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高呼男女不分的〈雌雄同體〉

2015/5/21 — 14:29

【文:梁琬琛】

作詞:周耀輝  

換了你皮膚 換了你唇舌
換了你全身的感覺
即刻識穿我希望 換了你是我
亦發覺連心思都有女或男
我跟你相差多不多

我的香煙 借給你抽兩天
然後期望你心裡就有我的事
或者會變性 當我接近你一點
你的新衣 借給我穿兩天
難道要換性別 至得到你體驗
寧願接近到 當你詫異 伸我舌尖

換了我瞳孔 換了我頭髮
換了我無色的香氣 即刻棲身你天地
換了我是你
亦發覺連瘋癲都有女或男
我們卻偏偏想一起

你的高踭 借給我踩兩天
然後期望我心裡就有你的事
或者會變性 當你接近我一點
我的鬚根 借給你穿兩天
難道要換性別 至參透你思念
寧願接近到 不靠說話也知

我的香煙 借給你抽兩天
然後期望你心裡就有我的事
或者會變性 當我接近你一點
你的新衣 借給我穿兩天
難道要換性別 至得到你體驗
寧願接近到 當你快樂 我會癲

也許只有迷戀會叫我改變
我要變做你 將命運亦重疊

我的香煙 借給你抽兩天
然後期望你心裡就有我的事
或者會變性 當我接近你一點
你的新衣 借給我穿兩天
難道要換性別 至得到你體驗
寧願接近到 當你詫異 伸我舌尖

周耀輝一向對性別議題有敏銳的觸角。他早已在代表作〈忘記她是他〉中寫出「忘記他是她不知覺/愛上是她是他是她給我滿足快樂」,對性別定型提出質問,強調愛不分性別。2005 年寫給麥浚龍的〈雌雄同體〉,更是獨具匠心 。大部分人對〈雌雄同體〉的解讀都認為周耀輝提出兩性要設身處地,投入對方的性別,多以對方的角度出發去思考和感受。詞評人朱耀偉曾說:「周耀輝填詞的〈雌雄同體〉就談到男性以女性角度去感受世界,跨越性別身份的思考可能更有收穫。」﹝1﹞但我認為這種解讀並未能最準確的掌握歌詞的深層意義。我認為歌詞訴說不僅是投入另一個性別而已,而是深化了對主流性別定型的質疑,反對性別二元對立,帶出應該不分男女的性別觀。

廣告

換了你皮膚 換了你唇舌
換了你全身的感覺
即刻識穿我希望 換了你是我
亦發覺連心思都有女或男
我跟你相差多不多

歌曲的開首描述了男主人公幻想愛侶換了性別的情景,希望女方換上了自己的皮膚唇舌和全身感覺就能洞悉自己腦中的希望是什麼。而「我跟你相差多不多」一句則提出他對兩性之間,到底差異有多大的疑問。

廣告

我的香煙 借給你抽兩天
然後期望你心裡就有我的事
或者會變性 當我接近你一點
你的新衣 借給我穿兩天
難道要換性別 至得到你體驗
寧願接近到 當你詫異 伸我舌尖

第二段的副歌中,主角希望以彼此交換性別去了解對方,歌詞中周耀輝用了具典型性別象徵的東西分別代表男與女。他又用了「借」字,表示那些東西根本就不應是屬於自己的性別,即是連死物也分了女或男。當中他又提出了男女難道一定要換性別才能明白對方體驗的一個質問。在副歌最後兩句,詞人以「難道」作一個強烈的反問,又運用「寧願」去表達自己的願望,其實是現實做不到才變成一個願望。

換了我瞳孔 換了我頭髮
換了我無色的香氣 即刻棲身你天地
換了我是你
亦發覺連瘋癲都有女或男
我們卻偏偏想一起

第三段中換性別的是男方,他幻想換上對方的軀殼就能進入她的世界。「我們卻偏偏想一起」一句抹去了第一段對男女差異的懷疑,詞人肯定了兩性的相距很大,但男女卻偏偏要在一起,筆者認為有一種不屈服的感覺,是對區分男女表示一種反抗。

