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鬼影鐵金剛,偷學希治閣──《007:鬼影帝國》(Spectre)

2016/1/9 — 21:17

眾聲抨擊,《007:鬼影帝國》(Spectre,2015)雖然輕鬆贏得票房數字(筆者執筆時香港票房已逾四千萬),影片本身無疑是教人搖頭的,特別是導演森文迪斯(Sam Mendes)上集《新鐵金剛︰智破天凶城》(Skyfall,2012)那麼出色,這一集場面雖然更加盛大,製作成本更高,但劇本不濟,始終難以彌補。

丹尼爾基克(Daniel Craig)這一代鐵金剛,當年不被看好,但其粗獷而深情、硬朗又不羈的模樣反而一新鐵金剛多年來的固有想像,鐵金剛世界設定重塑的結果也令人欣喜。從《新鐵金剛智破皇家賭場》(Casino Royale,2006)至死不渝的情癡(伊娃格蓮不只是迷人邦女郎,更是鐵金剛最愛最忘不了的情人)到奠定新一代特務英雄的地位(那一集他到終幕才自報 “The name is Bond, James Bond”),再到《智破天凶城》寫他體格漸衰兼開始追不上網絡新世界(故此Q先生也要換上甚具「宅」味的年輕電腦精英),並且揭出鐵金剛幼年不可告人的秘密,這個系列的鐵金剛無論從外到內,都確實寫得相當豐富飽滿。

廣告

《鬼影帝國》有意繼續深挖,寫近年愈加逼切的反恐議題(到底是先有帝國主義才有恐怖主義,還是先有不仁組織方有監控國度,抑或兩者是互育雙生?),寫不受監管的監視網絡的恐怖(英國近年雖然與美國漸行漸遠,不再言聽計從,那 L'Americain 的指涉依然明顯,至於C先生自稱不是恐怖組織安插而是有共同理念,其實也代表了當前發達大國表面合作實則互為利用的監管思維),也寫鐵金剛與養父與義兄弟(還有一直操縱其命運的幕後黑手)的糾葛,然而故事將這一集都歸到單一組織頭領,他與鐵金剛既是宿命對手也是失散家人的「重遇」橋段,就遭網民譏諷為「愛回家」情節,失去前數集環環相扣的陰暗深密感。再者編導企圖將劇情連接昔日鐵金剛的設定,運籌帷幄的邪惡領袖、鐵打不死的勇悍對頭,無疑喚起了鋼牙與八爪魚黨等等的有趣回憶,但那些千人一面動作一致的基地嘍囉、鐵金剛最後以一敵百一隻手錶炸毀偌大基地的無敵表現,卻與這數集的現代感格格不入,說得難聽點就是反智。

廣告

當然,森文迪斯是個好導演,技巧豐富(像今集一開場那段長時間鏡頭,雖然有明顯的斧鑿痕跡與接駁位,但也算炫目)、構圖精巧(今集的攝影師海耶迪馬(Hoyte van Hoytema)技藝雖不若上集大師級的狄金斯(Roger Deakins),畫面略為平板,但依然堪稱一流),也愛向昔日電影致敬,故事雖弱,但也不致令人割席(更別說本片有歷來最年長而又最美麗的邦女郎蒙妮卡貝露琪(Monica Bellucci),可惜的是戲份太少了)。對影迷來說,《鬼影帝國》最大的「驚喜」,是占士邦終於/竟然圓滿/撫慰了許多希治閣(Alfred Hitchcock)迷心坎中的綺夢/傷痛——與 Madeleine 重逢相擁,情深一吻,然後遠走高飛。

事實上,整部《鬼影帝國》可視為森文迪斯對希翁的「致意」——Title Sequence 後段的千眼圖案、女主角冰冷孤高的性格與心理醫生的職業、鐵金剛養父的雪地意外及背後的兄弟仇怨,就明顯來自《意亂情迷》(Spellbound,1945);女主角(蕾雅瑟杜(Léa Seydoux)也演出了性格,她絕不是那種濃妝艷抹的庸脂俗粉,化起淡妝來可比晚裝朱唇時更好看呢)戲中的名字 Madeleine、一出場時漩渦狀的髮髻、幾套仿伊迪芙海德(Edith Head)式簡潔優雅的套裝、最後以「墮樓」的姿態英雄救美,乃取材自《迷魂記》(Vertigo,1958);鐵金剛與女主角在火車上乾柴烈火、在黃沙荒漠的巴士站等車,大抵是《奪魄驚魂》(North by Northwest,1959)的再現;鐵金剛闖進「蒼白王」藏身的小屋時突然撲出來的烏鴉則教人想起《鳥》(The Birds,1963)。各位細心的影迷一定可發現得更多,而考究源頭,《奪魄驚魂》本來就是原初首集鐵金剛電影的靈感來源,拍鐵金剛自然要向緊張大師取經。這樣看,《鬼影帝國》也不是全無看頭呢﹗

◆2016 年 1 月補充︰不久前終於完整地看了一次《新鐵金剛之量子殺機》(Quantum of Solace,2008),影片當然不甚出色,但也沒想像中、傳聞中那麼不濟,麥克科士打(Marc Forster)導演的動作場面是凌亂了點,愛玩平行剪接,常常同時展開兩場追捕殺戮,處理起來卻手忙腳亂,故事又單向淺薄,淪為動作為主的普通特務片,失去鐵金剛優雅與刺激兼具的特色,但整體來說我覺得還是可以接受的。現在再看《鬼影帝國》,除了對希翁明顯的致敬與挪用,我甚至認為這是森文迪斯對《量子殺機》的回應——開首那場廣場追捕、中後段那場沙漠殺戮,幾乎可以視為《量子殺機》一首一尾那類近場面的重編再製,而《鬼影帝國》刻意向昔日鐵金剛情節和設定「致敬」的取向,在《量子殺機》也早見端倪。這樣看,丹尼爾基克這系列的占士邦世界愈來愈顯得組織緊密,更加得我喜愛了。

 

(寫於 2015 年 12 月,原刊於太平山青年商會會刊《菁薈》第一期

發表意見