立,發展相當有限。今日城市的經濟命脈,只依靠農業、漁業和畜牧業。近年旅遊業亦是額外收入,但由於城市的配套落後及交通不便,加上馬里政治不穩,即使城市如何有特色,都只有很少遊客會到傑內旅遊。  

1988年,古城被列入聯合國的世界文化遺產名冊,但並沒有為城市帶來經濟增長,反而造成負擔。因為聯合國教育、科學與文化組織要求舊城區內的房屋要保持傳統的建築模式,但保養傳統泥屋非常昂費,貧窮的傑內居民根本不能負擔,很多原居民寧願搬到新區的水泥平房,那些古老泥屋因逐漸被荒廢而倒塌。此外,城市的配套根本追不上現代化生活,舊城內沒有完善的排污及食水系統,所以污水在未經處理下排到河內,而固體垃圾亦形成垃圾山,嚴重影響生態。近年,她更被列入瀕危古蹟的名列之內,情況令人擔憂。

泥造傑內──變幻才能永恆

近年傑內舊城的部份建築物以新材料建造,效果並不如意。

近年傑內舊城的部份建築物以新材料建造,效果並不如意。

泥造建築很難永久保存,傑內的建築物經歷多個世紀,期間被多次拆除和重建,當每次重建時,都會加入新的技術及概念,發展出嶄新設計。所以她的建築意義,就是把傳統的本質盡量保存下,創造與時並進的泥造建築風格,以較經濟的方法建屋或維修,這樣傑內才可持續發展下去。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由Zeno、曾卓然及馮傑主持,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