你的高踭 借給我踩兩天
然後期望我心裡就有你的事
或者會變性 當你接近我一點
我的鬚根 借給你穿兩天
難道要換性別 至參透你思念
寧願接近到 不靠說話也知
我的香煙 借給你抽兩天
然後期望你心裡就有我的事
或者會變性 當我接近你一點
你的新衣 借給我穿兩天
難道要換性別 至得到你體驗
寧願接近到 當你快樂 我會癲

第四第五段的兩段副歌與第二段類似,反覆說出主角希望與對方互換性別,以了解對方的「思念」,感受到對方的「體驗」,亦提出了男主人公不想再跟女性隔著鴻溝,渴望彼此能接近到身同感受,甚至當對方快樂時「我會癲」。

也許只有迷戀會叫我改變
我要變做你 將命運亦重疊

第六段表示了只有發自真心的迷戀才會為對方連性別也希望改變,甚至變成她,而不是其他外在環境驅使。「將命運亦重疊」揭示了兩性本來連命運也不同,只有換了性別才會一樣,主角希望藉此完全和愛的人相連。

周耀輝被評為「華麗詞人」,象徵和意象亦是他的歌詞重要一環。〈雌雄同體〉中以「香煙」、「鬚根」代表男性,以「新衣」、「高踭」代表女性。這些都是典型的性別象徵,詞人一直提倡「忘記他是她」這種開放和反傳統的性別觀念,大概他也不會認為只有女性可以穿高踭吧?他卻在這裡用上主流的性別定型,筆者認為他是希望透過這些東西去突出社會上兩性「二元對立」的感覺,故意「叛逆」的用上典型性別象徵來抗議傳統性別定型。周耀輝對「蛇」情有獨鐘,而「舌尖」是其象徵延伸,亦是他近年很愛用的感官,甚至創作了以它們為主題的〈蛇〉和〈舌尖開叉〉。周耀輝形容「舌尖」這類感官是「肉體的邊緣」,「份外令人想越軌」,他對被視為「越軌」的愛慾交纏一直很感興趣。﹝2﹞ 而〈雌雄同體〉的副歌中就有一句「寧願接近到/當你快樂/我會癲」,這裡除了增添男女貼近的情慾意味外,更有一種禁忌和瘋狂的感覺,同時亦令人想像到雙方靠近舌尖中突然伸出來一下的詫異感。

周耀輝從初期的詞作已確定男女不應定型的立場,如朱耀偉所說﹕「周耀輝自從〈忘記他是她〉填詞以來,對性別已相當敏感,甚至認為應抹除性別,不是以男性與女性來區分每一個人。」﹝3﹞ 〈雌雄同體〉中對男女「二元對立」和性別定型的觀念一直提出質疑,歌詞最想表達的是每個人很多性別概念都是外加的,要突破自身生理上或受社會規範定型的性別,如歌名點題,每個人也是「雌雄同體」,人類內在的共同點應比兩性被規範後的對立點多,不應再用男或女去把人分類,製造無謂的隔閡。

總括而言,周耀輝的詞風取材別樹一幟,此文分析的〈雌雄同體〉中有著創新的性別狂想主題,以及運用了不同象徵和意象等,表達了詞人希望徹底打破性別框架的觀點。

--

註:
﹝1﹞朱耀偉:《歲月如歌—詞話香港粵語流行曲》,香港:香港聯合書刊物流有限公司,2009,頁174。
﹝2﹞朱耀偉、梁偉詩:《後九七香港粵語流行歌詞研究》,香港:亮光文化有限公司,2011,頁92-93。
﹝3﹞朱耀偉、梁偉詩:《後九七香港粵語流行歌詞研究》,香港:亮光文化有限公司,2011,頁92-93。

參考資料:
朱耀偉:《歲月如歌—詞話香港粵語流行曲》,香港﹕三聯書店有限公司,2009。
朱耀偉、梁偉詩:《後九七香港粵語流行歌詞研究》,香港﹕亮光文化有限公司,2011。
黄志華、朱耀偉、梁偉詩:《詞家有道——香港16詞人訪談錄》,香港:匯智出版有限公司,2010。
作者不詳:周耀輝,《維基百科》,〈http://zh.wikipedia.org/wiki/%E5%91%A8%E8%80%80%E8%BC%9D〉,2014年2月7日瀏覽。

歌詞:
〈雌雄同體〉,《魔鏡歌詞網》,〈http://mojim.com/twy102248x5x2.htm〉,2014年2月4日瀏覽。

 

(原文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